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逼下载。

      来的人正是兵部看门的一名守卫,守卫东张西望确认没人后进了档案房,秦通也随之进去,他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守卫要干什么!

      守卫走到记录杨顺天的名册旁边,抽出来仔细看了看,然后又放了回去。

      似乎是在检查东西有无缺损后,就正常离开了。

      秦通跟着守卫离开了档案房,一溜烟回了监察府叫薛苏良抓人,薛苏良眼睛一亮,有收获!

      秦通和薛苏良带着几个侍卫直接前往兵部抓了守卫,守卫嘴里大喊冤枉,秦通冷笑一声,管你是不是冤枉,先抓回去再说!

      兵部也不敢去触监察使的霉头,任由薛苏良抓走守卫!

      都漕府,张求第一时间听说秦通去兵部抓了个守卫,直接瘫坐在椅子上,急急忙忙地写了两封信分别绑在两只信鸽上,不知传给谁……

      京都大牢里,秦通高坐在椅子上,守卫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

      “我问你,你是张求什么人,为什么要在我之后去档案房?”

      秦通盘问这个守卫。

      守卫年纪很大,约摸四十多,披头散发遮住的眼里有些疑惑,他为什么知道是我?

      “小的张冉,小的不知道张求是谁啊,小的只是按例去档案房收拾东西。小的冤枉啊!”

      守卫跪下疯狂喊冤,如果不是薛苏良通过关系将此人调查的明明白白的,秦通都开始怀疑自己抓错了人。

      “张冉,年四十有八,罗州邑县人士,十九参军,黎历一三八年西北州监察使编下小吏。贪污阵亡将士抚恤,罪该万死!株连九族!”

      秦通最后几近咆哮,虽然后面的罪名都是瞎编的。张冉面色苍白,浑身颤抖。

      “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死后家中那六旬老母自有人照顾。”秦通语气平淡,屈打成招害怕死鸭子嘴硬,攻心不备必吐真言!

      张冉膝下儿子早夭,唯有一个老母亲心里放不下,解决了张冉的后顾之忧,张冉将当年旧事一五一十说出。

      黎历一三八年,张冉和几位兄弟喝完酒后准备按照名单去各州分派抚恤,然后接到了张求张大人的消息,杨顺天在内的同一批战死士卒不予分发抚恤!抚恤金由张冉几人平分,并将杨顺天等人从名单内划除,违者立斩!

      派发抚恤的张冉等人都是行伍出身,知道一旦没有了抚恤,那么死者家乡的人会认为死者叛国!何其悲惨!但是上级命令又如何敢去违抗!

      只是一名无名小卒的张求分到了抚恤金的二十两银子,并很快就将此事遗忘,后来转回京都当了兵部衙役。

      直到前日,张求突然派人告诉他,你们私吞抚恤金一事秦通正在查,务必检查名单记录,确保周全!

      当日秦通来兵部后,张冉便自作主张将杨顺天名字写在了叛国名单上,希望混淆视听,以为秦通会就此息事宁人……

      秦通听完后,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抓张求!

      都漕府,张求收到了一只信鸽,取下信件,张求跌坐在地。

      信上只有短短几字,“自我了断,保你孙儿不死!”

      张求双目无神,缓缓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秦通和薛苏良带人直奔都漕府抓人,冲进张求的屋子才发现,都漕使张求悬于白绫,已然自尽。

      秦通有些意外,畏罪自杀?

      随后,又抓获了当年张冉的几个同党,抚恤金一案宣布破解,至于张求为什么不给杨顺天几人抚恤,秦通也无从猜想。

      案件就这样短暂告破了,没有惊动京都,只是一桩陈年旧案……

      黎元帝在皇宫里甚是欣慰,薛苏良一上任就找出了一条京都蛀虫,大快人心呐!

      斥令张求贪腐抚恤,全家抄斩,没收家产!相关人等绝不轻饶!

      监察府里,杨依依又是梨花带雨,不过是太激动太高兴了,二十年了,爹爹您终于洗刷冤屈了!

      娘,爹不是叛国,是阵亡烈士!

      一刻钟后,杨依依仿佛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包袱,开始了新的人生

      情绪逐渐平静下来的杨依依,看着眼前这个帮他破案的男子,仿佛一腔柔情都要通过双眼传递给秦通。

      总算告一段落了,延平也来监察府听了秦通破案经过,大骂张求那个老混蛋真不是东西!可惜本公主没有参与进来。

      送走了嫉恶如仇的公主,天已经快黑了,秦通返回房里准备修炼!

      猴子从自身分离出一丝丝的死灵力与秦通身体表面的灵力接触,两种截然不同的天地灵力宛如死敌一般碰撞湮灭,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而这种毁灭能量的出现,不断磨砺秦通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收紧再凝实!

      秦通当初第一次见到时也震惊的不行,但猴子解释后,秦通才明白。

      每一次天道轮回,都是生死灵力的交替,下一个轮回,无尽死灵力会充斥天地,消磨天地灵力,产生巨大毁灭来改天换日!

      浑人能长存于世,正是通过毁灭能量的不断炼体来提升对天道轮回的抵抗!

      炼皮已经差不多大成,秦通开始修炼灵力。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秦通的计划,然后门外传来了杨依依娇弱的声音。

      “秦公子,我能进来吗?”

      大晚上找我干嘛,案件不是已经解决了吗?秦通心想。

      “请进!”

      杨依依推门而入,秦通才发现今晚的杨依依好像与白日里有所不同。

      杨依依身着一条白色宫装衣,下面是白色镂花的裙摆,衣服领子向两侧张开,挂在杨依依的肩膀上,露出了白皙的脖子和一点若有若无的酥胸。

      脚下踩着一双金丝布帛鞋,小巧可爱。

      脸若桃红,略施粉黛,秀发微散,慵懒迷人。

      此刻的杨依依魅惑十足,若秦通还不明白杨依依想干嘛就没天理了。

      “秦公子,我能过来聊聊吗”杨依依开口说道。

      “啊,可以。”

      然后杨依依就坐到了床边,紧挨秦通。

      两人太近了,杨依依顺势倒在了秦通的怀里,搂住秦通的腰,脸色酡红一片。

      “依依姑娘这是为何?”秦通揣着明白装糊涂。

      “公子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但依依自恃还有一点姿色,愿意服侍公子。”

      杨依依吐气如兰,秦通快要炸了。

      “秦小子,忍住啊,金丹不修不要破功啊!”脑海里突然传来猴子紧急的叫声。

      “为何?”秦通质问猴子。

      “到时候再给你说,你先忍住!”

      秦通心里只想说操你大爷的,这搁谁谁顶得住

      妖孽!秦通一时间纠结万分,思绪如麻。

      杨依依看着秦通半天呆滞的模样,心里也有些愤懑,自己都这样了,你还要怎样?

      “莫不是公子嫌弃依依出身低贱?依依虽然是江湖女子,可也洁身自好,至今……”

      秦通回过神来,终于下定了决心,不急这一时!待老夫修成金丹,再来惩治你这个妖孽!

      “依依姑娘说的什么话,我秦通何曾嫌弃过依依姑娘,依依姑娘在我心里宛如那白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秦通苦笑着解释着,不小心又撇了一眼杨依依的雪白……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杨依依反复念叨,双目绽放神采。

      这是秦公子对我的评价吗,杨依依突然觉得所托非人。

      “那公子为何不肯……难道是怕公主殿下?公子放心,依依仅当自己心甘情愿,绝不贪图名分,过几日依依便离开京都返回扬州。”

      杨依依想起延平,觉得秦通是害怕自己会破坏两人的关系,故而解释道。

      秦通有些感慨那么好的傻女人送上门来,自己还不能要,委实造化弄人啊!

      “秦某又何德何能能得到依依姑娘的青睐,依依姑娘,扬州第一美人,无数男子为其折腰,可现在就在秦某怀里。”

      “那公子还不爱抚人家……”杨依依用撒娇的语气在秦通耳边说道,顺势搂住了秦通的脖子

      去他妈的修行,去他妈的金丹,今日我欲成魔!

      杨依依趴在秦通胸膛上,温柔如水,仿佛看见了自己这一生做的最正确的选择。

      “秦郎,我明日便走吧。”

      秦通抚摸着杨依依的秀发,有些生气。

      “走哪儿去,就留在京都跟着我。”

      “可是延平公主那里……”

      秦通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还有个小延平,头大如斗。奈何自己已经将杨依依收了,就不可能让她再次去外面漂泊!

      “延平那里你不用担心,等我八抬大轿娶你进门。”

      秦通真心道。

      “秦郎,谢谢你。”

      杨依依已经收拾整齐,很早便回了自己的房间,自觉担起了那个地下情人的角色。

      秦通只能说依依这个女人太好了,体贴成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