成上大片在钱播放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天过去。

      这天王言正在和吕受益俩人讨论物流公司的问题,电话响了起来。

      随手接听,电话是程勇打来的。

      “我要三十万,现在就要。”开门见山,程勇如是说道。

      王言也是干脆人,直接说:“在你店里等我。”随后挂断电话。

      看来他是挺不住了,王言想着。

      随后王言在超市买了个大袋子,从空间取出三十万现金,这玩意儿是王言随身必备的。

      直接开车去了程勇的神油店。

      钻进店里,程勇颓废的一手烟,一手酒的摊在地上,抬头看向王言没说话。

      那是对生活的绝望,虽然王言从没体会过,以后更不会体会,但是他能理解。

      王言什么也没说,甩手把装了三十万的袋子“啪”的扔在程勇面前。

      三十万现金好赖还是有点分量的,程勇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王言道:“这些肯定是不够的,且当个订金吧,给多少还是要看你最后的结果,你明白我意思吧。”

      程勇说:“明白,要我做什么?”

      “先不急,你安顿一下。安顿好了再联系我。”

      “行了,我先走了,等你电话昂。”说完,王言钻出程勇的神油店。

      又过了一周,程勇黄毛两人都把事情处理完了。

      不约而同的给王言打来了电话。

      王言把二人约到一起,找了家饭店,开始计划做事。

      坐在饭桌上,王言看了看黄毛的头发已经剪掉了,剃了个寸头,精神了不少。

      王言满意的点点头:“看看,多精神,以前那是什么玩意儿。”

      说完又问了一句:“你家人都检查了?有没有配上的?”

      “我哥的跟我配上了。他也同意了。”

      黄毛点点头,虽然过了好几天,可是知道自己有救了,还是忍不住激动。

      “行,那等几个月,你就直接做手术。”

      说完,怕黄毛误会,又解释了一下:“我不是诓你,前期还需要你打开局面,两三个月就差不多了。”

      又看向程勇关心道:“你父亲没问题了吧?”

      程勇回答说:“做了手术,没啥大事了,好好调养调养就差不多了。”

      “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以后就别往养老院送了,人家要管那么多老人,顾不过来的。找个保姆照顾一下,还有钱吗?”王言道。

      “还剩不少。”程勇答道。

      “行,多了我就不说了,没钱跟我说。”

      说着,有看向黄毛:“你也一样。”

      顿了顿,继续道:“家常说的差不多了,下面说一说接下来你们要做的事情。”

      “事情很简单,老程你不是在阿三那边有渠道吗,你就负责运输走私。阿浩你负责拓展病人卖药。分工明确。”

      “有没有什么问题?”

      看见二人摇头:“好,那么接下来再详细说一说。”

      随后王言跟俩人详细说了起来。

      王言对程勇是比较放心的,人家也是风风雨雨几十年了,经历比较多,很多事情都明白,走私这一块他也做了许多年了,熟门熟路的,不用王言多讲。

      倒是黄毛,哦对,现在不能叫黄毛了,人家都剃了还黄什么毛啊。

      倒是彭浩,王言要操心不少,主要是彭浩太年轻,人还倔,也没有管理组织人手的经验,都需要王言手把手教。

      王言水平也没多少,以前也从来没这方面的经验,这要得益于穿越过来的四个月的时间,加上王言精神高很多,着实是进步飞速,教教黄毛是绰绰有余,顺带着还能练练自己。

      得吧得吧的,王言说了半天,总算是让两人,主要是彭浩知道了怎么做。

      以后王言再随时注意把控一下,问题不大。

      “就说这些,你们也都了解了,那就开始行动吧。”

      王言说完就三人就散伙了,各自开始行动。

      随后一段时间,王言把程勇、彭浩二人带到阿三内边。

      把国内的代理权转到彭浩手上,让他们把货交给程勇,程勇则是利用他的渠道开始往国内运货。

      彭浩这边呢,王言把之前刘思惠手里的患者都交给了他,由他负责维护销售。

      彭浩的悟性还是不错的,王言带了他一段时间,上上下下就被彭浩管理的不能说井井有条,滴水不漏,至少也能说个中规中矩,很少纰漏。人也越来越稳重。

      对彭浩的进步,王言非常满意,干这买卖,最重要的就是稳。

      而彭浩,走在对的路上。

      王言则是利用手里的两家公司进行操作,两家公司得益于华国加入世贸的红利,走上了快车道。加上沪市本身就是大港,货物吞吐量也越发的大了起来,曹操物流也因此快速发展。

      王言分别给两家办理贷款,由于最近公司飞速发展,贷款审批很顺利。

      拿到贷款的钱,并没有洗出来的钱混在一起,王言大肆招工,在各地搭建物流渠道。

      当然了,招收的员工依然多是那些病人家属,福利待遇在这个年代也是数的着的。

      这个年代钱的购买力还是很强的,王言手里的钱使得物流公司遍地开花,摊子铺的越来越大。

      任何时候都是钱多好办事。两个月的时间,他把物流公司开满了沪市周边地区,利用物流渠道为患者送药。

      对于物流公司及服装厂的飞速发展,一些人是有所怀疑的。不过王言账目漂亮,资金往来清清楚楚,经营合规,从来没有偷税漏税,准时缴税。法人还不是他,而是吕受益。之所以没挂王佳也是想着出事就吕受益背个锅,反正问题也不大。一番调查无果后对于王言的崛起也就不了了之了。

      事情交给程勇彭浩二人,王言除了不时的询问一下情况,其他的没什么好操心的。

      公司有刘思惠、吕受益二人管理,如今二人是愈发得心应手。

      王佳呢,在家照看吕平,没事就推个婴儿车和刘思惠一起逛逛街,舒服的很。

      他们做的都很好,不用王言劳力操心,没事儿把控一下方向就可以了。

      虽说不用王言做什么事,但是王言依旧不轻松。

      每天就是不断的锤炼身体,学习各种知识,不断的进行自我革新,自我迭代,自我升华。间或利用记住的信息炒股,如今病毒已经有了一些苗头,部分地区人心惶惶,股市也是振荡不断,王言在其中收获不少。

      也不是说王言没良心怎么怎么样,关键这种事情谁来也不好使,王言站的也不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除了捐点物资,捐点钱,他又能做什么?

      王言现在说一句身家千万,没有丝毫不妥,这还没算上很多没有洗明白的资金。

      调出系统面板

      王言

      属性:力量8

      敏捷8

      体质9

      精神13

      未分配点数0

      储物空间1m3

      技能:英语LV2

      格斗LV1

      管理LV1

      。。。省略一堆零级技能。

      这段时间的锻炼学习,王言的收获非常大。

      体重由之前的145达到了如今的150,力量、敏捷、体质三维属性均提升一点。之前是由于身体缺乏锻炼,提升的比较快,如今的话,王言想要再继续提高就达不到这半年的速度了。总的来说算是稳步提高。

      英语技能达到了LV2,根据系统的说法,王言的英语现在属于熟练掌握,也就是熟练级。另外通过不断的学习散打综合格斗等,格斗终于是入了门,以王言如今的身体条件,和一个不是那么天赋异禀的普通人干架的话,王言应该可以做到受点伤完胜对手。

      还有就是王言半年的管理好赖不是白管的,也提升道入门LV1。其他的很多技能像什么股票金融,什么健体养生,一大堆的技能等等都相对有所提高。

      说实话,王言现在都有点不想走了,毕竟在这里他是身家千万的成功人士,时间充裕,没啥事儿就充实自己。而现实生活之中是个普普通通招人烦的地产销售。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王言也知道这不现实,只能不断学习提高自己,难保以后不去个战火纷飞、炮火连天的世界,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好保命。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王言的卖药大业完整的形成了一个产业闭环。

      上游程勇走私进入国内。中端物流公司与运输卖药相辅相成,并越做越大。终端的销售由彭浩散给患者,最后收钱循环。

      过程中经手的人手无数,但知道真相的寥寥无几。送药、收钱是分开来的两个渠道,由彭浩掌握。

      说实话,王言也就是欺负人家孩子实诚。话又说回来,不实诚王言也不敢用。

      随着卖的越来越多,王言也控制不住了。

      之前卖的时候,诺瓦公司就已经有所察觉。现在王言更是加大销售量又卖了俩月,盗版药已经泛滥了。这段时间诺瓦公司直接损失达上亿。

      诺瓦公司直接炸窝了,直接开始凌厉打击。

      没办法,医药行业的水太深了,诺瓦公司这一炸毛,医药巨头的能量展现的淋漓尽致。

      各级领导长官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层层下压,直接压到沪市警队头上。警察们也不想管这烂事,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上面一句话,下面跑断腿。

      对于这点,王言早有准备。眼看没几天就过年了,王言直接叫停,等年后再说吧。

      03年1月31日,除夕夜。

      在这万家灯火,普天同庆的日子中,王言聚集了一票人一起过大年。

      吕受益王佳两口子带着孩子、刘思惠刘甜甜母女俩、加上没回家的黄毛彭浩。

      程勇本来也是要过来的,他家就三个老爷们,因为老爷子不方便,王言就没让他们来。

      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看着春晚、吃着年夜饭,忆往昔,望明朝。

      听着外面劈里啪啦的鞭炮声,王言感慨“这TM才叫过年吗。”现在的沪市还没有禁燃烟花爆竹,现在的春晚是经典频出,非常有看头。

      这天王言喝了不少的酒,吕受益也破例陪着喝了点,他是真的很感谢王言这个大舅哥,没有大舅哥酒没有他今天的和和美美。

      彭浩更不用说了,之前王言已经说了,年后就安排他做手术,如今他是吃穿不愁,至于希望近在眼前,对王言那是一万个感激。

      刘思惠就不多提了,可以说是被王言拿捏的死死的。

      桌上是一片欢声笑语,在座的都是因为王言而生活向好,可以说今年是他们这几年最开的一个年。

      世间也不尽是欢声笑语,只是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他们的吵闹王言也听不见。

      伴着春晚的倒计时,伴着窗外无数的烟花,03年来了。

      过完年后,王言安排彭浩做手术,临走前黄毛给了一个他手下的电话。

      王言远程控制再度开始了卖格列宁,沪市抓的严,王言不在沪市卖了,辗转各地的卖。

      一时间诺瓦公司的国内负责人赵立忠是焦头烂额,销量下滑他赚不到钱都是次要的,主要是瑞士那边已经多次表达不满了,再没个办法,赵立忠可就差不多到头了。

      再焦头烂额也没有办法,只能是频频向警队施压,再由母公司向阿三那边施压。

      阿三内边是一点儿不惯病。任何事情都是利益交换,空口白话吓唬不住阿三。那是咬的死死的,趁机各种谈条件。

      而警察也是很难办,他们出去调查走访,那患者看他们都跟仇人似的。

      也抓住了几个,在严密的组织都有马脚,这些都是小喽啰,还都是患者,加上钱给的到位,什么都不说。警察也没办法,一时毫无头绪。

      王言这边也是感到情况复杂,总以为自己算无遗策,可事到临头才发现还是有很多的疏漏。

      其实也正常,王言就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之前所受教育,经历,加起来都没有这半年学到的多。要不是先知先觉的优势,王言早进去唱铁窗泪了。

      正在王言思索的时候,彭浩打来电话,说一个叫张长林的联系他,想要格列宁的渠道。

      彭浩的手术非常成功,现在正在医院观察恢复呢,没有排斥现象的话,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除了指挥手下卖药,一天屁事儿没有,就等着进去坐牢了。

      这半年多,王言不知不觉的已经沉迷其中了,加之他一直在学习,到底不是过目不忘,来时记得东西有些都快忘了。

      经彭浩这么一说,王言才想起来:“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激动的是直拍大腿。

      “这张长林真不愧是专业的,警察都没找到彭浩,他先来了。”对此王言只能感慨术业有专攻。

      王言跟黄毛交代了一番,让他应对张长林,先谈谈条件。

      黄毛还得一段时间才能出院,现在不方便行动,先拖上一拖。

      王言心中有了主意,直接销声匿迹。

      这时候也顾不得患者情绪了,只能是尽力安抚。

      全国各地的患者这时候展现出了滔天的力量,那是一种敢教日月换新颜的力量,那是一种为了活命的不惜一切。

      王言什么时候见过这阵仗啊,控制不住王言就得进去了。

      来时王言就说过,他不是过来风风光光唱铁窗泪的。

      只能是好话说尽。承诺最迟一个多月就再次销售,价格降到四千。好不容易才稳定住这帮人。

      王言也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他总是忍不住的想,你们TM要是有这胆量,早TM干啥了。

      该说不说,就这些人聚集再一起,谁不害怕。只要是牺牲几个带头的,为了平息这种事情,高低得撸几个。早TM就不用三万七了,还有TM程勇啥事儿。

      这人啊,就是这么矛盾。

      这种方式不可取,尽管他有疗效。

      自古裹挟民意者,论罪当诛。

      当然了,国家有国家的考量,药也是有贵的道理。都是多方面的原因构成的,不能用狭隘的心去恶意揣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