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盖2019地址一地址六

      “哎”负责办事的酒店工作人员再次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着:“也不知道那是谁家的小孩,怕不是你们文库的敌人派来砸场的吧……”

      其他大佬亦是三五成群的搅合在一起,这时候,土间总悟才发现,他照样掺和不进去话题,开会前说说几本传统名著,本来就是文艺圈里装B的潜规则。

      潜规则这种这种东西不打破还好,一旦被打破……

      童话里,《皇帝的新衣》只显示了小孩子的纯真无邪,敢于直言,但要是现实里,等待他的只会是赤果果的绞刑架。

      真以为故事里没聪明人?聪明人都懂,但是他们不说,怂着发展。

      稍过不久。

      开始有不少作者打量起土间总悟来,他们似乎企图从相貌上来辨别总悟的身份,一些胆大的,还跟身边熟识的人低声打赌。

      面对这一情况,土间总悟万分激动:“来了,来了,属于文抄公的装比打脸时刻,难道,我以前都错了,其实,我果然才是主角?”

      “要怎么把这个比圆润的装下去呢?”

      “如果我没猜错,走文抄路线的话,那就是发展ACG……不对,应该是建立大文豪的人设,从此走向人生巅峰才对。”

      ……

      只是,三分钟后。

      “啊,好麻烦啊,为什么一定要建立大文豪的人设?随便抄抄吃点版税它不香吗?弄到的版税去股市大鱼吃小鱼它不利吗?”土间,三分钟热度,总悟已经开始推翻刚刚的假设了。

      接下来的事实更是证明,土间总悟某些方面想多了。

      毕竟事情没清楚,土间总悟身份没摸清楚前,就跳出来大吼大叫,狂言质疑一切的家伙,这种人大概只存活于小说中。

      事实上,别看刚刚这些家伙像是挺不务正业的,但真要说起来,可人人都是有不少学位的高知识份子。

      大家又都是靠文笔跟脑洞吃饭的主,谁也别想坑谁——能在文库内部聚会上现身,还明晃晃的打破潜规则。你要说没点身份,这些家伙自己都不信。

      脑洞大点的,都已经想好怎么把这弄成悬疑剧。

      脑洞小点的,也猜测着:“听说今天还邀请了XX文库的人,小家伙不会是他们带来的吧?”

      没办法,都是推理小说家,脑洞不大点就等着饿死,还有人甚至围绕着土间总悟的出现,在心里写了篇几大文库的恩怨情仇。

      甭管脑补成什么样,这种文库之间的事,也跟他们无关,八卦八卦就好,至于帮文库出头,几大文库都在,谁知道出头会碍着谁。

      再说了。

      毕竟是小孩子,要是身份高点,一句童言无忌就带过了,没看那么多人都没站出来,也就几个大佬过问了几句:“这谁家啊的孩子?”

      他们又不傻,到不如看看文库怎么处理这种紧急状况。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这孩子真坑爹,要是自己孩子得罪了那么多业界大佬,他们非得打断腿不可。

      ——

      几分钟后,出去寻人的酒店工作人员没回来,山上编辑到是来了。

      “哟!”终于看见认识的人了,土间总悟举手招呼道。

      他感觉自己有吸光体质,才刚开口,便又一次的吸引了全场目光。

      看着土间总悟打招呼的方向,一群作者亦是纷纷望了过去。

      “这孩子是山上编辑家的?”

      “山上编辑在搞什么鬼?”

      “文库准备插手约定成俗的规矩了吗?”

      “听说松本桑的《蓝月纪》因为太过接近传统文学,导致销量大减……”

      “难道是文库的敲打?”

      “呵呵,推一个无足轻重的孩子出来……”有人冷笑。

      “文库那边只关注销量,听说最近传统文学那边不好混。”

      “胡说八道,我虽然热爱推理小说,但我更知道,日本的文坛只有传统小说才能拯救!”有稍稍年老的作者对着身边的人吹胡子瞪眼。

      “没错,特别是现在,竟然有人创造了轻小说那种糟粕……”

      越说越是气愤,更有人以目光凝视着山上编辑。

      对此一无所知的山上感觉一阵恶寒,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土间总悟身旁:“行人桑,发生了什么事?”

      “嗯!”土间总悟双手放在后脑勺:“大抵上就是一群想要进传统圈子,又找不到门路,然后看了看自己身后,又感觉自己高人一等的家伙在发牢骚……”

      山上编辑听得满头大汗,够了,行人老师,电话里就知道你性格恶劣,为什么现实中更加恶劣了?这种话能随便说吗?

      总悟话没说完,刚刚询问过他是哪家孩子的家伙便打断道。

      “山上编辑,我想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文库的意思?”

      “木村老师,你再说什么,我不是很明白。”山上立正道。

      “这孩子的话,是你的意思,还是文库的意思?”

      “额!”满脑子雾水的山上一脸懵逼,不过,他还是赶紧擦干净脑门上的细汗:“木村老师,忘了介绍,这位是行人老师,也是文库的……”

      “胡闹!”又是强横的打断,大佬再次出声:“山上编辑,这里可不是写一两篇作文式的轻小说作家能来的地方。”

      “是!”山上编辑连连鞠躬着:“但是木村老师,行人老师即将发行的就是推理小说啊!”

      木村:“??”

      众人:“_”

      喂,喂,我们听过天才轻小说家,但是天才推理小说家……

      跟恋爱大于一切的轻小说不同,推理小说的构成,不止是要剧情,还要有布局,线索,可以说,一篇推理小说写出来出版,就是跟读者斗智斗勇的过程。

      现在你跟我说,一个十二?十三岁的孩子要跟读者斗智斗勇,他字认全没有?

      “嘟嘟嘟……”

      还没等其他人震惊完,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抱歉,我接个电话。”看了看来电,木村大佬低头致歉后,便匆匆向门外走去。

      此时,一众作者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到是没有发生围观事件。

      只是不时有人低声对着山上编辑询问:“山上桑,文库疯了吧?十二、三岁的推理作品也能出版?”

      想想他们十二、三在做什么?大约还在踢足球,别说推理了,就连看隔壁班的姑娘都会脸红。

      “砰!”

      正询问间。

      大厅的大门突然被人粗暴的推开,刚刚出去的木村大佬一脸铁青:“山上编辑,我有事想问你。”

      山上感觉脑壳好疼,早知道当时就应该帮行人老师推了这些聚会安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