鍠勮壇鐨勫皬宄撳瓙瀹屾暣瑙嗛闊╄涓瓧

      真的好想知道这个世界的仙剑四代剧情,可是到现在除了发现重楼不知为什么变成了景天的老父亲以外,还真不知道自己与重楼的关系。

      万一哪句话惹得这位魔尊不高兴,自己身上的两个不入流武学,能多撑过一秒吗?

      有作死的功夫,不如仔细思考这个世界的变化,以及重楼目前所透露出的信息。

      很明显,未来的陆仁甲曾经回到了一千七百年前的过去,还带着未来重楼的信物,时间点是姜国毁于战乱后不久。

      龙葵和重楼都和未来的陆仁甲有过接触。

      最大的问题来了,未来的自己多半是用飞蓬转世的消息和方法使重楼心甘情愿被自己驱使。

      这个世界从目前得知的信息来看以游戏世界为主,比如永安当里就没有电视剧中很出彩的配角人物茂茂,复制的技能和能力都是游戏技能。

      这可就尴尬了,游戏里飞蓬死了就是死了,没有电视剧版还借着头盔去见夕瑶这个片段。

      未来的自己能拿到重楼的信物,想必是完成了他的要求,可是完全不合道理。就算你是神族,经过轮回转世后也成了一个崭新的个体,过去种种,都与新生无关。

      游戏中重楼称呼景天大部分时间为飞蓬,龙葵则把景天当成龙阳称呼哥哥,两个人其实都没有接受这个事情。

      很难说龙葵最后跳铸剑炉时是不是想通了这一层,接受了龙阳已经彻底死去。

      景天只是一个有着相同样貌,相似特质的其他人。

      某个结局中红色龙葵就曾认真告诫蓝色龙葵:“喜欢他就一定要说出来。”

      在封建社会的大思想下,乃至于到几千年后的现代,应该除了变态和心理错乱者,没有多少人能够对血亲产生亲情以外的感情。

      这个喜欢,很明显指的是爱情而不是亲情。

      也就是说,最后龙葵接受了,却太迟了。

      说远了,说回重楼。

      仙剑世界以及许多高能级世界,生死都是很模糊的事情,别的不说,在这里翘首以盼等待哥哥的龙葵就是个活生生的死人。

      鬼。剑灵。总之是这类的东西。她能存在是因为死的那一刻就被转化了生命状态,记忆还来不及丢失就被固化成为灵体的重要构成因素。飞蓬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转世重生,那就是你这个人,这个存在,彻彻底底地不存在了。即便你的真灵太过强大,还能有些许特质保留下来,享受这些特质的也是转世后的全新个体。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说拥有一个人的记忆就是那个人,那么你看了话本,听了一场戏曲,你就成了话本戏曲中的人物?

      显然不是。

      这就奇怪了,重楼最大的执念应该就是千年前新仙界与飞蓬那场被人打断的战斗。

      天帝派水碧等神兵神将来抓捕飞蓬,飞蓬分心下镇妖剑被打飞落入凡尘,重楼自觉胜之不武,所以一直想与飞蓬再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战斗。

      未来的自己是如何满足他这个执念的?

      想的头疼。

      先换个思路,未来的自己具体跟重楼说过什么还不清楚,但从事件上来看,这个世界的重楼参与了建设凡间修仙界,还曾插手几百年前琼华妄想举派飞升的大事件。

      而这些都是未来的自己告诉重楼的,这些事情对于哪个时期的自己其实都没有实质上的帮助,那又是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

      而且自己似乎并没有要求重楼去做,只是提过一些,重楼自己选择的插手,再想想他提前认识了景天后,他的所作所为和态度,陆仁甲似乎有些明白,又似乎更糊涂了。

      未来的自己,有没有在这些看上去并无关联的事情中藏着什么要告诉自己的东西?

      情报太少了啊……

      另一边,景天拿着一件端庄典雅的天蓝色古代宫装已经回来,龙葵欢天喜地地换上。

      本来陆仁甲还想回避一下,结果龙葵说不用,拎着衣服转了个圈,直接就穿好了。

      “理论上来讲这衣服应该有两件才对吧?”

      陆仁甲默默吐槽一句,理由很简单,龙葵当年跳剑炉的时候肯定不会为了保护衣服先脱衣服再跳,第一件必然跟龙葵肉身一起成灰了,这件应该是另一件才对。

      第一件是为公主准备的,浅蓝色,淡如梦幻。

      第二件多半是替太子妃,未来的一国之母准备的,天蓝色,璀璨如星辰。

      龙葵现在穿的天蓝色这件是原本应该穿在太子妃身上的……

      嗯……

      嗯?

      游戏里提过这件是赝品,但是从龙葵的反应来看,她并不觉得这件是假的,可能是史书只记载过龙葵穿的那件,因为历史上的龙阳没有太子妃,这件天蓝色的自然也就不为人所知。

      不知道这个转一圈衣服直接上身的技能是不是鬼族特有的技能,女娲传人应该是不会的,否则哪还有一代主角李逍遥的事。

      那边上演认亲大会,陆仁甲犹豫再三,还是找上了重楼,没办法,毕竟龙葵哪怕更好说话,也是被封印在魔剑中近两千年,能知道的信息绝不会有自由自在的重楼多。

      “魔尊大人,不知在阁下看来,在下若问几个问题,您会如何回答?”

      伸手还不打笑脸人,陆仁甲赔着笑,一脸的狗腿。重楼扫了他一眼,脸上看不出喜怒:“本座既然答应了你,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还真搞定了……陆仁甲心中诧异,面上却不动声色:“多谢魔尊,不知魔尊刻意在今日前来,是在下曾与您约定好,还是您自己决定的?”

      重楼皱着眉头看着他,似乎在讶异他有此问:“不是,本座只是前两日去蜀山拿了魔剑,顺便交给景天。

      这魔剑被拔出以后似乎放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妖魔,蜀山上下一片慌乱,本座懒得去管,想让景天拿上魔剑尝试着去解决此事。

      他快十八,也该是人族成年的时候,去见见世面也好。”

      你已经放出了邪剑仙,还去过蜀山,那这个时间点,难不成你碰上了紫萱脱光了衣服嘴对嘴的和徐长卿修炼玉女心经?

      话当然不能这么说,陆仁甲组织一下语言,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魔尊可曾见过这一代女娲后人紫萱在蜀山附近出没?”

      一说起这个,重楼似乎有些欣慰:“不错,本座确实感应到女娲大神的血脉气息,拔出剑后,她便从塔中匆匆溜走,也不知为何她一堂堂女娲后人竟被蜀山关在锁妖塔。

      逃走时她还似乎错手伤了一位蜀山弟子,脱衣后将蛊神渡入那弟子口中。

      后来被这一代蜀山掌门清微撞见。那弟子为她辩护,被逐出师门,两人逃下山去。

      本座拦下了清微,蜀山不缺这一个弟子,便保下了他们。”

      得,让你这么一掺和,紫萱不需要再借助狼妖赤炎的火毒,狼妖不需要再分离,仙三外传问情篇的剧情八成也玩完了。

      也好,本来就是一出悲剧,赤炎和丝缎只要活得小心些,南宫煌估计也不会再是孤儿,而是普普通通的周煌。

      但你这个话里话外,听着不像对紫萱有什么感觉,倒像是挺看不上,只是因为更看不上蜀山的规矩才成全他们。

      这……是我带来的因果变化?还是融合世界的剧情变化?

      “最后一个问题……”

      陆仁甲十分严肃地看着重楼,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你能否告诉我,未来的我究竟对你这位魔界之主许诺了什么,竟能让你对如今只是凡人的我以平辈论交,知无不言。

      我印象中的魔尊不是你现在的性子,更不会对景天如自家兄弟。所以我想知道,现在的你,是不是因为未来的我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请你一定如实相告。”

      重楼望着他,他也望着重楼,一时间气氛十分凝重,旁边龙葵紧紧依偎在景天怀里,一边轻轻抚摸着景天的脸庞:“王兄……王兄,龙葵今日终于寻得王兄,请王兄答应龙葵,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景天十分耐心地用最小的力气努力把龙葵往外推:“姑娘,请你自重,自重……”

      突然觉得不想知道答案了怎么办……

      还是重楼定力比较深厚,并没有被这对前世兄妹影响,认真回答了问题:“未来的你其实只对过去的本座说了一句话,本座确实受你影响颇深,若没有你那句话,本座断不会是如今的样子,但这句话绝不能由本座告诉你,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你从未许诺什么,不论现在还是未来的你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你开口,本座必当竭尽全力,绝无二话为你做好一件事。”

      未来的我,只用了一句话,就让重楼感谢我,到了开口必应的地步?

      虽然只有一件事,但这可是魔尊重楼的一个承诺,小到可以让他请你喝一杯酒,大到让他为你杀人放火打上天界,他绝不会说半个不字,顶级强者自然有对应的骄傲。

      目前看来,可以暂时放下对重楼的戒备,在这个世界回归前把他算作重要的筹码,还是那句话,在之前两个世界累计的实力,在这个世界的强者面前和凡人区别并不大,重楼更是强者中最顶尖的,他完全没有欺骗陆仁甲的理由。

      他完全没有欺骗别人的必要。

      既然如此,那在这个世界的行动方针,可就要全部变上一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