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靠比视频

      “才不是!”华眉哼道,“是我自己看不下去才来的,和我家小姐没关系。你打算怎么办?真去当兵啊?”

      曾小鱼点点头,“我觉得当兵也没什么不好。”

      李炎也说道,“对啊!我也去当兵。”

      “两个傻子!懒得跟你们废话!”华眉转身就走,可是她刚迈步出门,眨眼间又折了回来,把门关死后靠在门板上大气都不敢出。

      李炎见她怕成这个样子,起身问道,“怎么了?”

      华眉向外面指了指,“他们来了!”

      曾小鱼和李炎同时问道,“谁来了?”

      华眉低声道,“狼峰山的人!”

      两人同时愣住。

      狼峰山的人效率之高完全超乎想象,他们不但把顾家庄围了,还把段五的尸体也带了过来。

      曾小鱼知道,现在没有张青阳坐镇,大麻烦真的要来了。

      顾家庄虽然不小,可是能派得上用场的家丁却不多,狼峰山的人足有上千之数,把顾家庄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曾小鱼让李炎陪华眉在房里不要出来,可李炎却不愿意,一定要跟在他身边,他只得让华眉先回华天琳那里去,然后和李炎一道来到门口。

      顾飞龙正在和一个面容粗豪的汉子理论,那人身后站着的正是白日里见到的段三。

      段三一见曾小鱼出来,立即大叫道,“大哥,就是他说的!”

      那汉子看向曾小鱼,眉头皱得更紧,“小娃娃,你过来!”

      顾飞龙忙道,“大爷,事情来龙去脉我已说清,请大爷给我个薄面,能否过了今晚再说?”

      曾小鱼知道这人便是狼峰山的带头大哥,上前一步说道,“曾小鱼见过段大爷!”

      “你认识我?”段老大上下打量着他,“新郎官?”

      曾小鱼心说这人智商有点余额不足,别人一口一个大爷叫着,傻子才不知道他是谁。

      曾小鱼点头道,“没错,今晚我娶媳妇。大爷是给我贺喜来了吗?”

      “贺喜?”段老大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段五的尸体说道,“贺喜的事一会儿再说,我对你讲的故事很有兴趣,你来告诉我,一个人撞到桌角,是怎么把脸磕成那样的!”

      曾小鱼道,“这还不简单,找张桌子来,让你的兄弟现场演示一下不就行了。”

      段老大哈哈一笑,“好主意!顾庄主,麻烦借张桌子吧!”

      顾飞龙不停地向曾小鱼使眼色,可曾小鱼自顾自地说着话,就象没看见一样,他只得叫人抬了一张桌子出来。

      “这张可以吗?”段老大问道。

      曾小鱼道,“不行,这张桌子桌角太圆,磕不死人。”

      段老大抽出大刀,刷地一下把桌子砍去一角问道,“现在可以了吗?”

      曾小鱼趴上去仔细看了又看,摇头道,“角度不对,磕不出一模一样的效果。”

      段老大身后的另一个大汉叫道,“大哥,他在耍你!”

      啪!

      段老大狠狠地抽了那人一耳光,“就你能!用得着你说吗?他喜欢耍花招就让他耍,我倒想看看他能耍出什么结果出来!”

      段三拉了那人一把低声道,“二哥,让大哥处理就好。”

      曾小鱼反复看了几遍,不停地摇头,段老大不耐烦道,“到底好了没有?”

      曾小鱼道,“大爷,你来看,问题就出在这里!”

      段老大凑近道,“哪里?”

      “这里!”曾小鱼后退一步,闪电般夺下他手中的鬼头刀按在段老大脖子上,“别动!”

      众人大吃一惊,纷纷上前,曾小鱼把段老大的头按在桌子上,在他腿弯处踢了一脚,段老大跪了下来。“让你的王八崽子们躲远点!”

      曾小鱼把刀背往下按了按。他没想到身为老大的人竟然拿着一把不到五斤的轻刃刀。

      顾飞龙大惊道,“小鱼,不可乱来!”

      刀的重量虽然不算重,但足够锋利,段老大脖子上已然见血,他这才惊觉眼前这个少年不是在和他开玩笑,急道,“都退回去!”

      李炎手持打狗棍走了过来。曾小鱼把刀交给他,拿过打狗棍说道,“小炎,段大爷要是不听话,你就把刀往下压一点。”

      “好!”李炎兴奋地握住刀柄,死死盯着脸色惨白的段老大。

      曾小鱼环顾狼峰山众人,高声道,“今天兄弟我大喜,你们不来送贺礼也就算了,抬个死人过来算怎么回事?真以为我曾小鱼好欺吗?”他转向段老大,“大爷,兄弟我也不和你较真,我就当你给我送的贺礼,图个红红火火的利势,让你家五爷给我点个灯笼如何?”

      “不行!”

      “杀了他!”

      狼峰山众人叫喊起来。

      段老大脖子上的血已经流到桌面上,他咬牙道,“听你的,烧!”

      虽然不愿意,但是老大在人家手上,段家几兄弟极不情愿地把段五的尸体吊起来,浇上火油,一把火点了天灯。

      顾飞龙脸色一片死灰。

      曾小鱼的任性胡为,让狼峰山和顾家庄的仇算是结死了。

      “兄弟,你的事就此作罢,以后绝不再提,可以吗?”段老大咬牙说道。

      曾小鱼想了想问道,“你的话能信吗?”

      段老大道,“我段老大言出必行,说话当然算数。”

      “好!”曾小鱼向李炎使了个眼角,李炎会意,把大刀移开扔到桌上退到他身后。

      段老二和段三赶紧冲过来给段老大包扎伤口,而另一个人却挥舞着大刀向曾小鱼冲来,“小子,我大哥答应了你,我段老四可没答应,还我五弟性命来!”

      曾小鱼把打狗棍向前一指,“你想让你大哥说过的话变成臭狗屁吗?”

      “我不管!”段老四怒吼着往上冲。忽然,一把大刀从侧里飞出,扑的一声插进他小腹,段老四愣愣地看向大刀来处,鲜血从口中溢出,“大……大哥,为……为什么?”

      为什么的答案他不可能听得到了,段老四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我说过的话,谁敢违背,这就是下场!”段老大咬牙切齿地说道。

      狼峰山众人都低下头去。

      曾小鱼拍手道,“好!大爷果然言而有信,小鱼佩服!”

      段老大冷哼一声抽出带血的大刀看向顾飞龙,“庄主,我五弟怎么死的,我不再追究,但是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庄主务必应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