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约蜜桃apptv破解版

      -

      刚翻开笔记时见上面的字体非常生硬,我没上过学认字是自己偷偷学习的,小时候上山在休息时爷爷得闲也会教我一些,有的不认识的字全靠猜来理解其中的含义。

      上面写着在爷爷小的时候第一次见那个神秘的‘男人’,他浑身散发着幽紫的光芒,一双紫瞳骇人,习惯性的把玩拇指上的扳指。

      爷爷年轻时性子极为要强,对于能让他‘忌惮’之人更是凤毛麟角,而这个男人是他屈指可数心甘情愿敬仰的人,更没有谁能让他有如此强烈的畏惧感。

      对方看似沉稳儒雅之下,一双紫眸里藏着虎狼般觅食的野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却令人感觉谈笑间就能取人性命。

      看到这里,我想起了肆叔...

      一双紫眸,漫不经心,令人胆寒!

      可那时候爷爷还小,却能准确的形容出肆叔现如今的模样,难不成他一直如此...

      我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瞎婆婆他们也恭敬的叫他‘肆爷’,如果他不是人或者拥有不老的容颜,这声‘爷’他绝对担得起!

      继续往下看,爷爷说他的阿爹与他进行了人生第一次长谈,给了他一块雕刻着‘壹’的玉牌子还有一个烟斗。

      从那一天起,他背负起看守白鹭峰的使命。

      白鹭峰千百年来都有一个传说,半山腰的洞穴无人敢入,据说里面埋葬着价值连城的宝藏。这世界从来不缺要钱不要命的人,数以万计的人惦记过进去,却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在爷爷凌乱不堪的笔记上我找到了答案。

      那里面镇压一个类似巨蟒的头颅,爷爷称他也不知道那为何物,只知道那东西很恐怖很危险!

      即便在封印里也能轻易的摄人灵魂,洞口旁堆满了那些好奇贪财之人留下的尸骨,他从不敢靠近。

      那个男人给祝家的任务便是守住白鹭峰所有的矿脉,祝家世代为走山人拥有所有矿脉的准确位置。

      如果有人来盗或者有心挖掘要极力阻挡,挡不住要即使上报自会有人来解决。

      祝家与这男人的约定是从祖上传了下来的,任何接管祝家的人不得违规,更不得擅自去找矿脉贪图钱财!

      我终于明白原本看着并不富裕又低调的祝家,为何有这么多人贪图主家的位置,二叔怕是应该已经知道其中的秘密吧?

      如果是这样...确实可以拥有一大笔财富。

      我猜那日爷爷出事我所遇到的一男一女和这件事应该有一些关系,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从爷爷口中得知一些秘密,但他们的目标是矿脉还是山洞里的怪物,我还无从知晓。

      看着外面天色见亮我收起笔记放回原来的位置,顺着刚刚的入口摸索着回家,趁着大家还未起床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回去睡觉。

      感觉自己刚刚入睡,屋内的门砰的一声被撞开,我一个激灵睁开眼睛,见到个子小小的安庭手上拿着皮球站在地中间。

      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胆怯和懵懂,他小声说,“阿姊,奶奶让我叫你去主厅。”

      我抬眼看向墙上的时钟,五点半。这还没到早饭时间,喊我过去要做什么?

      我点了点头眼皮发沉的回道:“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墨花似乎还在睡梦中,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口中含糊的说道:“你家老太太是真有战斗力!就是训话也太早了点吧?”

      “你再睡会儿。”我说。

      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张大嘴巴道:“不睡了,我今天可能和我姥回家,陪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儿,正好也和你家老太太告个别。”

      待我俩穿戴洗漱后来到主厅才发现全家人整整齐齐一个不落,连平时抓不到人影的三叔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衣领大敞,浪荡不羁。

      元夕在瞎婆婆耳边提醒道:“婆婆,今安来了。”

      瞎婆婆点了下头,招手道:“今安,你和墨花坐到我这边来。”

      在路过三叔身旁时,只听他满嘴酒气的抱怨道:“不就是让我这位大侄女管家吗?这么早把我拎回来做什么?谁能给我钱花我就同意谁管家!”

      看三叔那副不成器的样子,怎么也无法联想他会是拥有地宫钥匙的人,虽然抵押锁这件事其中的疑点重重,想必应该是肆叔提前安排好的吧?

      从他话里行间我得知了叫我过来的目的,以前我可以不争不抢,现在看完爷爷的笔记,这个家我管定了!

      奶奶白了一眼三叔,道:“老三,你别跟着瞎掺合!”

      三叔笑嘻嘻的伸手在嘴前横向一拉,装乖似的闭上了嘴。

      奶奶满眼慈爱被逗的呵呵笑了声,随后在看向我时脸色唰的一下阴沉了下来,厉声说道:“我们家世世代代没有女孩管家的说法,不过既然你爷爷看中了你,你姨婆婆也说你有点本事,那这个家从今天开始就交给你了。”

      “好的,奶奶。”

      她似乎没想到我连客气话都懒得说,眉眼间烦躁的情绪更盛,警告道:“你二叔二婶将老主顾名册和账本放在了我这儿,这个你可要收好!

      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没有能力,我怎么扶你上去就会怎么拉你下来,明白了吗?”

      “明白。”

      瞎婆婆精明一世怎会听不出奶奶和二叔在打什么主意,在我接过账本后对我说道:“你这一天又要进山又要积德修行,身旁没个人也是为难你了!

      琛儿对管家很有一套,你若有事不懂趁他在这让他好好教教你。”

      “谢谢婆婆,那以后就麻烦琛哥了。”

      元琛眸色一愣,见我对他微笑后回应了一个更加有温度的笑容,这还是我第一次叫他‘琛哥’,一叫就是若干年。

      香婆对我说道:“今安,我刚去看过陈锋,他已经没什么事了。

      这事你办的漂亮,本来这次过来是想给你镇镇场子,倒是我多虑了!你能在没有任何经验下办事是一种天赋,你要好好珍惜你身后的缘分。”

      我感激的拉着香婆的手回道:“婆婆,这次多亏了墨花,要不是她比较有经验帮了不少忙,这事也不会办的这么顺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