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omi所以作品在线观看

      啊?

      水牢?

      这可是黑木崖最可怕的地方。

      任我行可不在乎迟百城和上官云的看法,他是在下命令,而不是征求意见!

      “走,跟我来。”

      水牢里森寒无比,不知埋葬了多少枯骨,个顶个的高手,非长老以上级别的教众,连进入水牢的资格都没有。

      能死在水牢里,也不知是荣幸还是凄惨。

      只见,水牢中曲洋的左右锁骨被铁链穿的死死的,浑身伤痕累累,已不成人样。

      莫不是听声音,差点没认出来,这就是威风八面的日月神教曲长老,竟落到如此境地。

      “我是忠心的、忠心的…我没有背叛、没有背叛。”

      “教主,放我出去,我是忠心的,我没有背叛啊。”

      隆!

      水牢石门开启,任我行三人走下阶梯。

      “教主,我没有背叛你啊。”

      任我行左手一吸,掐着曲洋的脖子,气的不打一处来。

      “还说没有背叛我?”

      噗通!

      任我行无情的将曲洋往水底摁,喘不过气来不说,差点没淹死他。

      “那为什么见到北斗七星兽不放信号?”

      曲洋就是想立头功,所以…。

      嘭!…

      任我行把曲洋的脑袋当成锤子,抓着他的脚,不停的往石壁上撞,看的迟百城和上官云胆寒无比。

      “立头功、立头功…我让你立头功!”

      噗通!

      见曲洋快顶不住了,任我行才把他丢回水里。

      “你是不是怕上官云抢功,故意乱放信号?”

      曲洋那个冤啊,真没有啊,那个信号不是他放的。

      “还不承认?”

      “给我拿辣椒粉和盐来。”

      曲洋本来都快晕过去了,被这么一吓,又清醒了。

      “不要啊,教主。”

      哗嘶!

      手下提来一桶辣椒粉和一桶盐,任我行想都没想的扔到曲洋头顶上,混合撒下。

      曲洋的伤口还没愈合呢,再被辣椒粉和盐这么一刺激,犹如万蚁钻心之痛,生不如死。

      “教主,我是忠心的。”

      嘿,任我行还就不信了,这曲洋的骨头就这么硬?

      “我就不怕你不说,让你尝尝鳄鱼的滋味!”

      曲洋肝胆俱裂,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

      “不要啊,不要…。”

      迟百城和上官云本想说点什么,却被任我行一个眼神给瞪怂了。

      “放鳄鱼。”

      迟百城慌的一批,一旁的上官云更是看呆了,感觉下一个就会到自己一样。

      迟百城终究还是下不了手,但任我行的命令又不可违背,只好仗着官大一级压死人,对上官云发号施令起来。

      “你怎么还不动?”

      “教主的话你没听见?”

      上官云这才反应过来,在场四人中,自己和曲洋的地位是最低的,急忙开启水牢机关。

      轰隆隆!

      万斤玄铁栅栏升起,水牢之中不再分区域。

      “教主,鳄鱼来了。”

      眼看曲洋就要成为鳄鱼的口粮了,任我行再次逼问。

      “快说,是不是你放信号搞的鬼?”

      数十只鳄鱼逼近,曲洋动弹不得,心中的冤屈和苦楚更是无人能懂。

      “不是我。”

      扑通。

      多年情谊,曲洋虽莽撞了些,但为人忠厚老实,迟百城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冒死进言。

      “教主,我看,这肯定是误会了。”

      任我行微微皱眉,并未言语。

      “教主,我们见面的时候,他确实是和您在一起的呀,不可能是他搞的鬼。”

      扑通。

      迟百城都不怕死,上官云这时候要是怂了,传出去,江湖上怕是要说他无情无义、贪生怕死了。

      “对对对,要不就是恒山派的人。”

      “请教主三思。”

      任我行要是再犹豫下去,曲洋真快顶不住了,被咬死真是分分钟的事。

      “教主,请三思。”

      日月神教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高手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任我行还是选择放过曲洋。

      “暂且相信你。”

      嘭。

      铿!

      锵!

      任我行纵身一跃,两掌拍断铁链,亲自把他救了出来。

      扑通。…

      迟百城和上官云大大松了口气,双膝跪地、磕头奉承。

      “教主明鉴。”

      嘭。…

      最感动的还是曲洋,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不停的磕头跪拜,额头都磕出血来了。

      “多谢教主不杀之恩。”

      任我行不耐的摆了摆手,看都不看曲洋一眼。

      “起来吧。”

      曲洋还是跪在地上不敢起来,还是迟百城和上官云把他给扶起来。

      “起来吧。”

      “走吧。”

      三人跟随任我行走出水牢,回到日月神教正殿。

      任我行功力深不可测,三人不敢放肆,特别是曲洋,真是吓破胆了。

      扑通。…

      三人皆是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连头都不敢抬。

      “教主。”

      “谨听教主吩咐。”

      任我行高高坐于宝座上,顿了顿后,皮笑肉不笑了起来。

      “哈哈…为了证明你们的忠心,给你们每人再服一粒三尸脑神丹。”

      一般来说毒性越强的毒药,名字越无害,像“三尸脑神丹”这种听名字就恐怖至极的毒药相当少见,它是日月神教用来控制教众的神奇毒药。

      “三尸脑神丹”中里有尸虫,平时并不发作,但若到了每年端午节的午时不服克制尸虫的药物,原来的药性一过,尸虫便脱伏而出。

      尸虫一经入脑,就能使人行事狂妄颠倒,比疯狗尚且不如,其人行动如妖如鬼,再也不可以常理测度。

      据说理性一失,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当世毒物,无逾于此。

      再者,不同药主所炼丹药,药性各不相同,就算你知道解药的配方,也解不了任我行所制丹药之毒,毕竟炼药手法不同。

      咕嘟。

      曲洋这回是真老实了,一点犹豫没有,上前从任我行的手心拿过一颗“三尸脑神丹”,当面吞了下去。

      任我行摸了摸脸颊,点了点头,满意的嗯了一声。

      咕嘟。

      紧接着,迟百城也上去了,也是拿过一颗“三尸脑神丹”,当面做了个极其明显的吞咽动作,还张嘴给任我行看,口中已无丹。

      轮到上官云了,但他却怂了。

      “教主,我们不是都已经吃过一粒“三尸脑神丹”了吗?”

      “怎么还要吃?”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