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初方天成

      “不是吧?他怎么会喜欢小笼包?他不是一直喜欢那种锥子脸,大长腿的妞吗?”

      “切,你之前不也是,我跟你讲,陈焉那张脸绝对整过,你还不信。”胖子那边突然压低了声音:

      “我听说,沈浪他家的公司最近好像遇到了资金问题,人家也许通过追小笼包玩一手曲线救国呢,不过可苦了咱们的小笼包,以沈浪那种花花公子的个性,难保结婚以后天天出去接着浪,让小笼包独守空房。

      你确定不先把小笼包给收了,也省得给沈浪那种人渣祸害了不是?”

      讲真,胖子的建议张悦然有一瞬间心动了。

      “可是吃软饭好像不好吧?”

      “谁让你吃软饭了?”胖子气绝:“她有钱,你不花她的不就成了,反正然哥你这么有才华,还怕挣不到钱?”

      说得有道理,反正有系统里那么多东西在,哪怕是专门给人写歌都够了,更何况小笼包还搞了个出版社出来,出书也是条路。

      如果能把金老爷子的大作全都写出来,光是稿费和影视改编版权都够他和胖子两个直接奔小康了,虽然比起小笼包的身家还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但最起码有问题去哪儿搞那么多点数。

      张悦然开始酝酿起新的极限挑战。

      “有道理,话说胖子,你知道有什么比较劲暴一点的极限运动?”

      “极限运动?干嘛?前面两次你还没玩够?”

      “你不懂,主要是那种刺激感,真的是太赞了~”

      张悦然说着,一边心里默默流泪:你不懂,老子不去搞极限运动哪儿来的点数去换小说和音乐?真当是中华小曲库不成?

      “我也不知道。”

      好吧,胖子闲着没事儿,除了吃和逛淘宝没有别的爱好,问胖子等于白问。

      “那你知道像小笼包那种姑娘去哪里给她买衣服比较好?她现在的衣服不能穿了。”

      胖子一下子兴奋起来:“卧槽~然哥,我才刚给你说让你追她,你就已经推倒了?还把衣服撕啦?好禽兽~不过,我还是觉得对她这种姑娘温柔点儿比较好。”

      “滚!”张悦然没好气地说道:“我只是把咖啡不小心洒她身上了而已。”

      这胖子,真该用抽水马桶好好把他脑袋冲一冲,天天都想什么呢?

      “随便吧,虽然她家里很有钱,但我看她好像也没有主刻意穿过什么大牌,都是选最合适的,或者最神经的穿搭,你就看着买吧。”

      张悦然只得无奈挂掉电话,随便找了家国产运动品牌的服装店给小笼包买了件运动款的T恤。

      没办法,别的女装品牌都不认识,也就运动品牌稍微熟悉一点,临走了,又被货架上一件衣服吸引住目光。

      张悦然看中的,是一件女式运动小背心。

      说是背心,其实和内衣差不多了,无非是上半部分更长了一点点,能挡住更多不可示人的地方,张悦然满意的点点头。

      “先生,我们这个衣服是女款。”导购小姐轻声提醒道:“如果你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也可以穿,不过您这个体型我们这边没号,要调货,您看……”

      “我不穿。”

      男人穿这种东西,一定是变态吧!我哪里长得像变态了?

      “那就是给女朋友买喽?”

      张悦然没有否认。

      “不得不说先生眼光还真是好呢~这件衣服是我们家今年的新品,不但外观时尚,还透气吸汗……”

      导购小姐正滔滔不决的介绍着,张悦然突然眼前一黑,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多出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西装大汉。

      张悦然本身就有一米八的身高,在男生中绝对不算矮,可跟眼前两个双胞胎比起来,还是低了一头。

      左边的双胞胎先说话了。

      “你是张悦然张先生吗?”

      “你们是?”

      “我老板想邀请你见一面,和你聊聊天,您现在有空吗?”右边说话。

      虽然说是邀请,但好好的一个问句从双胞胎的嘴里说出来,楞是说出一种强迫的口吻,张悦然觉得来着不善。

      “不好意思,我还要给朋友买衣服。”

      “没办法,我来帮您买单,您先去好了,别让老板等急了。”

      双胞胎不知是哥哥还是弟弟中的一个,拿出一张银行卡拉起不明所以的导购小姐向收银台走去,只剩另一个对张悦比了个请的手势。

      “请吧,放心,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

      张悦然心里开始盘算起来,对方看样子来者不善,会是谁派来的?总不会还是沈浪吧,难道真像胖子说的那样,打算傍小笼包,觉得自己是个阻碍,所以用暴力让自己屈服?

      暗的玩不过,所以打算玩明的吗?

      “好吧,我在赶时间,还有别的事,最多只有十分钟时间。”

      结完账的双胞胎自觉帮张悦然拿起东西,一左一右把他夹在正中,庞大的体形几乎锁死了他所有的路线,

      张悦然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开始筹划起别的逃跑路线。

      手上也没停着,伸进衣袋里的手悄悄解开密码,直接第一个号码打了过去,打算给胖子说一声,毕竟以二人的默契,他一定会懂自己的意思。

      手机微微一震,电话接通,胖子很大声地“喂”了一声。

      张悦然忙抬头偷看了眼双胞胎的脸色,发现一切如常,手指在兜里有节奏地轻敲手机。

      如果有懂行的人一定会非常疑惑,这节奏,既像是莫斯密码,但如果拼起来的话,又有那么点不太一样,无论是用英语还是拼音去拼写,都不通顺。

      都会大呼一声:这是什么鬼?

      其实不过是个小把戏,这是张悦然和胖子的共同秘密暗号,俩人当年考试的时候没少用这一招作弊,可惜高考没分到同一个考场,不然俩人的分数至少还要各提十分左右。

      双胞胎倒是也没带着张悦然七拐八拐,直接进电梯就按了负二层,停车场。

      好像和想像中的不一样?没有去什么偏僻的角落,反倒去了停车场。

      张悦然忙发信号制止了打算过来帮忙的胖子,打算看看沈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