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制服在椅子上喷水自慰

      西因士这爆表驱动直接完成了五分之二段的路程,他倒是让妲斯琪后续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你哪只眼睛看得出我很急?”

      “两只都看到了……”

      最后西因士在正式入睡前下意识回答了妲斯琪最后一个问题。

      他只是觉得开这破车累死了,但是即使累死了西因士还是不想和陌生人呆在一起。

      累死就累死算了,反正累死似乎也不错。

      开车的妲斯琪并不知道西因士心里头觉得眼下的情境还不错。

      这里只是多了一个黑夜里和公路干瞪眼的人罢了。

      敢问这个鸟地方尽头在何方?

      妲斯琪握着方向盘认真的看着前方没有尽头的高速公路。

      ……

      萨耶曼在周五来临前做足了挣扎,可惜这些挣扎的收效颇微。

      现在唯一让她感受到心里有底的便是她破译出来那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在他们一行人在酒店办理退房手续,萨耶曼看见前台拿起座机拨通客房的时候她暗自紧张。

      如果那本酒店手册的遗失是需要赔付金额,那么前台通知的客房人员在查房后便会发觉这房间确实也该额外收费。

      毕竟那本酒店手册还藏在麻烦制造家的影子海里。

      如果前台在客房部的核查下确认了手册的遗失,那么他们就会保持着服务业的素养在宾客面前友情提示——这本手册是要收费的。

      而押送自己的教廷机构人员哪知道那本劳什子安全手册的存在,于是他们便会因为酒店这比非常不人性的收费而与前台据理力争。

      一想到他们极有可能在据理力争中发现那个房间里莫名消失的《酒店安全手册》萨耶曼就浑身冰冷。

      用脑子想想吧,她的手机在机构人员手中,那本《酒店安全手册》也人赃并获,只要机构人员再不经意的翻看她的相册。

      那张可疑到极致的满是数字段落的截屏便会被他们发现,如果他们刚好对解密游戏略知一二……

      萨耶曼不敢想了,她现在只能等命运的审判。

      她希望客房的老姐姐们看走了眼。

      她希望前台的酒店人员因为碍于酒店声誉不想过多得罪他面前那两位带着白帽子耳边留着两条可笑辫子的教廷驻斑芒人员。

      她希望教廷机构人员是公费住宿,他们最好一点也不在意他们此行在酒店的开销。

      她求求上天了,做个神好吗!

      萨耶曼在内心里求生求死,而事实上事情并没有他想得这么复杂。

      没人在乎那本《酒店安全手册》,前台工作人员甚至因为某些原因连提都没提这件事。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西部斑芒的一家平白无奇的酒店都向着赌城派。

      这个原因大概叫做——酒店配置定期更新。

      这家酒店在近期只是恰逢客房设施更新,他们陆陆续续的将酒店的一些小配置逐个以旧换新,《酒店安全手册》也在其中仅此而已。

      前台的人员万万不会因为一本即将任满退休的《酒店安全手册》而找他跟前那两位很显然就是来自南部的客人的不愉快。

      在酒店里,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顾客发生执拗本来就是极为不划算的事情。

      所以前台的工作人员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这件事情悄然翻篇。

      看着押送自己的机构人员气宇轩昂的提着自己离开了酒店坐上了飞艇起降平台的专车。

      萨耶曼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去哪里,她心中只牢记她翻译出来那句话。

      周五下午两点的火车后车厢厕所门不要关。

      那一刻她下意识以为他们即将去火车站搭乘火车再一路摇回圣地。

      只是就在萨耶曼一路上小心观察押送人员的神情辨认他们是否会剧情反扑时,她偶然发现他们这台车去的目的地不是火车站。

      那一路上高速公路的站牌她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斑芒飞艇起降平台53km

      斑芒飞艇起降平台29km

      斑芒飞艇起降平台13km

      飞艇?!

      萨耶曼惊恐的发现他们目标是去往那个世界级吞吐量的斑芒飞艇起降平台,那一瞬间她脑内轰然爆炸。

      为什么是飞艇?

      萨耶曼在冰冷的车厢内全身止不住的开始冒冷汗。

      她异常剧烈的心跳让本来就紧张的他觉得双眼泛白。

      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飞艇?!

      萨耶曼目光飘向车窗外,她的视线仿佛透过高速公路直接触及到远方那巨大的起降平台。

      她是被耍了还是赌城派被摆一道了……

      萨耶曼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她一想到教廷的审判还有那边的不堪生活她感到浑身如坠冰窟。

      她不想再活在那个人人指责她是“变态”的地方。

      她不想当个男人,她明明就是个女人,她不想和家族为她挑好的妻子终生锁死。

      她不想想象叛逃甚至暗投明主的自己被教廷捉回去后会受到什么惩罚。

      她不想回去!

      萨耶曼看着自己手腕部那简洁明了的黑叉。

      她现在体内的能量极不稳定,在这个黑叉的压制下她的一举一动任何一点坏心思都会被黑叉所有者感知到。

      她不知道自己冒着危险翻译句子的举动到底是她的转机还是葬送她最后一丝希望。

      她现在连逃的能力都丧失了,她连逃都逃不了……

      萨耶曼坐在车内看似平静的看着车窗外的热带沙漠风景,其实她掐着大腿的手早就出卖了她的情绪。

      她被抛弃了吗?

      上帝果然太爱她了……

      心情极速下坠的萨耶曼只是看着远方不再遥远的飞艇起降平台,她没有注意到他们乘坐的车因为道路拥堵而越走越缓。

      今天是周五,今天可是一个出现道路环塞也再正常不过的日子。

      今天是公休日的前一天。

      红色的汽车尾灯一直晃悠在驾驶交通工具的司机眼前转悠,因为正常道路缓行而逐渐失去和颜悦色的司机叫骂声狂摁喇叭声此起彼伏。

      “怎么突然间这么塞车?”

      押送萨耶曼的教廷机构人员眼看着他们的专车迫于交通而越走越慢,他们按耐不住心中的焦虑询问专车司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