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小虫聚合视频永久破解

      主干道上,埋头望着坡道下方卖力背水泥的江梅,甘韬双眼婆娑。

      主干道下,单手遮挡并不存在的阳光,抬头仰望甘韬的江梅却是欣喜异常。

      可能是因为甘韬回来的缘故,江梅放弃了接下来的活计,沿着陡坡向主干道上爬来。

      甘韬用棉袄袖子一抹双眼,拧着礼物匆匆赶过去。

      所有的记忆中,刚刚是他第一次哭,没有哽咽的声音,只有两行不停涌出的泪水。

      爬上道的江梅,离他远远的,一拍身上的校服,扬起一阵水泥后,才走到他面前气道:“不是说不回来吗?”

      才一年多没见,江梅仿佛苍老了许多,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发丝上沾满水泥的缘故。

      他上前给江梅拨了拨发丝,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开始以为学校不放假!”

      江梅打量了他一翻,不解道:“什么学校?”

      他上学,做演员的事除了海市的堂哥一家清楚,家里其他人还不知道,他也没主动提过。

      他道:“回去再说吧,要不然我爸又得问一遍。”

      这里离家很近,走路也就几分钟的事,途中他问起江梅怎么会出来背水泥。

      江梅的述说,让他晓得,原来家里已经没了经济来源,放在大户人家叫作家道中落。

      1998年,就在老家遭遇洪水,他登上大巴,淌水奔向海市后的一个月后,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没了,他老爸甘国华成了下岗大潮中的一员。

      每月固定收入600块,在农村来说不算少,他家的水泥房也不过才花了一万多一点点钱,而且还靠着家,这份活没地方找。

      至于地里的收入那是不值一提,卖不了几个钱,而且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地里活,不是甘国华的身体能承受的,这就相当于家里少了个劳动力。

      地里大部分的活都被江梅抗在了肩上,这也是她衰老的原因。

      以前还能花钱雇点人帮忙,毕竟家里有份固定收入,地也不多,可现在江梅是万万不肯的。

      眼看到家,他忍住情绪,抿着嘴唇道:“妈,我打那么多电话你咋就不说呢,插秧,割稻我也可以回来的。”

      江梅一如往常的刀子嘴豆腐心道:“你连一口袋小麦都能推歪,能管什么事。”

      他叹道:“我不能做,我可以打钱回来啊,我又不是在外面无所事事。”

      江梅把门开后,笑道:“行了,我儿子能干,你爸应该在后面做饭了,赶紧让他多烧个菜。”

      一年多没回家,家里的工作分配完全掉了个,以前江梅是家庭主妇,现在家庭主妇变成了和他一样不会烧菜的甘国华。

      他家的房子是长方形,上下两层的结构一样,都是一大一下两个房间,前面的大,后面的小,走出两个房间是个小院,在后面是厨房,厨房后面是菜圃,然后是猪圈,厕所。

      铁锅“咵咵”响,他隔在后面叫了声:“爸!”

      甘国华说了和江梅同样的话:“不是不回来吗?”

      甘国华算是个知识分子,高中生在他那个年代并不多见。

      可如今,戴着围裙,穿着臃肿的他,没了知识份子的那份儒雅,脸上有了生活不易的痕迹。

      “你儿子出息了,出去一年多,反而重新上起了学。”

      江梅对甘韬的初中学习成绩一直心有怨念,同时对家里这个高中生老子,却教出个初中生儿子尤为气愤。

      甘国华没理江梅的意有所指,高兴的问他道:“上学好事啊,上的什么学?”

      见老妈又提起初中上学的事,他脸色讪讪道:“不算上学,就是报了个表演专业培训班,就一年时间,过完年就结束了。”

      就算甘国华是高中生,也没能听懂他说的什么表演专业,丢下锅铲,很是认真的问他道:“什么表演?教什么的?”

      在他心里,甘韬从小到大都比别的孩子成熟,但保不齐会被外面的花花世界所骗。

      虽然,他自己都没出过省,心中最大的愿望是去趟改革开放后的海市。

      甘韬解释道:“就是负责教演员演技的。”

      没等甘国华再问,揭开塑料布,准备割咸肉的江梅起身冲他问道:“什么演员,演技的?”

      他想着解释可越解越乱,不由直接道:“就是学了这个能当明星!”

      甘国华的火也不烧了,锅铲也不拿了,准备给甘韬的脑子降降温。

      整个安怀市、淮北县都没出过个明星,最有名气的可能就算临乡那帮耍杂技的,在十里八乡有点名气,算个名人,可那管屁用,一帮家伙没事干的时候,还不是在家养猪种地,甘韬要是干这行那不得毁咯?

      撂挑子停下做菜,准备在甘韬18岁成年之际,在春节到来的前两天,拿出父亲威望的甘国华,被江梅一句话打断。

      “这个行,我儿子长得这么漂亮,比电视上那个尔康和五阿哥都漂亮,他们能演电视,我儿子肯定没问题。”

      江梅一边用刀刮着猪皮,一边高兴的讲道。

      甘国华闷闷的呛了一声:“你个妇人家懂什么,你以为明星是想做就能做的?”

      “啪”的一声,刀片在砧板上一拍,为了防止两人在过年之际吵起来,甘韬急忙将背后的书包解下来道:“爸,说多了没用,我这已经演上电影了。”

      拉开书包,他将包里的盗版碟《苏州河》拿了出来,这是他率先买好的,为的就是防家里不同意。

      碟是好的,还是无删减版的,就是里面有些片段的尺度有点大。

      早已等候一旁的江梅拿过封面。

      四四方方的封面成灰色调,左边是短发,低头皱眉的马达,右面则是正视前方,抬高下巴的美美,中间《苏州河》。

      见江梅一会低头看封面,一会瞅儿子甘韬,甘国华伸手拽过封面道:“你不认字,一直看个什么劲。”

      甘国华看的很细,将封面最下方的一排小字一一看过去。

      导演:娄叶

      演员:周讯,甘韬

      摄影:王昱

      灯光:……

      来回反复的查看,确定甘韬两字一字一画没错后,才一声不吭的将封面重新递给江梅。

      江梅叹气道:“可惜家里没有影碟机。”

      说完,冲甘国华道:“你吃完饭找谁家去借一个。”

      重新坐回灶台前引火的甘国华没好气道:“要借你去借。”

      他以前不说风光无限,至少同年人见面都得称声小三爷,哪能丢面子去借影碟机。

      甘韬忙劝江梅道:“以后看一样的,等我以后拍了大电影,一起去电影院看。而且,我还演了一个古装电视剧,今年就能上映,这剧你肯定爱看。”

      江梅点头高兴道:“什么电视,让你爸把名字记下来。”

      他道:“《武林外史》。”

      灶台前的甘国华伸出歪着身子问道:“演的什么?”

      见甘国华有兴趣,他估摸着肯定看过小说,忙道:“王怜花。”

      甘国华点点头没应声,估计对王怜花的角色还算满意。

      可他却不知,王怜花已经被编剧陈漫玲给魔改了,要是看到电视上的王怜花,稀里糊涂的死在沈浪的一脚、一招、一剑之下,会是什么反应。

      当明星的事解决的出其意料的好,主要是有江梅的鼎力支持,在加上他都签了公司,也出演过一部电影、一部电视,甘国华不同意也没办法。

      他不是家里的主心骨,可家里有了他,就有了欢声笑语,虽说他早已过了逗人欢笑的年纪,但每个人在父母眼里总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吃完饭拧着礼物进了甘家庄,和爷爷奶奶解释起来就很轻松了,他直接指着电视上的猴子道:“我以后也能演那只猴子。”

      年年岁岁花一样,岁岁年年人不同!

      1999年他拍摄了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上了学,签了公司,出了道。

      他的人生已经和早前规划的做个平凡的打工者,过平凡的生活完全南辕北辙。

      以后的路他看不清,但如果具备了实力,又有着不错的运气,他觉得应该会走的很好,很远!

      炮竹一声响,2000年春节到了。

      往年收压岁钱的他,今年得给压岁钱了,因为他已经是出门打工赚钱的人。

      不过要给的直系晚辈只有三个,两小子一闺女,甘韬这辈的还没上来,后辈当努力。

      堂姐抱着才9个月大的闺女,听他说和小燕子是校友后,问他道:“那你认识赵微啊?”

      他边对小丫头张开手臂,边道:“我看过她照片,人没见过。”

      小丫头一甩小脑袋拒绝了他的怀抱,堂姐甘菊笑道:“以后见到帮我要个签名照。”

      这话一说,跟风的可多了,他暗自算了下,得有八九个亲戚,哪天要是有幸碰到赵微,人又愿意搭理他,估计先要把人累够呛。

      爷爷奶奶辈分大,上门拜年的人很多,这倒是免了他们小辈跑出去拜年,等着别人上门,他们跟着喊一遍就成。

      往年传统,一大家在春节这天,全都在爷爷奶奶这边吃午饭,一年不见的说笑声,小孩呀呀声,越吵越热闹。

      初一刚过,时间仿佛加速般在走,甘韬只是走了几趟亲戚,便到了返校的日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