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悟辛晓琪

      余烬和阿尔托莉雅都展现着属于他们的【战斗姿态】,不……这么说可能容易引起误会,其实应该说是属于战斗前准备的【架势】……

      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从现实意义上来说,那应该是能够瞬间爆发最大出力或者是能够随时以高机动性反应的动作,从超现实的角度看……甚至要将【气势】都算入其中。

      顺带一提,事实上【气势】并非是展现给别人看的东西,而是展现给自己看的东西……调整状态,明悟本心;迷茫的手与坚定的手挥出的剑是有着千差万别的。

      但余烬也仅仅只是将剑握着而已,并非是因为他轻视对手,也并非是不尊重的将战斗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他已经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一方面是……毫不客气的说,以厮杀的时间来说,说不定本次圣杯战争的所有英灵加起来,都不一定会有余烬一个人多……单从次数与频率上来考虑。

      另一方面,当你走在路上,每一条路上都有可能窜出一个家伙对你释放连段;当你走在悬崖边,随时都有可能窜出一个家伙来一脚把你踢下去……

      如果这样的话,随着时间的流逝,要么你成为一个时时刻刻都小心翼翼的家伙,要么就像是余烬这样……变成一个反应速度已经突破极限的人。

      所以最普通的,用右手握着螺旋剑的姿态也就是最尊重的着对手的架势了。

      阿尔托莉雅就肃穆的许多,她左手握着身下名为「Dun Stallion」的马匹的缰绳,右手则是握着那把瞩目的骑枪……做出着影视剧上的骑兵应该做出的架势。

      也就是昂首挺胸的坐在马上,笔直的身躯展露属于角色个人的魅力的姿态,并不像是即将准备冲锋骑士,反而像是在巡视军队的王的姿势……也是会吃到最多箭雨的姿势。

      顺带一提,也是最容易重心不稳导致一换一的姿势……老实的趴在马背上,用一点也不帅气的姿势冲锋才是最合适的,毕竟【穿插】才是骑兵最常用的战术。

      当然,如果像是【真三X无双】那样,骑着马各种打混战,那么这种姿势说不定因为视野和大局观的原因,才是更加合适的。

      也就是现在这样。

      两人对峙着……

      “Lancer……”

      爱丽丝菲尔意识到,两人都是非常强大的那种英灵,所以也很自然的……以她的魔术水平,肯定是无法插手的,但即使是如此……

      她也有着自己可以做的到事情。

      “如果你受伤了,我会给你提供治疗魔术的支援的。”

      “嗯。”

      阿尔托莉雅这么回答着,开始思考起对方的御主现在到底在哪里,又有着什么样的计谋……然后在这一瞬间,在这走神的一瞬间。

      一道赤红色的火光向着他猛地袭击了过来……

      “轰!!!”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阿尔托莉雅用手中的圣枪将由火焰构成的剑光击碎,伴随着火光的散去,露出了保持挥舞姿势的余烬。

      按理来说,这应该算是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偷袭的……

      但是只要说些大义凛然的话,就不会显得尴尬了……

      “在对峙的时候分神,看来我还没有被你放在心上的资格。”

      “……”

      “抱歉。”

      这么说着的阿尔托莉雅,心彻底的沉了下来,终于脑子里的目标,也从长远的【赢得圣杯战争】,变成了【战胜面前的对手】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刻阿尔托莉雅虽然和原版的阿尔托莉雅、和握着圣枪的白枪呆都不同,但是她也是王……是狮子王。

      那么很自然的,王者很喜欢的东西就是【歉礼】和【赏赐】……

      所以阿尔托莉雅在用眼神知会了余烬之后,她高高的举起了圣枪,巨大的风压凝聚在了武器上……光是这个四周的空气向枪上汇聚的过程,就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为了稳住身体,余烬脚下的地面出现了巨大的裂痕,周围的灯柱也被螺旋的风刮的折断,无论是周围房屋的玻璃还是灯泡都纷纷发出清脆的爆裂声。

      就连阿尔托莉雅在有意识的照顾的爱丽丝菲尔,也只能够躲在远处的某个水泥墙后面,看着周围仓库的铁皮不断的飞起,然后在半空中被撕裂。

      说起来很长,但实际上也不过是经过了这样一秒钟左右的时间,阿尔托莉雅就将聚集了风的圣枪对准了余烬的方向,然后……

      先前汇聚的风,完完整整的向着余烬扩散而去,这是并不凝练的风,甚至可以说的是分散,但是冲击力却一点都没办法称之为【弱】……

      “呼啦……轰!!!”

      四周的空气发出着悲呜声,巨大的风暴开始在从阿尔托莉雅的手中放出,扩散到无人的商店街上,将道路和建筑都破坏掉。

      瞬间释放的风压以绝对的姿态席卷了路径上的一切,然后又因为风的本质而迅速消散了,留下了如同被犁过一样掀起散落的结实地面石砖。

      这一条街都被这一击毁掉了。

      而这,是阿尔托莉雅连宝具都没有使用,就连枪上面附着的【风王结界】都没有【解放】,仅仅只是单纯的使用着属于风王结界的能力的一次普通攻击罢了。

      相当于与平A有着些微区别的蓄力攻击吧……但是是很寻常的,就连法球效果也会触发的那种,就相当于按下鼠标左键的攻击和长按鼠标左键的重击的区别。

      无论是远远的看着的爱丽丝菲尔、卫宫切嗣,还是群主……甚至是所有关注着这里的魔术师,都意识到了,这就是英灵、这就是从者,这就是圣杯战争。

      而且,远在远坂宅的群主甚至都不太确定余烬大佬有没有事……

      从黑暗之魂的表现力来看……大佬应该是接不住这一击的吧……

      爱丽丝菲尔也是这么想的,她不认为那个无名的黑色从者,可以接得住这一击攻击……Lancer,果然是这次圣杯战争中最破格的存在。

      她也因此而松了一口气,但是在下一瞬间……

      “铿锵~”

      余烬身上铠甲碰撞的声音,从更远的地方传来,那里是刚才攻击没有波及到的地方……

      “躲开了嘛。”

      面对阿尔托莉雅的话,余烬简单的点了点头,他在察觉到不对的瞬间就一个弹跳离开了攻击范围……虽然他有着正面回敬的资本,但……

      神经病,哪个蠢货会在可以躲的情况下去脸接光炮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