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谷心音情人套房

      柳拂云见轩主提及轻月之事,随即执礼俨然道:“我已无意重回宗门,更不愿将轻月带至北境,日后,还望岳父大人能代为照顾轻月,留他在长歌轩中生活,莫要让他再回霸刀了,那...那并不适合他,梦回想必也不愿如此。”

      轩主听得柳拂云愿将轻月留于长歌,心下甚喜,便向柳拂云缓缓道明先前与李白所议之事,即让轻月拜李白为师,于轩主门下登册,并隐瞒轻月的身份。

      提及隐瞒身份,入司家宗祠之事时,轩主还担心柳拂云会有所异议,故而言语间也是极为婉转。

      但柳拂云闻得轩主如此设想之时,却是大喜,若能让轻月不为上辈之事所累所扰,其意也正合柳拂云之心。

      况且,他对于自家宗门早已是失望透顶,更念及与司梦回之情,念及于司家有所亏欠,故而对于轻月入司家宗祠之事,也是欣然同意。

      若能如此,轻月在长歌轩中有着轩主、李白、松老等人的照料,无疑比在自家北境生活更让柳拂云安心。

      两人于轻月之事议定,心中皆是甚喜,轩主即向柳拂云浅笑道:“轻月之事既定,不知你日后又有何打算,若是不愿重回北境,不如就来长歌轩暂居,也好陪一陪轻月和我这老头子。”

      柳拂云闻言,惭愧道:“我哪还有脸居于长歌轩之中,况且,若要向众人隐瞒身份,我又怎可久居观月湖之中,待轻月之毒得解,我便打算前去寻找康雪烛这恶人的踪迹,终要查明此事,为梦回报得此仇才是。”

      轩主闻柳拂云提及报仇之事,随即应道:“太白兄已命其大弟子韩非池前去恶人谷探明此事,至于你父亲那边,我也会前去说明,你莫要心急,待非池传回消息后,再寻报仇也是不迟。”

      柳拂云轻轻地摇了摇头应道:“拂云家事,怎能只让他人为我劳碌奔走,那曲刹心毒害我子,康雪烛诱拐我妻,此仇若不得报,何为人也,岳父大人不必担心,我自会小心行事。”

      轩主见柳拂云提及此二人之时,言语间竟是难掩怒意,心中担心柳拂云会冲动行事,正欲劝其莫要莽撞之时,便听闻远处传来一声急呼。

      “司兄、柳家小子,海老头他们已经出来了,速回。”轩主与柳拂云闻声便知是松老呼喊,听其言语间尽显喜意,轩主与柳拂云也不由得心头一喜,两人随即停住话头,各自施展开身法轻功,向着松室方向掠去。

      霸刀武学虽不似长歌有内外之分,但专精外功刀法,仅以一部《北傲诀》,一柄傲霜刀,便已使得霸刀山庄之名屹立江湖数百年而不倒,而这《北傲诀》中所载身法——雷影风踪,更是以迅影疾驰闻名,若单以直线突进速度而论,尤胜长歌轩身法——九州踏歌,便是与那江湖排名第三的点花追月相论,也是不遑多让。

      而长歌轩下,不论是莫问琴心,亦或是相知剑意,两者所修身法俱为九州踏歌,以飘逸灵动闻名,更擅于于对敌之际闪转腾挪。

      但柳拂云与轩主虽各施其门派轻功,却是同时赶至松室,二人心中迫切之际,皆是全力奔走,只因轩主内力之雄浑,远在柳拂云之上,聚内息于足下,令其所施九州踏歌的速度竟丝毫不弱于柳拂云全力所施之下的雷影风踪。

      柳拂云见轩主竟能与自己并肩而驰,甚是惊佩。昔日里与司梦回嬉戏逐闹之际,也曾是暗自比较过两家身法轻功,他自是清楚若以速度而论,长歌轩身法应是远远不及自家雷影风踪的。

      虽是时常听闻长歌轩轩主司玄净,其实力不在父亲柳风骨之下,但却从未亲眼见过轩主出手,此番得见轩主实力之一角,便是向来自负的霸道柳拂云,也不得不承认,轩主为江湖中人称得天琴之名,绝非坊间虚言。

      二人入得松室,便见海清怀抱轻月,坐于床榻之前,而海无量却是盘坐于塌上,其身后李白正用双掌抵住海无量身背,输以内力,助其打坐调息。

      海无量头顶不断冒着丝丝白气,柳拂云与轩主见此便知,海无量应是内力施用过甚,以致气虚,故而也不出声打扰,只在一旁静待其调息完毕。

      静待之时,柳拂云便以眼神询问床前海清一切可好,海清见柳拂云略显焦急地看向自己,便向柳拂云颔首轻笑,以示一切安好。松老见轩主入内,也是轻拍着轩主肩头,面露喜色地点头示意其安心。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盘坐床间的海无量与李白二人便已收神屏息,睁开了调复之际静闭的双眼。松老见二人调息完毕,便如同变戏法一般,向两人递上了热腾腾的毛巾。

      海无量接过毛巾,略微擦拭了下脸颈间的汗水,便即开口向轩主与柳拂云说道:“轻月之毒,服药后已被我引向丹田,现下已无需担心。想必不出半年,这血液中的毒素便会全数汇于丹府之内,待到那时,万虫噬体之痛便会发作,但海某方才于推拿之际,便是想到一法,可解此噬体之痛。”

      众人闻言,皆是面露喜意,柳拂云急问道:“敢问海先生,是为何法?若能解此毒痛,当真是意外之喜。”轩主此刻也是紧握住负于身后的双手,盼得海无量释疑。

      海无量见众人面上喜色,却是肃然道:“此法便是待毒素全数汇于丹田之时,将轻月丹田,以内力化去,虽会致其体弱,再难于武道之上有所建树,但也能让血毒散尽,不再受此痛楚。若日后轻月难耐此毒,万不得已之际,以此法,可保他一命。”

      柳拂云闻言,大失所望,神情也是逐渐黯淡下来。轩主心间,却是如释重负,向着卧于床榻的海无量笑言道:“若真到万不得已之际,海兄能保得此子性命,便已是司某之幸,司家之福,怎敢再作他想。”

      轩主此言虽是与海无量所说,可待言毕之时,却是欣慰地看向了身旁的柳拂云,并抬手轻拍其背。柳拂云正自失望之际,闻得轩主此言,又被轩主拍拭,顿时面显惭愧,心下直怪自己贪得无厌。

      言语之际,李白却是早已下得床榻,不知是从这松室中何处翻得一壶美酒,边饮边说道:“有海兄此法,我等再不至担心轻月性命,倒是令人安心不少,若是日后真需化丹散毒,也无需过于忧心,世间之路,何止武道一条,轻月日后若是能入得徽山书院,一心治学,习治世之道,博取不世功名,为国效力,岂不比我等江湖草莽好上百倍。”说完,又是自顾自的于一旁饮酒。

      轩主心知李白此言自有不甘,早些年,李白由于家中之故,不能应常举和制举以入仕途,只能走献赋之路,遂作得《明堂赋》一篇,一者是为谋仕为官,二则是为“以大道匡君”。

      虽也曾供奉翰林,奈何君不思民,臣不思政,且常有谗官谤之,故而李白于朝中终不过一词臣,且不得圣上所喜,只得郁郁辞官离京,回至长歌,隐世而居。

      但于李白心中,仍是盼能以其周身之才,助君匡扶天下,开万世太平,故而虽已是比肩九天的武林巨擘,却终视武学为小道,心下更是盼着轻月日后能为一治世之臣,而非武道宗师。

      念及老友心中所想,轩主随即应道:“太白兄所言甚是,我等虽是江湖中人,但于轻月而言,却并非只此一途,日后如何选择,还是要由他长大后自行决定,我们只需尊重他的选择,竭力相助,便已足矣。”

      海清闻二人所言,也是笑而附之:“轩主与先生所言确为至理。想来,若是日后轻月痴于医道,入海心苑随父亲修习医术,承父亲“医圣”之名,悬壶济世,解世人于百苦,倒也不差。柳师兄,你说,如此可好?”

      柳拂云闻众人之言,也知众人皆有慰己之意,心下甚是感动,随即向着众人拜下相谢,诚恳道:“轻月能得长歌轩诸位如此相待,拂云感激不尽,在此,代妻儿谢过诸位大恩。

      拂云日后只怕不能常伴轻月左右,还望太白先生能代为照顾轻月,若血仇得报,拂云仍余性命,此生必任为长歌轩驱策,万死不辞,以谢此恩。”言毕,便是一拜及地,以示其诚。

      李白闻得柳拂云此言竟有托孤之意,忙望向轩主,轩主微微颔首,相示李白,自己已与柳拂云谈论过轻月日后之事。

      李白随即放下手中酒壶,将柳拂云扶起,说道:“若轻月拜我为师,我必视其为亲子,你自无需多虑,只是此仇并非你一人之事,待得查明原委,我们再同议此事。”

      柳拂云闻言,向李白颔首应道:“拂云谢过先生,轻月得拜先生为师,实为万福。就如先生所言,报仇之事,待查明后再议。”

      轩主见二人言定,便向众人浅笑道:“好了,既然轻月之毒已解,诸位昨夜又是未眠,不如先早些散去歇息,待得明日,我们再启程返回轩门,非池来讯后,再作打算。”

      松老见轩主让众人散去歇息,便说道:“不错不错,累了数日,终于是安心了,你们可先自行去翠永居内庭寻屋歇息。

      海老头,你就别动弹了,就在松室歇息便是,让小海清在这里照顾你,我这便去让伙房准备准备,多弄些珍馐美食,待得戊时,再来唤你们前去用饭。”说着,松老便匆匆出门而去。

      轩主与李白向海无量一礼作别,也是自行离去。而柳拂云此时也是甚感疲惫,匆匆拜托海清代为照看轻月后,便也随着二人离去,前往内庭休息。

      柳拂云回至方才昏睡时所憩厢房,不过在床上躺得半个时辰,便已醒了过来,只感到心绪烦杂,再难入睡。随即起身,出得门外,轻轻梭上房门,向着庭外走去。

      此时,轩主与李白正于旁间厢房内喝茶闲叙,两人俱是江湖中顶尖的人物,修为深湛,柳拂云虽是轻声出门,却还是被两人听见。

      闻声,李白便向轩主正色问道:“你待此子,究竟是何看法,毕竟,若是无他,或许梦回此时,仍还在那梦回庭中修琴品卷。”

      闻言,轩主却缓缓将两人杯中茶水添满,端起茶杯,说道:“太白兄,请先品一品此茶如何?”言毕,便缓缓品起杯中茶水。

      李白见状不解,只得笑着应了声请,便也随着轩主品起茶来。先前两人闲叙之时,心思不在杯中,也未曾留心,此时李白应轩主之请,细细品将此茶,这才发现,此茶入口甚涩,且略有霉味,细细回味之下,竟让李白觉得此茶着实难以入口。

      轩主见李白细品此茶后面露苦涩,便将杯中茶水饮尽,无奈地摇摇头笑问道:“你说,若是松老知道你我二人今日会在他这客房中饮茶,会不会提前准备上一些上好的新茶,而不是以这陈茶待客?”

      李白倒得白水,一边饮之除味,一边应道:“那老小子,便是知晓当今圣上今日要来此饮茶,只怕也不会舍得以新茶待之,他那吝啬德性,从我们相识之时起便是如此,改不了了。”

      轩主闻之,看着窗外叹道:“是啊,我待此子亦是这般,当初如何,现下便是如何,不会因松兄以陈茶待之,图以小利就疏远之,亦不会因拂云未能护得梦回周全便责怪之,因为他们本心皆善,这结果也并非其所愿,亦非其所能。”

      李白闻言,轻叹一声,又将两人杯中茶水续满,缓缓品了起来,片刻便又问道:“那若是此事真是霸刀山庄所为,那柳拂云这边,又该如何是好?”

      轩主转首望向李白,淡然道:“霸刀山庄虽素来与我长歌不睦,但你是知道的,柳风骨此人御下极严,霸刀门风更是肃穆庄重,若无他首肯,门下之人绝不会行此卑劣之事。况且,拂云终是他最为看重的儿子,梦回也终是他的儿媳,二人既已为连理,他绝不至于加害梦回,反倒会尽力护之。”

      李白正待再说什么,轩主却又复开口说道:“我知太白兄心中所虑,拂云与家中大闹,决定悔婚,并南下迎娶梦回之时,其父柳风骨便已是传信向我言道,梦回嫁入北境之后,他定会以礼相待,视梦回为亲子,呵护照顾。

      待今年轩中观月论经宴开宴之时,他会亲携族人前来,补全一应礼数,并昭告天下,两派结亲之事。他既已如此,又怎会加害梦回,这于他并无益处。”

      李白正自思跗方才所说之事时,又闻轩主凌然道:“当然,若真是他霸刀所为,我定会让其血债血偿,柳拂云若是加以阻拦,那...就一起杀了便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