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气直播软件

      吴明经过一个月的调理,被红麻药摧残的身体已经逐渐好转。

      李耀强和王羊二人做了手术,通过几味丹药仅仅住了十几天就从医院出去了。

      自从他的伤势好转了,就从VIP贵宾室转移到普通的医务室。

      由于这是学校的医院几乎没有什么伤员,显得很空荡。

      整个医务室有十张床铺,每个床铺只隔了一张蓝色的窗帘。

      自从王羊他们出院后,吴明一个人住后每天都会换着床睡觉。

      今天是吴明住院的最后一天,吴明显得有些孤独。

      在住院期间只有白小小偷偷来看过他一次。

      从小小口中得知训练极其残酷,李耀强想来看他结果被抓了,被关了好几天的小黑屋,据他说在小黑屋里李耀强都有退出的意愿了。

      倒是王羊一点也不关心自己,这几天连王羊的消息都没听过,吴明显得有些寂寞,果然一天不被嘲讽浑身难受。

      吴明你猜谁来了,白衣护士小姐端着果盘放到吴明床边。

      吴明兴奋的的问道,有人来了吗?

      护士小姐姐露出笑容,是王队长来了。

      他啊……吴明一开始还挺兴奋,听到王队长笑容便变得僵硬。

      王文峰几乎每天都来看他,但他来可不是来看望吴明的,是那吴明做实验的。

      吴明躺在被窝开始装睡,他可不想在吃王文峰给他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每次吃完都要在厕所蹲半天。

      王文峰面带笑容,吴明老弟我又来看你了。

      呼……呼……呼……

      王文峰从来不惯着吴明,从自己的裤兜中拿出一个红色小盒子,打开小盒子拿出一根针。

      直接将针刺入吴明的屁股中。

      卧槽!!!

      队长你要杀了我?

      王文峰一脸冷漠,快来试药,说着把手中的绿色药丸递给吴明。

      吴明看着棕色与绿色混合在一起的药丸,捂着嘴我不想死放我一马队长。

      王文峰瞪着吴明,我说了这药可以让你变强,快给我吃了。

      吴明怎么会轻易区服,捂着嘴任由王文峰怎么说他也不吃。

      王文峰见吴明宁死不屈,强行用蛮力撬开吴明的嘴,抵着吴明的嘴将药丸塞进去。

      刚进吴明的嗓子眼,吴明就感觉很恶心想吐出来,王文峰怎么能允许这种事发生,直接把手伸进嗓子眼把药丸抵下去,吴明难受的眼泪都出来了。

      药丸进入吴明的胃里,我去这怎么有一股大自然的味道。

      做出这药丸我可花了不少的功夫,我结合了花,草,树皮将他们磨成粉又找木元素觉醒者注入木元素,最后通过药炉凝聚成丹药。

      这玩意还能吃吗,吴明干呕试图将药丸吐出来。

      王文峰一拳将吴明打到在床上,药丸顺势落入胃中,好好感受这种感觉别光顾吃。

      你他喵的每次都给我吃元素,那次吃完不都是肚子痛的要死,最后被迫吐出来,还有那些东西根本不能吃我也不想吃好不好,

      王文峰表情没有任何起伏。

      阴着脸。

      恩……

      知道了……

      果然吴明很快就感受到自己的肚子传来异样感,捂着自己的肚子跑向厕所。

      吴明刚下床,就被王文峰拉住。

      现在不行!

      不能这么快把元素排出去。

      你他妈滚吧,我真的憋不住了。

      王文峰一个手刀将吴明打的浑身发软,拖到了床上。

      吴明带着哭腔骂道我特么的日了狗,怎么遇到了你这个畜生。

      过了一会吴明已经受不了了,肚子痛的要死。

      你要杀我就给个痛快,别折磨我了。

      王文峰没有理会吴明,拿起笔和一个黑色小本本,写到今日依然失败了实验体一号又没有成功。

      行了去厕所吧。

      吴明几近绝望,听到去厕所终于松了一口气,狂奔向厕所。

      ……

      吴明完事后回到病房。

      王文峰手中多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对了这茶是本来是送你的礼物,但看你今天肚子那么难受我就替你喝了。

      吴明躺在床上,如果你没事就走吧我要休息了。

      噢!那我走了,本来还想告诉你个事呢,看你今天的态度就算了。

      你丫的,气的吴明直咬牙。

      但还是搭着笑脸温柔的问道有啥事啊。

      今天放假了我挺开心的,就是这样。

      说完王文峰带着他所谓的礼物离开了,只留下吴明一个人。

      吴明在心中已经把王文峰杀了一万遍了。

      等下他们放假了?

      那也就是说王羊他们也放假了!

      吴明有些激动,难道他们要来看我想想就激动。

      在门外王文峰蹲在地上,按顺序输入元素行不通。

      难道要一同将元素打入身体,可这样元素在身体里相互冲突像高压锅一样在爆炸。

      看来回去我要好好构思一下。

      ……

      半夜吴明看了眼闹钟,十二点了怎么还没有人来,可能他们出去玩了吧。

      吴明有些失落准备躺在床上睡觉了。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脚步发出的声音很小,不过吴明已经是F级觉醒者可以听的很清楚。

      门被轻轻推开,发出嘎吱的声音,进个人静悄悄垫着脚进来。

      他不会睡了吧白小小有些担忧的问道。

      李耀强小声说道我也这么觉得的。

      呵呵那个煞笔不知道那得到的消息,知道咱们要来还给咱们留门了怎么可能睡觉

      吴明听到他们几个人的声音,激动的从床上爬起来。

      小声道各位我在这里。

      是吴明!

      李耀强白小小二人凑过去,走到吴明床边。

      吴明看到两个身着迷彩服的人向他缓缓走来,因为天比较黑吴明随手把床边的台灯打开。

      在微弱的灯光照耀下,吴明看清了二人的面容,差点没喘过气。

      别吓我兄弟你们俩谁啊,咋和最西边的非人一般黑

      二人的皮肤已经漆黑,黑的和煤炭一般,脸上坏挂着迷彩。

      白小小飘逸的头发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光头。

      刚看第一眼吴明根本分不出来这两个人是谁。

      仔细观察吴明才分清,皮肤最黑的是李耀强,皮肤一般黑的是白小小。

      白小小自嘲道:吴哥怎么样是不是变帅了。

      是确实变帅了,吴明竖起大拇指。

      李耀强笑着看着吴明,这些个不重要,你猜今天谁来了。

      不会是那个男人吧~

      吴明淫笑道。

      不错就是王羊,李耀强将们口处的王羊拉进来。

      王羊也变得很黑,头发也成了板寸,不过好在他的五官比较细致,很容易分辨出。

      王羊拧着头不愿意看着吴明,傲娇的说道,我是被他们拖着过来的,要不然我才不会来这里看煞笔,毕竟看煞笔容易被传染成煞笔。

      吴明不在意王羊的谩骂,反而高兴的笑了。

      好兄弟!

      吴明扑向王羊。

      王羊大意了没有躲开,用手抵着吴明。

      滚滚滚滚滚滚……

      吴明死死贴着王羊。

      王羊急了一个手刀打中吴明后颈。

      吴明被击中后感觉身体软趴趴的。

      我去你们王家咋都喜欢这种招式,还他娘的打同一个位置。

      哼!王羊走出病房。

      明哥别看王羊那样,他老关心你了,每次都挑头让我们来看你,他自己要面子不敢来。

      谢谢各位来看我。

      要是……

      吴明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可惜胡兵他已经不在了。

      众人沉默了门口的王羊也低下头。

      听说他们门派,就胡兵一个人通过测试进入觉醒者试训中,现在连门派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白小小想起了什么,走咱们出去看看他吧,现在胡兵的遗体还在殡葬馆里。

      好!

      吴明换好衣物,跟着三人走出医院。

      殡葬馆一般只有同妖物战斗致死的英雄才能进入殡葬馆,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三人从医院出来,医院在地图的左侧,而殡葬馆就在医院的下面。

      吴明四人一同在小路上散步,时不时花香从吴明身边拂过。

      现在已经很晚了,门外只有昆虫的鸣叫以及晚风的吹拂声。

      四人在路灯的衬托下显得很孤单,从左往右排,李耀强,王羊,白小小,吴明。

      吴明看到不远处一个男的抱着一个女孩,从哪缠缠绵绵。

      我去兄弟萌你看,哪里有人搞事情。

      吴哥你小点声,白小小捂住吴明的嘴。

      那对小情侣注意到了吴明四人,尴尬的跑开了。

      你个蠢货,王羊捂着头。

      吴明反问道。

      咋啦?

      你还想看?

      王羊:你……

      我也想要甜甜的爱情,三人诧异的看着李耀强。

      李耀强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微红,我没谈过。

      妈的好像我谈过是的,吴明抱怨道。

      白小小你呢,别告诉我你谈过。

      那个……我可以说我谈过吗。

      什么!

      三人惊讶的看着白小小。

      尤其是王羊,从他眼睛中明显看到一丝嫉妒。

      吴明指着王羊,你不会没谈过吧。

      王羊不想理会吴明只回了两个字。

      呵呵。

      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到殡仪馆前,看到殡仪馆三个大字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全部消失。

      吴明有些害怕,心中的自责感,压的自己喘不过气。

      王羊的表情有些凝重,走吧我们点看看他。

      三人怀着不同的心情进入殡仪馆。

      走进殡仪馆里面的寒气逼人,在前台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他的满脸都是被岁月所侵袭的痕迹。

      孩子们来这里看谁啊。

      李耀强小声说,我们找一位叫胡兵的少年。

      在208号房间,去看看他吧,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几人都有些紧张一同小声谢道老婆婆。

      李耀强走在前面领着大家像208房间走去。

      吴明低这头,他心中很不甘,甚至无法面对胡兵的尸体。

      墙上镶这白色的瓷砖,在最上方有一盏盏白色的小圆灯。

      四人走到208,白小小拍了拍吴明的后背,你不用自责,该自责的是我。

      吴明感受到白小小内心的压力更大。

      推开白色的铁门,四人走进房间,四周都是箱子箱子上面标着名字和编号,在正中央的地方一张白床上躺着一具尸体。

      而胡兵的尸体在正中央的床上。

      吴明鼓起勇气走到尸体前,看着胡兵,如果不是胡兵吴明和白小小都可能死在骷髅妖怪手中。

      兄弟下辈子再见,此时此刻吴明发誓如果有机会一定报答胡兵的恩情。

      四人离开殡葬馆,来到操场王羊看着三人兄弟们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我说过如果出来了要喝酒的,我王羊不喜欢喝酒,但今天我们依然要在这里不醉不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