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斗宅斗>

      来的还是上次被林霄怼回去、官拜右武卫上将军的朱孝孙,也就是朱琏的大哥...

      虽然看不上这家伙,可毕竟是朱琏的亲哥,不看僧面看佛面嘛!遂命人把他带了进来...

      “小林大人,今天可是有好事找你,你就说怎么谢我吧!哈哈...”

      朱孝孙是个自来熟,一进门就大大咧咧地说道,并自顾自地坐到了椅子上...

      林霄有点发蒙,心说你能有狗屁好事找我?

      吩咐人给朱孝孙上茶,笑眯眯地道:“朱将军来的正是时候,正好新军那边有缺,回头给你安排个副指挥使如何?”

      朱孝孙一愣,脱口道:“我上新军干嘛?新军出不出缺,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霄也被朱孝孙的反应弄的一愣,脱口道:“你不是为新军而来?”

      “呵呵!小林大人觉得我需要那么又苦又累的差事吗?”

      “呵呵!也是,那朱将军此来...”

      “小林大人,我是来给你送银子的”

      看着神秘兮兮的朱孝孙,林霄忽然觉得自己脑袋好像有点不够用了,心说我不是在做梦吧?这铁公鸡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在林霄疑惑的目光中,就见朱孝孙一脸得意地道:“是这么回事,我们十几个皇亲国戚,凑了百十万钱,准备一起投在你这里,怎么样,够意思吧?”

      “你们要入股?”

      说了半天,林霄终于明白了朱孝孙的来意,表情一下变得奇怪起来...

      “可以这么理解吧!有钱大家赚,吃独食可不好”

      看着一副理所应当模样的朱孝孙,林霄下意识就想说“你给我滚出去!”不过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主意不错,不过一百万钱有点少,想赚大钱,就要风险共担,现在我内厂的生意跟滚雪球似地越滚越大,说句难听的,这百万钱还不够塞牙缝的”

      说了这么多,一句风险共担才是林霄最想说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林霄现在就有点树大招风,不过要不是朱孝孙的提醒,他还真没往这方面想,毕竟他身后站着皇帝皇后呢。

      可朱孝孙这一番话,却猛地让他醒悟过来,若是内厂参杂了各方利益,一旦有事,那各方是不是也不能袖手旁观?

      不过答应可以,却也必须让这些人多出点血才行...

      听林霄这么说,朱孝孙不由皱了皱眉,沉吟片刻才道:“这得需要跟他们再商量,小林大人,一百万不少了,而且你的球赛可说是日进斗金,你还用那么多钱干什么?”

      “干什么?我说朱将军呐!咱不能把眼睛只盯着眼前不是,将来我还准备把球赛开到大江南北去,这不需要投入吗?而且我们弄的是独家经营,地方官府不需要打点吗?...”

      “啪!”

      林霄话音未落,朱孝孙就猛地一拍巴掌,道:“说的太对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对,必须是独家经营,谁敢插手就弄死他,成了,你等我好消息吧!”

      朱孝孙说罢,猛地灌了口茶水,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其实林霄的话还没说完,各地不单要建球场,还要建酒楼妓院,因为这些地方才是收集消息的最好场所...

      “大人,您真的要把这些人拉进来?”

      待朱孝孙走没影了,一旁的乔昇才道。

      “这些都是趴在国家身上的吸血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们是得罪不起地,不过你看着吧,有了这帮家伙,以后我们内厂不管到那,都会更加顺畅”

      “说的也是...”

      乔昇话音未落,就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门帘一挑,已经在岳飞营中,被升做营指挥的于平,快步闯了进来...

      “大人,军器监那帮王八蛋太欺负人了,我们去领物资,他们却说只有刘光世可以领,别人都不行,还说是上面的命令,那姓岳的也老实,居然还去求刘光世了...”

      岳飞属于空降而来,所以自觉跟林霄多一层关系的于平,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上司很是不服气...

      新军会受人刁难很正常,倒是于平的态度有点让人不放心...

      “于兄,你知道岳飞跟官家是什么关系吗?”

      “这、不知”

      “既然不知道,就要好好相处,不然真有事情闹到官家那里,别说兄弟帮不了你”

      听林霄这么说,于平不由脸色大变,忙点头道:“大人放心,末将知道该怎么做了”

      “今天不早了,你先回去,明天我直接去军器监,老子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大人,这点小事,无需您亲自出面吧?”

      眼见林霄起身要走,乔昇忙劝阻道,在他想来,什么事都要林霄亲自出面,那他这个皇帝亲信也太丢面了...

      “嘿嘿!你不知道,我这是要让他们知道我的态度”

      “大人,军器监毕竟是一个枢密院下属衙门,闹太过的话,怕是陛下也不好替您说话”

      乔昇算看出来了,林霄这又是要闹事的架势,要知道他才打完宰相张邦昌不长时间,这要是再弄出点什么事来,岂不是在给皇帝上眼药...

      “嘿嘿!我是奸宦,我怕谁?”...

      人无完人,总要有点缺点毛病才行,太过完美的话,估计皇帝都得琢磨你了...

      但皇帝没琢磨林霄,不代表别人也不琢磨...

      华灯初上,汴梁人的夜生活也随之开始,天香楼最好的雅间内,几位当朝宰相,正坐在一起欢宴,虽然身边都有美女陪伴,但很快话题就沉重起来,因为都不约而同地说到了小林同学...

      “这阉贼,不得好死!”

      “真搞不懂陛下怎会信任这种人?什么本事没有,就知道巧言媚上”

      “也不能这么说,这小子搜刮钱财可是很有一套的,跟梁贼和朱贼比起来,怕是也不遑多让...”

      听耿仲南提到梁师成和朱勔的名字,雅间内忽然静了下去。

      谁都清楚,这话再说下去就有点诛心了,因为那两个老贼都是太上皇喜欢的人,如果林霄跟这两人一样,岂不在说当今皇帝也昏庸无能...

      “诸位好雅兴,喝酒怎么也不叫上本王?”

      朗笑声中,就见赵楷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郓王殿下!”

      一见赵楷出现,几个宰相脸上都变得不自然起来...

      “诸位勿怪,小王无意打搅诸位的酒性,只是在隔壁听到几位说到阉贼,所以心中有感,这才贸然过来的”

      听赵楷这么说,几个宰相心中忽然明白过来,赵楷怕是有对付林霄的办法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