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邢星微博

      云河气息全开,一股劲风从他体内喷薄而出,云河看着前方的男子说道“怎么,你原木商会的人无缘无故辱骂于我,还不让我动手了?”

      “呵呵!”男子精神饱满,一脸笑意看上去不过四五十岁左右,但云河的直觉,眼前这男子少说也有百岁了

      男子的身体爆发出一股比云河更强的气,云河涌出来的气瞬间烟消云散“小友,这件事其中可能有些误会,不如我们坐下慢慢谈如何?”

      “师父!”

      “木长老!”

      一群人看着男子,他们没想到这木长老居然会如此轻易就算了,这些年敢在原木商会对他们的人动手的,云河绝对是独一份!

      男子举起手打断了众人,继续说道“小友,老夫木有志,乃是原木商会长老,你今日来也是出售货物的,不如进来谈谈?”

      云河笑着点头,这木有志如此给他台阶,他若是还不下恐怕今日这商会大门可能就真的出不去了!

      “小桃姐你也一起吧,反正我是引路的!”云河突然说道,这让小桃受宠若惊,她也没有想其它的,跟着云河走进了长老室

      木有志摆了摆手说道“小友还请随意坐!”

      云河坐下,小桃却不敢,云河也无所谓,反正她是原木商会的人,总要守一些规矩的!

      木有志为云河斟了一杯茶,微笑着问道“小友这等年纪就要踏入脱胎境,当真是后生可畏,不知小友师承何处?”

      云河一手端着茶杯摇晃了几下说道“我师父的名字他自己都忘了,师傅他老人家没事喜欢抓一些飞行妖兽,所以别人喜欢称呼他为天老!”

      说完云河以及木有志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各有所想

      云河暗道“还好准备好了说辞,这看东西,若是我说没有师父恐怕我就横死当场了!”

      木有志心道“还好没有动手,果然是有背景的天才,不然不会如此张扬!”

      木有志缓缓坐下笑道“不知小友可否告知老夫名字,他日我若能碰见天老,也能说上两句!”

      云河微微抱拳“木长老哪里话,叫小子云河即可!”

      “云河?”木有志微微思索,确定之前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名字,云小友将要出售的货物交给我,我对一下就可以交易了!”

      云河二话不说就将那些百宝袋全部拿出,木有志手掌一挥将所有百宝袋打开灵魂之力倾盆而出,片刻后木有志笑道“小友当真大手笔,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百宝袋出售,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

      云河笑道“都是我师父他老人家的东西,他每次外出都会带一些回来给我,留着留着就多了!”

      木有志微笑着收起东西,心道“这小家伙的老师是个狠人,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打家劫舍之人才会有的,黑吃黑啊!”

      后面的小桃连忙将木囚给的纸递给了木有志,木有志接过一看笑道“我这侄儿算账还算不错,就是差了点意思,云小友,这些东西我商会出四百八十万收了!”

      云河故作惊讶,大笑道“哈哈,既然如此那就多谢木长老了,以后有若是还有我会再来的!”

      “好,那就说定了!”木有志开心的笑着,心中说道,这些东西就算用五百万收都不会亏,现在加了二十万就让云河对自己的态度好了这么多实在划算!

      木有志拿出一张黑色上面纹有金色太阳状的卡片递给云河说道“云小友,这是我原木商会定制的金币卡,你放心,金币卡不管在那个大陆都能用,只不过这张卡只有在旭日王国的商会才有特权!”

      云河接过卡片微微点头,这的确比带着一大堆金币好用多了,心想到,为何周辛跟萧风尘都喜欢带那么多金币在身上呢?

      想到萧风尘,云河打算去他家的分会看看,看看萧艳峰跟张吉是否在那等着萧风尘自投罗网!

      木有志又拿出一个很大的钱袋放在桌上说道“小桃,这是你的提成,你以后就是高级侍女了,这里是九万金币,给你的奖励!”

      “多谢木长老!”小桃兴奋的抱住沉甸甸的钱袋,云河看着这一幕总算知道为什么周辛跟萧风尘不带卡了,这种金币应该是各个商会之间通用的,只由商会发给别人,他们两个都不像喜欢逛商会的人,没有金币卡也就不足为奇了

      木有志送云河离开长老室,出来后木有志将那白玉降为低级侍女,罚去俸禄一个月

      白玉没想到她一句话会让自己变得如此,她更加没想到的是,云河是故意的

      云河一开始只是想偷偷给她一个教训,可是云河突然之间想要知道自己跟真正的脱胎境到底有多大的差距,之后便有了云河导演的一场戏

      就连木有志都不知道云河的真正意图,木有志只是以为云河这种天才被娇惯坏了,随意的发脾气而已

      罗力跟宗阁的几人站在一旁不敢说话,在他们眼里云河是跟木有志同等级的强者,他们哪里还敢在乱嚼舌头

      小桃将云河送出商会,“云先生,今日太感谢你了!”

      云河耸了耸肩,看来这小桃是误会自己故意帮她出气了“小桃姐,都说了我比你小三岁,你别叫我先生了!”

      小桃微微一愣,随后弱弱的说道“那我叫你云弟?”

      云河微微点头,心说只要不叫我先生你随意就好,先生听着太别扭了

      “对了,小桃姐,原木城有来自陨沉大陆的炼药师吗?”

      小桃思索片刻后小声说道“两个月以前还有,有个叫药师会的里面的人都是来自陨沉大陆,只不过两个月之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全部消失了!”

      “全部消失了?”云河一副诧异的表情,心想难道萧风尘来碎星大陆从来没去过药师会?

      小桃突然对路边的一个瘦弱的男子挥手喊道“李开,李开,快过来!”

      云河疑惑看去,那叫李开的瘦弱男子一个溜烟的就跑了过来,说道“小桃妹子怎么了,有什么好关照啊?”

      小桃从身后那一大包钱袋中拿出十个金币给了男子说道“诺,这些金币给你,你快跟我说说陨沉大陆来的那些炼药师怎么消失的?”

      李开接过金币笑嘻嘻的说道“小桃妹子,不是我骗你,我知道的也不多,其实不止这边的药师会消失了。就连陨沉大陆的药师会也消失了,所有分会全部消失不见了!”

      云河连忙问道“陨沉大陆那边的药师会什么时候消失的?”

      李开怪异的看了一眼云河,小桃急忙催促道“云…这是我们商会的贵宾,你赶紧说!”

      李开闻言赶紧说道“哦哦哦,陨沉大陆那边听说就比我们这个早了一个月的时间!”

      那就是三个月前的事了?云河这才发现萧风尘在骗他,云河对李开说道“多谢了!”

      李开回了句不客气就走了,云河拿出一个百宝袋递给小桃说道“小桃姐,这个百宝袋送给你,你这钱袋随身带着太显眼了!”

      小桃推辞道“不不不,这太贵重了,再说了我是普通人,百宝袋我怎么可以用呢?”

      云河抓住小桃的手直接将百宝袋塞到她手上“东西造出来就是给人用的,但你不是修炼者,所以这百宝袋你要滴血认主才能使用!”

      说完云河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现在他心中的火气真的很大,别人欺骗的感觉对他来说真的很不好!

      “多谢云…弟!”小桃摇手告别却发现云河已经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酒楼,云河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房门大开,他就这样看着萧风尘的房门

      白天等到晚上,又到第二个白天,直到第三条,萧风尘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萧风尘一眼就看到了云河那有些愤怒的眼神,萧风尘明白云河已经知道自己在骗他了

      萧风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说道“对不起,之前骗你真的很无奈!”

      云河眼中的愤怒慢慢消失转而变成了惊讶甚至是震惊,不是因为萧风尘的话,而是因为他的气息

      云河准确的察觉到了萧风尘的气息,只比云河弱了一些,可前几天萧风尘的气还是属于淬心境垫底的存在,现在居然就已经半步脱胎了!

      萧风尘走进云河的房间,将房门紧闭,他坐下说道“我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是除了我父亲外唯一一个真心待我的人,我不会再骗你了!”

      云河静静地听着,萧风尘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大概五个月前,我父亲意外获得了一张残图,这张残图据说是一个神秘炼药大师的埋葬之地!”

      “我父亲有残图的消息不知怎么被王上知道了,他派人带着另一半残图找到我父亲,说要合并残图并且七三分成!”

      “我们药师会在王上的威逼下只能同意七三分成,我们没有什么战斗力,于是我父亲决定将所有能成丹的炼药师跟护卫全部带上,起码在疗伤上没有了后顾之忧!”

      “我父亲不甘心就这样被王上拿大头,于是出发前的一个月他没日没夜的在查找宝藏主人的线索,终于最后一天他查到了,也知道了宝藏里什么最珍贵,他决定那东西一定要拿到手,哪怕放弃其它的宝藏!”

      云河听着心中不禁动容起来,究竟什么东西能让萧风尘的父亲放弃其它的宝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