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柳四听了一身冷汗,“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啊,我哪知道……”

      “文和先生的女人跟你说过,‘你知道她是谁啊?’还记得不?”

      柳四的汗一滴滴滴了下来,虽然说文和先生自己不知道,但是那个女人的确是这么说过。

      “拉下去吧!”武安更面色一冷。

      四周的气氛开始压抑起来,空气慢慢冷却……

      “等一下!”圈外有个人喊道,人群让开了一条路。

      张任走了进来,贾诩跟着,张任看了看武安更,走到紫妨旁边,“没吓着你吧!对不起!你等一下!”

      张任走到柳四跟前,大声说:“诸位,你们都是我的兄弟,你们为我卖命,我很感谢,这事跟我有关就要判死刑吗?不,兄弟们,我们山寨没有制定真正的规则,那么是我的错,本来我该自裁,但考虑要一起做大事,现在我削发代首!”张任左手拔出刀,割掉自己半截头发,剩下半截头发在风中飞舞,这时代,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可随意割除的,这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割发如同割除首级一样,片刻间场中安静下来,都看向张任。

      “现在摩天岭没有制度,很快可以出台,现在我只说三点,第一,我们摩天岭不扰民,不乱杀无辜,第二,除非女人自己同意,我们才能碰,谁乱碰,哪里碰了割掉那部分,未来我会为诸位解决女人问题,每一个人都会有,第三,部队纪律按大统领给你们制定的。”

      “今天这气氛,我想柳四是犯了错,作为男人,我的朋友差点被柳四冒犯,我应该杀了他,但是我希望柳四记得今天的事情,在战场上立功,但是他冒犯了他的上司,割掉左手小拇指以示军纪,但未来制度出台后,谁再犯了制度,就按制度处罚!柳四服吗?”

      “柳四愿服,柳四谢少主不杀之恩!”柳四没想到自己从鬼门关回来,对张任感激涕零。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柳四明天去武安日那里领处罚!大伙继续,记得刚才颁布的临时章令,别触犯!今晚姑娘随便追求,但必须姑娘本人同意,希望诸位玩的尽兴!”

      “少主万岁……”

      “少主万岁……”

      ……

      张任用手一压,示意停下来:“刚才说万岁的,一定是首阳山刚来到摩天岭的兄弟,因为摩天岭的兄弟早就知道,我让所有人不准称我万岁,千岁也不行,明白了吗?”

      “谨遵少主指令!”

      “谨遵少主指令!”

      “谨遵少主指令!”

      ……

      张任走到紫妨身边:“对不起,没为你解恨!”

      “不,你这样做已经很好了,名不正言不顺!你的决定我都支持!”紫妨脸微微有点红,毕竟被大伙视为张任的女人,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这算是夜宴的小插曲,这些本来就是打算跟着伊家归顺摩天岭的人,迟早都是在那块地方找自己的男人,这些张任武安日等人就没去管了,对于张任来说就在考虑怎么让这些女人赶快生下下一代,那么十几年后又是一拨年轻的精锐,那么还有个问题就是这年代女人生孩子等于一脚踏入鬼门关,还有人口越多,病菌越猖狂,张任只记得这时代有两个神医,一个是张仲景一个是华佗,只是这两人都是不会入摩天岭的,至少目前不会,不过,自己左慈师傅有几个徒弟啊,丹宗制药,应该会治病吧,至少自己葛五师兄医术很高超,那次赵先受重伤可以看得出来,看来需要找葛五师兄问问。

      第三天所有人将地里的粮食收起,第四天在武安日的安排下,准备了六、七十组人马,分三条路,不同时段出发,张任决定带贾诩、解语、紫妨等人上摩天岭,毕竟相互都清楚了,而且除了紫妨都有意中人了,相对安定下来,而张任同时通知张瑞搜罗大夫。

      几天后,张任等人陆陆续续回到摩天岭,摩天岭留守的看到回来的几乎人手一个美女,顿时沸腾了,在张任和武安日的压制下太平了几天,张任和武安日早到,在武安日通知下,阎行也将队伍带回,还有白石山所有的财宝,等所有摩天岭的头领到齐,张任组织下,所有头领在议事堂开会,张任看着堂下的人,武安日、贾诩、赵先、高顺,张牛角、武安更、武安国、徐荣、阎行、秋雨、管敏、程斌、徐茂、伊岑、伊姗、墨后、马钧、公输武、火山,还有花解语,来了几天花解语明显成为山上的女人中最为核心的,都叫她姐姐!岁数比她大的没那么多知识,达者为师,所以所有的女性都对她服服帖帖的。

      “今日我们第一次人聚集齐,除了我师弟赵云,我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大统领想必大家都认识。”张任的右边是武安日,左边是一个文人,几乎没有人知道,但很快张任就要介绍这个文人。

      “下面,我一个个任命,点到名字的,自己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

      “是!”众将喝道。

      “文和先生!”

      贾诩站起来朝所有人拱拱手:“诩见过诸位!”。

      “这位是文和先生,文和先生姓贾名诩,列为摩天岭军师之职!”

      “赵先,字亮红,轻骑统领!”

      赵先站起来,身子笔挺,朝大家拱了拱手:“赵先见过诸位!”

      “张牛角,为镇山统领!”

      张牛角站起来,朝所有人一拱手:“在下张牛角,初次到摩天岭!”

      “高顺,字伯弈,步兵统领!”

      高顺笔挺的站起来,朝所有人拱了拱手,并没有说什么。

      “武安更,重甲骑兵统领!”

      武安更站了起来,朝所有人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大家应该都认识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