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拾天天草

      “不去!”

      夏尘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这话一出,让本来笑容满面的杂役总管当场愣住。

      他呆呆的看着夏尘,一脸懵逼,居然拒绝了。

      “你,你说什么?”

      他不敢相信的问了一遍。

      夏尘淡淡的回了句:“不去,我明天还要劈柴。”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留下总管一人在风中凌乱。

      “混蛋,你一个小小杂役,看得起你才让你去做这一门差事,你居然不识好歹?”

      胖总管一脸怒火的大声呵斥,气得二佛升天。

      “你若不去,明天就劈五百捆柴火。”

      “好!”

      怎知,话刚说完就听见夏尘回应了一个字。

      这让胖总管差点没噎死,气得肝疼,脸都绿了。

      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杂役,老子是总管,看你听话本分才派一个好差事给你,没想到居然拒绝了。

      “你,你...朽木不可雕也...”

      胖总管那叫一个气啊。

      唰!

      正想发火,突然一道人影飞身落下。

      “族老!”

      胖总管一看来人顿时恭敬的行礼。

      来人正是守灵老人,面无表情的盯着胖总管,吓得他额头冷汗都下来了。

      “你刚刚说他什么?”守灵老人淡淡的问道。

      胖总管吓得一个激灵,汗水刷刷的往下流淌,支支吾吾半天不敢说话。

      守灵老人看着夏尘离去的背影,心中微微一叹。

      “以后,不准随便给他派差事,还有,不许打扰他。”

      “你,明白吗?”

      守灵老人说完盯着胖总管,眼神里闪过一抹凌厉。

      “是,是是,小的明白...”胖总管吓得半死。

      这是在警告他,不要随便对夏尘呼来喝去。

      因为那是皇子,尽管是被发配来这里的,但他身份摆在那里,你一个小小下人敢对皇子呼三喝四?

      “记住,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守灵老人警告一句,让胖总管吓得一个激灵当场瘫软跪下。

      他都快吓哭了,就是看夏尘本分老实,做事利索,才给他派一个差事,购置药材是可以有油水捞取的。

      但没想到惹来了守灵老人的警告,夏尘到底是何身份,居然能让守灵老人这样严肃警告他。

      甚至再有下次直接处斩?

      胖总管浑身软绵绵跪趴在那里,魂不守舍。

      而守灵老人站在原地,轻轻一叹。

      “既然不愿意回去,那就在这里好好做一个普通人吧。”

      他自言自语的念叨着,转身走了。

      只留下胖总管跪在那里满头冷汗,差点吓晕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胖总管看着夏尘消失的背影,心里一阵后怕,打定主意,以后坚决不去打扰这位爷。

      甭管是啥身份,总之,他是被吓坏了。

      夏尘自然听得清清楚楚,整个祖地里面,只有守灵老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这做法无可厚非,毕竟作为一个皇子,不能被下人呼来喝去,否则皇族颜面何存?

      如此也好,省得被人打扰了清修,正好符合夏尘的意思。

      他拒绝胖总管是肯定的,早就打定主意,没有无敌的实力是坚决不出山,苟在这里。

      “外面太危险,老老实实苟在这里。”

      回到了住所的地下室,夏尘盘膝而坐,默默的念叨着。

      自己没有无敌实力是不会出山的,现在先默默积攒着实力。

      “开始修炼。”

      很快,夏尘取出了刚刚打卡获得的百年朱果,再次开始修炼。

      一颗接着一颗百年朱果吃下去,体内积攒着庞大的药力和灵力。

      随着朱果灵力的增加,夏尘的实力正稳步提高,一点一点的提升着体内的真气。

      但吃完了十颗朱果,居然还是没能突破先天壁垒踏入大宗师行列。

      “竟然没突破?”

      夏尘眉头微蹙,十颗朱果,本以为能够顺利突破境界成为大宗师,没想到还是没有。

      这次吃朱果,感觉灵力和效果都大大的减弱了,似乎因为吃多了效果不是很好。

      “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突破。”

      他喃喃自语,摇了摇头。

      “不急,我有时间,一点一点熬上去,就不信不能突破。”

      收拾了心情,夏尘继续修炼,这次修炼的是黑帝炼神术,不管是真气修为,还是神念都需要每天不停的修炼才有进步。

      做什么都是持之以恒,就算是已经修炼到第十层的龙象伏魔功,一样每天照例的运行苦修着。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道理夏尘很清楚,所以修炼格外的刻苦,除了一天的工作外,其他时间基本就是修炼。

      修炼无日月,转眼一夜就过去了。

      “呼!”

      第二天清晨,夏尘从修炼中醒来,吐出一口浊气。

      “黑帝炼神术果然厉害,每次修炼都能获得一次提升,神念变得更强大坚韧了几分。”

      夏尘很满意黑帝炼神术,每次修炼都能进步,仿佛永无止境一样不断的提升下去。

      若是长此以往,修炼黑帝炼神术长久积累下来,神念强大程度甚至可以直接一个念头秒杀大宗师。

      甚至他感觉,只要神念够强大,还能做到御剑横空,杀敌于千里之外都不是梦想。

      “或许,未来我也有机会御剑乘风?”

      夏尘满是期待的想到,对神念的修炼有着很大的期待。

      不过其它的也不能落下,肉身修炼,真气修炼,目前最弱的仍然是真气修为。

      “要想个办法突破真气修为踏入大宗师,这样一来就能持平了。”

      他一边起身出门,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计划。

      扛着一把斧子,夏尘朝着小溪的树林走去。

      今天要砍柴。

      “这小子,天天都起得很早啊。”

      “性格沉稳,做事干练,是个成大事的人。”

      远处,守灵老人看着夏尘扛着斧子去砍柴,脸上露出一丝欣慰和赞赏的目光。

      他叹息道:“当今圣上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就不会派个人来接他回宫里吗?”

      “算了,皇族家事老头子管不着。”

      “都快进棺材的人了,还想这么多。”

      守灵老人一脸苦笑的转身离去,前往后山查看禁地封印情况。

      至于夏尘其实早就发现了他,只是没有理会罢了。

      对他来说,在这里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才是最充实的。

      每天打打卡,一点点积累着自己的实力底蕴,那才是真正的快乐美妙。

      至于出山,现在打死都不出去。

      在夏尘砍柴的时候。

      .......

      此时,距离祖地一百里外的一处悬崖之上,有着一座昏暗的大殿。

      这座大殿,乃是魔宗的一个分部。

      此时,在大殿内正坐着一个身披黑袍的老者。

      “宗主让老夫去大夏皇朝祖地查探封印之事?”

      老者自言自语,眼神透着一种煞气。

      他就是魔宗的大长老,一位有着大宗师实力的强大魔头,一身魔功登峰造极。

      “也罢,老夫今夜就去一探究竟。”

      说完,魔宗大长老身影一晃,化作一团黑烟消失在大殿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