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丰年轻的继坶3在线观看

      “啊!”

      牢房里响彻着方天虎的凄惨哀嚎,当宁修将他背后整块鬼面给活生生剥下。

      此人鬼背顿时荡然无存,变得血肉模糊一片。

      失去了鬼背的方天虎就像是被击破了罩门一般,整个人无力瘫倒在地。

      满头长发一瞬间白如冬雪,并且面部沧桑皱纹,身形也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瘦。

      宁修手中拿着一整张背皮,这块背皮此时就像是方天虎的一身精气神。

      将这精气神剥离,便能让他原形毕露,法力丧尽。

      “先前那些老刑者们没有找到你之所以会刀枪不入的原因所在,自然奈何不了你,但是现在就不一样。”宁修手起刀落,神情萎靡的方天虎瞬间身首异处,死的干脆利索。

      【击杀妖人,通用熟练度+2000】

      “咦!”听到获得到的熟练度,宁修表情稍显吃惊。

      万万没想到方天虎这个武道六品的妖人竟然能产生出这么多的熟练度,比自己之前击杀的楚管事还多500。

      方天虎一死,被宁修提在手中的鬼面皮失去依附的宿主,生机明显进入了弥留之际。

      整块皮都开始变得枯萎起来,它尝试着最后对宁修蛊惑道:“只要你现在将本座盖在身上,本座依旧能传你长生大道。”

      宁修毫无反应:“这道还是留着你自己走吧。”

      言罢,就是一刀刺破了鬼背皮。

      见宁修这般,鬼背皮只得放弃,顿时张口颂念:

      “黑凉禅泰山,山中金光洞,本座授长生,信徒自寻来。”

      它并没有在嘶吼,但声音却有如钟鸣皮鼓一般提神醒脑,深入人心。

      宁修心神瞬间一阵恍惚,眼前缓缓出现了一片群峰,在当中有一座高山受苍天烈阳照耀。

      于晴朗天空之下有如金光照顶般醒目,而周边那寥寥余音,就是从此山中的一处洞府里传出。

      一道看不清模样的身影就从洞府里走了出来,顿时金雀横飞,白鹤上青云。

      花开浮空,仙音幽幽。

      此情此景,很难让百姓见了不觉得这是神仙。

      不光宁修,整个镇妖狱,乃至整个伏魔司以及周边地区,所有人都听到了这缥缈不知何处来的颂音,亦是看到了同样的幻境。

      下三品的伏魔尉和百姓全都面露呆滞之相,神情中略有些虔诚与敬畏。

      中三品的伏魔尉大多都拥有自我抵抗能力,并没有陷入到那虚假的幻境当中。

      吟!

      刹那间,伏魔司内不知何处突然响起一声龙吟。

      “哪来的老鼠,敢跑到伏魔司里来惑人传道。”

      随着一声冷哼,所有人都仿若耳边铜锣响震,背后凉冰抵触,纷纷从幻觉中清醒了过来,不禁心里隐隐后怕。

      牢房里的宁修瞬间眼神恢复正常,诧异的看着手中这块鬼背皮。

      就在这时,牢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提着酒坛的布衣老道直接走了进来。

      “咦!”

      宁修与这人四目对视,顿感惊奇。

      对方竟是被秦道戎在纸上画出来的那位布衣老道,无论长相还是精气神,完全与画上的一模一样,由此可见秦道戎的画功到底有多么神乎其神。

      记得昨晚武义侯是怎么称呼他来着……一介布衣,符箓通天,仙道二品,白太苍。

      那这可是一位大人物啊!!

      “见过白大人。”宁修连忙抱拳说道。

      “你知道我?”白太苍表情甚是疑惑。

      他虽在伏魔司里担任银虎伏魔尉一职,但却从不轻易外出,也不管事。

      整天就老老实实的隐居在这镇妖狱深处,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外出去买酒的路上。

      除了看守镇妖狱,狱内出现意外和动静时,白太苍会出手稳定。

      其他时候,白太苍从不在人前出手露面,也不穿司服。

      司内年轻伏魔尉,知道他身份的根本没几个,那几个他也都认识。

      所以当宁修一口道出他的姓名时,白太苍心里是比较惊讶的。

      是谁,是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属下宁修,昨夜秦大人与武义侯交手时,曾画过大人您的尊身助阵,实力非常强悍,属下有幸从武义侯口中得知到大人的姓名,今日恰好见到了白大人,实在是荣幸。”宁修解释道。

      白太苍:“……”

      他这辈子活了这么久,可能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某天被秦道戎热情洋溢的请过去喝酒。

      然后一喝就是连着两三个月,顿顿美酒佳肴,让白太苍放下多虑,沉浸于有美酒的日子里。

      他那时也没注意到,每当自己喝的醉醺醺时,秦道戎这厮总会在旁边眼神认真的观察着自己。

      那样子就跟看到了美玉的珠宝商贩一样,说不出的怪哉。

      直到某天,原本热情好客的秦道戎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再热衷找自己喝酒,请客一事也就此打住,让白太苍十分郁闷少了一个可以白嫖上好美酒的机会。

      后来有一天,伏魔司银虎伏魔尉的圈子里莫名传起了秦道戎已观得白太苍神韵的小道消息,甚至还能作画驱策。

      白太苍恍然大悟,自己这是被利用了,秦道戎这厮借喝酒为由,偷偷观摩自己,领悟神韵。

      最终目地就是为了能够画出自己作为他在战斗时的工具人。

      白太苍顿时是那个懊悔啊,秦道戎竟然这么算计自己,算计自己这么一个老人家,画道的人果然连心都是脏的。

      不过他是好脸面的人,万万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跑去与秦道戎对峙。

      并且对方也请了自己连续喝上几个月的贵重美酒,这事情只能说是拉不下脸去翻脸。

      “大人突然前来有事?”宁修不解问道。

      因为待在镇妖狱里的关系,他并不知道刚才鬼面皮颂念的那些声音对外面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他还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看到了那幕幻境。

      白太苍表情无奈:“有方外妖修鼠辈潜入镇妖狱传道,我观动静源头是从这个牢房里传出去的,就过来看看,你这边处决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宁修立马将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发现全部说了出来,告知于白太苍。

      接过宁修手中的鬼背皮,白太苍便仔细端详了起来:“这方外妖修竟以丝缕残魂附于人体,伪装的倒是极其巧妙,难怪之前看押的伏魔尉发觉不出来,这么妖修如此费尽心思的想要溜进朝天都传道,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却依旧屡屡出现,真是妖人坏我族之心不死。”

      随着白太苍手掌心冒起一道青色火焰,瞬间就将这整块鬼背皮给烧毁成渣,化为一地火星子。

      黑凉禅泰山指的乃是黑凉州的禅泰山,这名妖修的洞府就在此处。

      值得一提的是黑凉州并非大商管辖州地,而是尚且在外,没有收复的二十州之一。

      而白沙洲正好与黑凉州相邻,属于边境地带。

      按照白太苍所说,这名妖修以残魂化为鬼背附着方天虎身上,打算以方天虎的身份在大商内部暗暗搞破坏,却不想半途阴差阳错的被伏魔司发现,并抓了回来。

      但这妖修残魂在临死之前还要在朝天都里惑人传道一番,却是恶心到了伏魔司。

      也不知道今日有多少百姓心中会被那什么长生道的言论埋下种子,待会还得伏魔司派专人去安抚、警醒,以免有百姓念头加深,最后受不住诱惑真去了那什么禅泰山跟妖修求长生。

      这种耗费人力精力的行动拜妖修所赐,当真是毒瘤一个。

      然而像这样的毒瘤,躲在二十州的各大山川河泽里简直数不胜数,这些鼠辈整日都在想着入侵大商管辖州地,蛊惑百姓,分裂大商。

      让不少受不了诱惑的百姓、修炼者半途堕落,与这些妖修为虎作伥,当真是其心可诛,令人厌恶。

      但以目前大商在边境上的驻军,也只能防止妖国大军侵入,无法做到全面的阻止方外妖修渗入。

      所以像方天虎这样的事件,很多很多,从根本上是难以避免和掐灭源头的。

      伏魔司即使看着厌恶,但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的手,真的没有那么长。能够伸到二十州之地去整治那些自称洞主、府主、本尊、本座、大王的妖修。

      总有鼠辈躲藏暗中,悄悄出手。

      总有愚人贪婪诱惑,半途堕落。

      而伏魔尉们能做的,就是巩固内部,抗击外部,或许有一天大商军队真能夺回二十州。

      到时候伏魔司必将出手将那些各山各洞的妖修全给处决个一干二净。

      “白大人,我的处决工作已经完成,要是此事无需属下处理,那我就先走了。”看着白太苍将鬼面皮烧毁,宁修试探问道。

      既然方天虎这个硬茬已经被处决,那他也该去狱卒头子那里领取今日份的处决工作,按照约定,今日他可以在镇妖狱处决个爽。

      “这个你拿去佩戴,三日后才可摘下,这是命令,不可违抗和懈怠。”白太苍拿出一张橙黄符箓递给宁修说道。

      他作为最接近妖修残魂的人,心里被埋下种子的可能是很大的。

      “曾经有不少伏魔尉因为心里被埋下了种子后而没有得到重视,那些妖修的力量日日夜夜在无形当中影响着他们的心性、神志还有思想,最终对大商忠心耿耿的伏魔尉半途堕落,沦陷妖道,这是宁神静心符,可以有效清除妖修的蛊惑。”

      “多谢大人。”宁修慎重接过,真心谢道。

      他才武道七品,如果真的被埋下了种子,仅凭自己的能力是无法察觉的,白太苍的这份赠礼可谓是太及时了。

      将符箓放入怀中,宁修便随之离开了牢房。

      待他离去之后,白太苍立马挠头叹道:“得去跟秦道戎谈一谈了,老夫可不想以后伏魔司的小辈都是从秦道戎那里了解到老夫的存在,这岂不是真成了他的金牌打手。”

      ……

      当宁修跟狱卒头子表明方天虎已经被他给成功处决时。

      狱卒头子的表情是非常精彩的,虽然宁修是武道七品,但他之前派去的那几名老刑者实力可也不差。

      怎么轮到这个小子就成功处决了呢?难不成老刑者真的是老了。

      待宁修讲清楚整个处决的过程,狱卒头子才恍然大悟。

      “没想到你还挺精明,行吧,既然如此我就按照约定,给你安排个痛快。”狱卒头子翻开手中名册,边翻页边读起了牢房数目。

      前前后后总共读到了两百多个牢房,其中大多是玄区、黄区,少量夹杂着地区几个牢房。

      至于天区,那是一个没有。

      之所以要把那些邪祟和妖人大老远的从外地押送回朝天都,关入镇妖狱。

      就是因为某些邪祟和妖人的身上,存在着值得被压榨的价值。

      比如夺舍了贺云琅,能够自产出黑元丹的那名妖人,他的能力就是伏魔司需要的。

      只要他老实配合,除非他寿尽,否则伏魔司都不会打算处决他。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邪祟体内会产生出适合炼药的材料,或者长出适合炼器的部位。

      这些都是伏魔司要将它们活捉回来,并关押的原因。

      而一旦失去了压榨的价值,自然就没有继续关在镇妖狱里浪费牢房和粮食的必要了,二话不说直接处决。

      能被关在天区的邪祟和妖人,那可都是上三品层次的大妖和狠人,想必他们身上都存在着无穷价值。

      天区里没有需要处决的牢房,也实属正常。

      记下狱卒头子报到的牢房,宁修立马就动身出发,开始了今日份的处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