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痴汉电车NEXT MOLESTER.2

      凌空飞起一群鱼。

      其中一条好巧不巧,正好落在马武的头顶上,跳了一下,摔在地面,啪嗒啪嗒弹个不停。

      不多时,池面渐渐平静,无锋驮伏着绿叶浮出水面。

      再缓缓打开,露出里面的一人二妖。

      “哎哟,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要翻车。”

      牧长清一脸无奈。

      还好树叶裹得好,不然三个都得变成落汤鸡。

      栗子香有些不好意思,也不跟豆皮争了,嗫嚅……淡淡道:“怎么,你是在怪为师?”

      “呃,弟子不敢。”

      牧长清瞧见了附近的马武,演技立马上线。

      顿了顿,栗子香牵上豆皮小手,飘然上岸,牧长清紧随其后收回无锋,老老实实跟在身后做称职徒弟,顺便不动声色将脸上的唇印擦了去。

      马武如今的态度早已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因为马恒眼瞅着要醒了,面色红润,身体正常许多,修为也在缓慢回升,苏醒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

      所以他心情大好,什么护山大阵,修复坏剑,统统不算事。

      唯一上心的,就是不久后的“天缘大会”,那是每个宗门一年一度的盛事,他方才便是在和众长老商议准备事宜。

      稍稍询问了几下方才的乌龙,马武打头领路,与栗子香聊着天缘大会的事,牧长清低眉垂眼细听。

      所谓天缘大会,其实是一种向天道祈福的仪式,需要不少妖合力布置特殊阵法,才能沟通天道,所以寻常妖是无法办到的。

      而这个祈福仪式完成后,所有参与者将接受专属于自己的天道考验。

      考验方式比较固定,参与者的意识会进入一片虚无空间,领悟天道之意。

      根据领悟的程度不同,天道会降下一种名为“天缘灵液”的东西,此物亦有不同品级之分。

      与功法装备一样,由低至高分为法、灵、禁、仙四等,又细分下中上三品。

      喝了可以全方面改善修行资质。

      通常而言,只要能得到灵级下品天缘灵液,哪怕服用者曾经是个花了三五十年才修到灵涡九层的废柴,依然可以鱼跃龙门。

      鉴于此,历史上曾有过不少次抢夺天缘灵液的恶性事件发生。

      之后为了安全,各个宗门每到此时都会出动全部强者护卫。

      因此越强的宗门举办天缘大会,参与者越多——没错,只要修为到了灵涡九层,是可以去任意宗门报名的,交点报名费就行。

      “这一次,来我天境派报名参与的灵涡九层修士共计二十三名,算上我派自己的,以及牧小友,共有三十五名。”

      马武随口介绍,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道,“凉月仙子上次给的报名费着实太多了些……”

      栗子香一脸无所谓,清冷道:“无妨,就当是给你们补偿一部分护山大阵了。”

      “……”

      扑通!

      马武脚下一滑摔了个真·妖仰马翻,起身后一脸悻悻。

      果然。

      护山大阵果然就是她弄没的!

      奈何他还发不了脾气,马恒在他眼里重于一切,相比之下……

      护山大阵没就没了吧,早晚还能修好,反正现在是和平时期不用担心敌袭。

      再说那次本来就是自己无礼在先,说破大天,也怨不得她。

      只是……她到底怎么做到的?

      想如此不动声色瓦解七流宗门的护山大阵,即便元丹境后期也做不到啊,难不成她是……

      马武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敢多想,但神色却是愈发尊敬。

      不多时,他亲自将牧长清三位带到暂住的两间屋子,并各安排两男两女共四名弟子站岗,随时听候吩咐,自己则拱手离去。

      临走时强调道:“天缘大会定于十月一日,还请牧小友尽快到达灵涡九层,不然无法参与。”

      牧长清对此不太担心,这些天他基本到了灵涡七层与八层的分水岭,稍稍努点力就能到八层。

      剩下十天,从八层到九层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天色渐暗。

      房间内,牧长清认认真真打坐修炼。

      不知何时感觉灵涡轻微颤动,很快又归于平静,再内视己身时,发现灵涡容量扩大了些。

      “五天才突破,有点慢了啊……”

      牧长清喃喃自语。

      顿了顿,从手镯内摸出之前栗子香送给他的那些灵符观摩片刻。

      这东西他虽然还没用过,但肯定是好东西,要是自己也会做的话岂不美哉?

      要知道必要时候,灵符可是能反杀或者救命的。

      不如去找栗子问问,再看看能不能顿悟吧。

      心想着,牧长清起身,迈步出门,正巧遇上隔壁屋的栗子香也同时出门。

      二人心有灵犀,嘴角轻扬,表面上却很是平静。

      “长清,随师父出去走走。”小白狐合上门,淡淡道。

      “是,师父。”

      一名女弟子见状小声提醒道:“凉月仙子,一会儿该到用晚膳的时候了,您……”

      栗子香点点头:“我知道,只是到处走走参观一下,很快就回来。”

      “好的,您慢走。”

      二人很快消失在几名弟子视线中。

      天境峰单论面积其实不如三个外门峰,但架不住内门弟子也少,还分了一部分在下边的绝伦峰,所以一路过去居然半个妖影都没见着。

      二人脚踏积雪,顺着一条小路穿过小树林来到悬崖边。

      栗子香左右瞧了瞧,发散灵识观察附近是否有灵力波动。

      见没有,面色一喜,放慢步伐等牧长清跟上,将自己小手白给了过去。

      牧长清愣了愣,伸手握住,心虚似的东张西望,小声道:“你不怕被看见啊?”

      “没事啦,我的灵识时刻观察着附近呢,只要是蕴含灵力波动的东西就逃不过我的感知。”

      “这样啊……”

      牧长清放心了,大手用力握紧,“所以灵识就是雷达?”

      “雷达?”

      “就是地球上一种用于观察特殊事物的东西,那些事物是肉眼看不到的。”

      栗子香若有所思:“那应该差不多,灵识也只能用于观察肉眼不可见的灵力波动,其他的看不着。”

      “总之就是不用担心被发现呗?”

      “是的呢,等你到了天缘境就可以用……呀!”

      话没说完,俏脸上被吧唧一口印上些水渍。

      栗子香面色微红,轻拍了下某人胳膊,娇嗔道:“长清越来越坏了~”

      “咳,亲个脸而已,又不是亲嘴。”

      “你倒是想呢,才不让坏人亲嘴,哼!”

      说罢傲娇似的撇过头。

      顿了顿,又窝进牧长清怀里,抬眼眺望远方。

      这里面积特别小,但比起竹林那处悬崖视野更开阔,毕竟有大约两千米落差,离山脚更是达到三千米,目之所及——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牧长清脱口而出,“出自唐代,杜甫《望岳》。”

      “你这人真是……”

      “是什么?”

      “耿直呀~”栗子香轻笑,又认真道,“其实你只要稍微昧着点良心,说这些诗词都是你写的,哪怕你是个人类也会受到很多妖尊敬。”

      见牧长清要反驳,她又补充道,“当然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你有原则,有底线,能吃苦,所以即便没有树神当初的预言,我也会喜欢你的,长清……”

      “嗯?”

      “你……要不要亲我嘴呀?”

      “……”

      牧长清眨眨眼,又皱了皱眉,似乎在做思想斗争。

      片刻后从手镯内摸出一张灵符,故作严肃道:“栗子小姐,我不是那种人,我是来学习灵符的!”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