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奉贤搬家公司价格

      苏远宁看着眼前自称周明瑞的男子,有点拘谨地点了点头。

      虽然眼睛告诉他,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华夏同胞,面善、和蔼,就像是刚入职时遇见的,向自己打招呼的同组前辈。

      但是,苏远宁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

      颂念神灵尊名之后见到的,无论长得多面善,都不会只是“前辈”。

      大BOSS还差不多。

      周明瑞看着苏远宁,并没有对苏远宁的拘谨感到意外,他笑了笑,问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苏远宁的脖子梗了梗,他深吸了一口气,才低声回答道:“……用中文念了愚者先生的尊名。”

      苏远宁没有敢看周明瑞的脸,视线只停留在了他放在扶手上的手上。

      只见那双带着手套的手,屈起右手的食指,敲了敲扶手。

      然后,苏远宁听见周明瑞道:“哦,原来是这样。”

      他语气略有些玩味道:“那你会来到这里,倒是在祂的意料之外了。”

      “嘎?”苏远宁惊愕地抬起了头。

      啥意思?

      这和他预想中的回答不太一样。

      这明明只是两个人的对话,怎么又涉及到了“祂”。

      什么时候出现的祂?这里只有两个人一条狗,哪来的祂?

      这么说,眼前的人不是“祂”?

      看着苏远宁脸上精彩纷呈的表情,周明瑞脸上平和的笑容不变。

      他像是知道苏远宁在想些什么似的,呵呵地笑了一声。但他没有解答苏远宁的疑惑,而是问道:

      “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怎么会想到要用中文念愚者的尊名吗?”

      “呃……这……”苏远宁有些犹豫。

      他穿越过来已经有差不多一个多月了,除了最早的一个星期大部分时间被关在黑夜教会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在找回家的线索。

      虽然说只有最后颂念愚者的尊名有了直接的“效果”,推导和验证的过程也比较简单。

      但是,毕竟是从宅知识出发的假设。最后虽然成功了,但其中的验证过程不是很严谨。

      苏远宁非常尴尬,这么宅的知识,实在有点说不出口。

      “如果你愿意说,我很乐意听。”

      周明瑞说,他的眼睛里虽然有化不开的倦意,却也隐约看得出有几分兴趣。

      “而且,我也不是只听故事不给回报的人。”他笑了笑,勾了勾手,伸手挠了挠趴在他身后椅子上的狗的下巴。

      “如果你愿意和我分享一个故事,我……回答你一个问题吧。”周明瑞笑了笑说。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的哦。”他笑着道。

      “不,不不,我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苏远宁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您不用回答我的问题,我也可以和您说的。只是怕我的胡思乱想耽误您的时间……”

      “那你不妨说说看?”周明瑞像是被苏远宁慌乱的模样给逗乐了,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些,“我很有兴趣。”

      说着,周明瑞打了个响指,苏远宁的身后便出现了一张椅子,风将他“推”到了椅子上。

      在苏远宁的手边也蓦地出现了一杯热茶。

      “……”苏远宁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但是,大BOSS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苏远宁也没有再“不好意思”下去。

      “呃,其实,猜想和验证的过程很简单……”

      苏远宁三言两语地就将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从《塔罗的审判》中格尔曼·斯帕罗的名字开始,到愚者教堂搜集信息为止。

      伊格纳没有想要隐瞒坐在自己对面的周明瑞。

      他还没有胆量大到和神明说话还说谎。

      他怕周明瑞迁怒于自己的鲁莽猜测,所以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他。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竟然看到周明瑞笑了。

      这并不是说之前这位前辈没有笑,而是,这一次周明瑞的笑终于到了眼睛里。

      虽然,先前这位前辈一直都是一幅和蔼、平和、平易近人的姿态,也一直是笑着的模样。

      但是,始终让苏远宁有一种疏离感。

      像是他的笑意只是一种形式。

      情感是有的,但是非常淡薄,淡到要用心体会才可以肯定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苏远宁,并没有将眼前的人当做是普普通通的同乡来看。

      所以,在看到周明瑞在听到自己的推理,眼底了有几分意料之外的惊讶和笑意的时候,苏远宁自己也有掩不住的惊讶。

      在他眼前的人,在这一刻突然有了浓浓的人情味。

      “你还挺有意思的,这样都能想到。”苏远宁说完后,听见周明瑞这样道。

      “哈……哈哈。”苏远宁干笑。打算把这个当做是夸奖。

      “那么,你有什么想要问我的问题吗?”周明瑞边用手指弹起了一枚金币,边问道。

      “……欸?”苏远宁蒙了。

      “我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也喜欢等价交换。”周明瑞手指一曲,那一枚金币就消失了。

      “你已经和我分享了这个故事,那我自然要回答你一个问题。”他说。

      “你想知道什么?”

      周明瑞看着苏远宁问道。

      他边问边梳理着掌中小狗的毛发。

      刚刚那只趴在椅背上的小狗在苏远宁说故事的时候就自己跳了下来,非常乖巧地卧在了周明瑞的腿上。

      此刻它一幅非常舒服的表情。

      “……”苏远宁张了张嘴。

      其实根本不用想,问题早就已经在苏远宁的嘴边。

      是一个只有眼前的人,才有可能为他解答的问题。

      然而,当苏远宁想要问出口的时候,他的头突然感到一阵抽痛,精神蓦地开始有些发空。

      他很克制地没有当着别人的面,表现出龇牙咧嘴的模样。

      “头疼?”苏远宁听见周明瑞道。

      “嗯……”苏远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碍事。”

      “应该是你的灵性不足够支撑你待在我这里了。”周明瑞道。

      “有什么想要问的,问完,你就回去休息吧。”

      “好的。”苏远宁本想笑笑,但是脑袋抽抽的感觉,还是让他的表情很难看。

      非常奇怪,一时不疼还好,现在疼起来苏远宁就觉得脑袋抽疼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精神发空的感觉也越来越严重。

      然而,即便是这样,苏远宁还是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严肃。

      这个问题,他想,应该也只有眼前的人能够回答了。

      “我想请问您,您知道,我们还有回家的希望吗?”

      在来到这里,见到这位前辈之后,苏远宁一方面恐惧于他的威能,另一方面,他的心里也有一块沉了下去。

      眼前之人所拥有的能力,已经是可见几乎比肩神明,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还留在这个世界。

      他还能有机会回家吗?

      苏远宁望着周明瑞,只见周明瑞的眼镜后的眼镜似乎凝了一瞬。

      “有希望回到地球。”过了一会儿,周明瑞才回答道。

      “有吗?”苏远宁下意识地反问道。

      他有点不相信。

      “有。”周明瑞点了点头,这一次是用肯定的语气。

      祂靠在了椅背上,双手交叉放于胸前,表情又恢复了当时苏远宁刚见到祂时的善意和平和。

      但祂的回答却不容置喙。

      “当你变强,强到至少成为本途径的天使,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秘辛,就能够知道回地球的希望在哪里。”祂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