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真人手机直播间

      阴湿的地方冒出一并蘑菇,秋从根部扯断放进椿的口袋;椿数着数着,一个蘑菇张口咬了她。

      “快放开我,”蘑菇说了话。

      “喂,别出声,不然秋姐要吃了你!”椿把蘑菇精放在地上。

      “感谢小姐救命之恩。”

      “你快走吧,要努力修行,”椿可爱的鼓起脸蛋。

      “我看见一大批的妖怪在附近游荡,你们多加小心,”蘑菇张开伞飘走了。

      “椿妹你往后站,那棵树背后有人,”秋抽出刀。

      “你究竟是什么人?快出来!”

      烁希眼呆了,挪脚走出来,“我不是坏人,”她举起手。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上山采草药的人,”烁希捏点子。

      “太阳下山你采药?”

      “不是,我其实是跟着一群怪物来到这儿的!”烁希很尴尬。

      “椿,你去把她的背包拿下来,”秋疑心。

      一打开背包,里面掉出了黄纸和一些干粮。

      “秋姐,没什么问题。”

      烁希睁大眼睛,漆黑的独眼王站在秋背后,她用手指示意:“千万别回头。”

      秋的背脊发凉,一股冷风让她瑟瑟发抖,慢慢偏过头,迎面一声巨大的咆哮,吓得秋脸色苍白了。

      “还不快跑!”秋扔开刀,拉着椿的手。

      周围的独眼兽把她们团团包围,呲牙咧嘴的,如果能啃上一啃,那不快活。

      “你们不要怕,我可以打败它们,”烁希用意念控制树枝抵挡,独眼王只挥了手,整片树的叶子掉落,风呼啸着拽倒她们。

      “别挣扎了,你们已走头无路了!”独眼兽握紧拳头冲过来,被烁希停止了行动。

      “你们快跑!不要管我。”

      独眼王冲过来,地面的石头一晃一晃的,坚硬的拳头打空,地面裂开一条缝。

      “我们怎么可能逃跑!”秋捡起刀捅向独眼兽,绿色的血液流出。

      椿扒着烁希:“秋姐,小心。”

      秋的身体受了一拳,腾空落在地上吐血。

      “小家伙,你们真是弱小!”独眼兽嘲笑道,准备打爆秋的头。

      “因为我不能保护村子,才一意孤行来到这里修炼,事到如今,我没有半点进步...”秋无力的捶打泥土。

      “才没那回事!你一直都在变强,保护自己身边的人,”烁希燃起火焰。

      “秋姐,快跑。”

      砰!脩一手接住了独眼兽的臂力:“秋你不是第一个拜师的吗?后悔了,要放弃了?”

      “我们刚刚下山看见一群鸟从这片树林飞出来,幸好你们在,”夂疯狂点穴,独眼怪狰狞着脸倒下。

      椿松了口气,扶起了傲娇的秋:“脩哥哥,那边有一头很厉害的怪物,你们小心。”

      独眼王控制部下:“绝杀·炎血自爆。”独眼兽们身体咕咕的发胀,越来越大。

      “快跑,再迟我们就完了!”脩一把抱住椿跑开。

      “哎,哎...”烁希想飞起来,却在原地跳。

      “快上来吧,”夂下蹲,背上了烁希,手上还抱着秋。

      阵阵刺鼻的空气快速散开,声音晃动着无辜的耳朵,绿色血液播撒在天地链变,树林大片的枯萎、死掉,绿色的光消失后,剩下了荒无。

      “怎么会这样...呜呜...”椿流着泪。

      “我们回去找师傅!”脩说道。

      “不用找了,你们这群小混蛋,”绮云站在石头上。

      脩未开口就被师傅打断:“你们下山时,我就知道了,”当时,他就藏在门背后。

      “椿,你不是说脩能解决吗?回去再罚你们,”说罢绮云轻盈的滑向树林。

      独眼王生气道:“没想到,你们还敢回来?”

      绮云:“你这畜生!”

      “吃我一拳,”绮云单指挡住独眼王的全力一击。

      “你是何方神圣?”

      “我是风云,我自逍遥,谁曾不叫我名,只叹世事无常,”绮云的幻象让人眼花缭乱。他一掌打来,接着后肘顶,收拳、寸拳、上勾拳...独眼王身上出现了拳头的厚印。

      “没想到,我竟会...败给你。”

      “废话少说,你的目的是什么?”绮云背手。

      “呵呵,本以为能够拿到仙灵草...”独眼王话未说完就被灭口了。

      (这位神果然很凶)

      烁希咽下口水。原本天很黑了,满地的绿血更是让人联想到地狱,天空出现了扭曲的面孔,独眼王没有脑袋的地方伸出触须。

      “纳古亚啊,赐给我毁天灭地的力量吧!”天空劈下紫色的闪电,它的身体长出尖尖的黑刺。

      “非要逼我使出那招,乾、震、坎、巽!”绮云手上飘出能量,张开了强力的结界。

      “师傅准备彻底杀了它,这招连对手的灵魂都能消灭掉...”夂目不转睛的看着。

      “终极咆哮!”变异的独眼王张开嘴发出超声波。

      “师傅...”椿剧烈的头痛,失去了意识倒下。

      “防护罩,”烁希痛苦的低头。

      绮云的绝杀技竟然失效了,他的力量反而被邪恶的力量吞噬,好像一头巨大的龙发出咆哮,整座山颤抖起来,他的步伐向后移了几十米。

      “师傅,救救我们!”脩抱着快要裂开的头。

      独眼王眼睛凸凸,射出一道激光,夂及时推开了师傅,身体毁灭在大家的注视下。

      “夂!!!”绮云不敢相信,眼睁睁看着最心疼的徒儿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去死,该死的怪物!还我的夂师弟!”绮云又看着秋挥舞着手臂化成虚无。

      “只有一个办法,五行的力量,但是,这里没有木,也必然没有火,只有神才有的力量!”绮云十分悲怆。

      “试试,”烁希燃起一线希望。

      绮云望着温暖的光芒吼道:“金!”他的脚下响起声音,土变成了金子。

      “木!”当他念下这个词,秋和夂的灵魂来到他的旁边。

      “师傅,我们要走了,你不要难过,照顾好自己,”说罢,俩人身体变成了水,滋润着土地长出小树。

      “水!”绮云湿润了双眼,连最后一句离别的话语都没说,他最想抚摸徒弟的脸。此时,仅能强忍崩堤的泪水,难避挡住了看向他们的机会。

      “火!尽情的燃烧吧,把世间一切黑暗都摧毁了吧,摧毁吧!让光明照耀大地!”绮云泣不成声。

      烁希头发亮如银河,一双光的翅膀张开,至软的羽毛散落,她睁开单一白色的瞳孔:“罪恶,你什么话要说?”

      独眼王无比羡慕:“汝等神姿,真是美极了!”

      一颗陨星落下,独眼王居然幸福的打开双手,灰飞烟灭,火焰掀起了巨浪。

      “这是神...”绮云害怕得说不出话。

      “凡人绮云,你有什么要说吗?”

      “我...神...我...”

      “净化光束!”神性下的烁希修复了自然。

      “求求您救回我的徒儿!”绮云磕头。

      等到恢复了平静,夂醒来呕吐了会儿:“师傅,我怎么还在这儿?”

      绮云揪他的耳朵:“你娃不想活了?”

      “睡了一觉,好舒服啊,”秋擦掉口水。

      “秋姐!”椿紧紧抱着她。

      “绮云师傅,你能告诉我,仙灵草在哪儿吗?”

      徒儿四人盯着烁希,心里暗想:这个人也是敌人?

      “仙灵草是镇山之宝,怎么能够拱手相让?”绮云疑心。

      烁希觉得气氛不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需要它指引我找到神树。”

      “原来你要见她呀,”椿恍然大悟。

      “她是谁?”

      “她就在我们山顶呢,是一棵千年古树,”秋拍拍衣服的灰尘。

      “你跟我来吧,其实,仙灵草跟古树没有任何关联,都是些道听途说罢了,”绮云领着烁希走过一层层台阶,这跟爬长城一样。

      一棵开着花朵的树正在院子中央,“这是棵铁树,一般不开花的,应该是生了什么异象,”绮云用水瓢挖水淋在根上。

      “合欢姐,有客人来了!”椿挠她的洞。

      “让我看看,”发痒的古树说。

      “姑娘,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对,我也不知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怎么离开这里,”烁希想道。

      “这得从很久以前说起了,这个世界本无人类,我们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

      “也就是我的世界?”烁希不敢相信。

      “他们带来了智慧,同时带来了我,我看着人类自己的文明毁灭了自己,也看见了原始的生命又再度兴起。当我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那种神境是多么的伟大,房屋漂浮在空中,人们的科技发达。我们被先知者带到这个世界时,人类正处在同一时间线上的不同世界,有可能交织在一起。这个世界的神其实是人类宇航时代的水平,也是第三类智慧。现在分裂的时间线,人类智慧的金字塔一共分为五层,从底到上分为原始劳动、依靠物质、意识控制、创造生命、超能量化。你们的世界名叫子宇宙,也就是人类向未来发展的那段。”

      “说怎么多,你知道我怎么离开这里?”烁希有点生气。

      “姑娘,如果我能离开,我早就离开了。”

      “那好吧,我再也见不到子夏,呆在这里,有什么意思?”烁希站在金顶的石头上,太阳拨开云雾,下面是那么缥缈又宏远,她闭上眼。

      “如果你想跳,就跳吧!没人阻拦你,即使你有跳下去的勇气,但你有面对现实的决心吗?你一定告诉自己,回去就能忘掉一切,任何不能达到的地方,虽然不知道何时到达,但要懂得怎么做,事物存在一定有他的意义。不管时代如何,不管在乎什么,太阳一样的照耀,不管它未来会坠落还是送来光芒,它的存在对于一切来说,都是美好的,”绮云倾心道。

      “我好想家,月亮不是家乡的,无法寄存我的思念,我想见父亲,我想见子夏,我想听一句方言,哪怕只是断肠人在天涯,”烁希回头。

      “一条路很孤独,但只要走下去你就会另有所获。”

      烁希已经累得睡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