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直播看直播

      从张大妈家出来门口,“嗖”的一声,从旁边乱石中跳出个人来。

      乔星雨一回头,原来是穿着左肩破了个洞的蓝色T恤的罗二晃。

      “罗二晃,你就知道整些动作吓人。”

      罗二晃“嘿嘿”笑着,上前来,小声地对乔星雨说道:“你让我侦探的信息,有了。”

      “涂付元?”

      “嗯!”

      看那神秘兮兮的样子,真像一个四处流浪的野“侦探”。

      乔星雨对走在前面的王、巴二同志说道:“你们先回办公室准备搬迁协议吧,张大妈应该没多大问题了。”

      然后对罗二晃说道:“二晃,中午了,走,我请你去吃午饭。”

      “不吃了,姐姐,涂付元昨晚上回来他的老家了,坐在倒塌的房子上哭了一夜。”

      “你怎么知道的?”

      “我和我的两个哥们儿去侦查到的。”

      还“侦查”?这又是从乔星雨口中捡到的词。

      乔星雨问道:“那涂付元人呢?”

      “清早,看到他在倒下的房子里钻去钻来的,收拾了一些东西,现在应该在他家旁边的叔叔家里。”

      罗二晃说道:“我和哥们看到他后,我让他俩在涂付元家附近看守着,我跑回来给你报告,但到派出所找不到你,就来街上找你了。”

      乔星雨看了眼罗二晃,“其实,你打110报警也可以的,哪个警察都一样会及时处理。”

      “嘿嘿,要见到你,我才放心。”

      乔星雨掏出钱夹,拿出两张红红的百元大钞,递给罗二晃,说道:“你和你的哥们儿先去吃点饭,再买件新T恤穿,半小时后我发信息给你。”

      罗二晃接过钱,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好、好,谢谢姐姐。”

      “姐姐”,乔星雨听着罗二晃这样喊她,总感到有些别扭。

      罗二晃本来比乔星雨大几岁,喊她“姐姐”,按当地习惯是相当尊敬她的了。

      这个她当然知道,所以,也就不管他怎么称呼自己。

      得到罗二晃的线索,乔星雨马上返回派出所,将情况给梅队作了汇报,梅队立即安排李东带领子杰、乔星雨和另外三位民警,紧急出动,抓捕涂付元。

      出发时,乔星雨给罗二晃发信息:“随时掌握涂的行动。”

      过了几分钟,罗二晃回复信息:“我哥们正在他叔叔家对面看着的,他正在他叔叔家煮面条吃。”

      半个小时后,乔星雨他们赶到涂付元的叔叔家。

      涂付元叔叔看到有警察包围了他的房子,手里横着一根长扁担,站在大门口,吼道:“你们要干什么?”

      穿着警服的乔星雨上前,手中举着《警官证》,说道:“大叔,我们是派出所的警察,我们来将涂付元带回去调查一些情况。”

      “调查什么情况,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人也不在。”

      乔星雨上前一步,说道:“我们知道他已经回来了,就在您的屋里。”

      “没有,没有……”

      乔星雨不慌不忙地说道:“您知道您侄儿涂付元涉嫌纵火,但他回来了,您却知情不报,如果再不积极配合警察执行公务,将以涉嫌包庇罪一并论处,大叔,请您考虑清楚,放下手中的扁担,配合我们行动,是您最明智的选择。”

      抓捕战场瞬息万变,抓捕时机稍纵即逝。

      几位全副武装的民警,已经将房子前后四个出口封堵包围。

      李东上前,对涂付元叔叔说道:“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

      “十,九,八,七,六,五……”

      时针,如无情的钢刀,“嚓嚓嚓”地将时间一秒一秒地切断。

      “啪!”

      涂付元的叔叔将手中扁担一下丢到地上,自己抱着头蹲在墙边。

      “上!”

      李东、子杰立即冲进屋内,搜查了仅有的三间正房,没有发现涂付元。

      “厨房,没有!”

      他们继续搜查。

      他们来到里面的粮食小仓库间,搜查着每一个角落。

      忽然,乔星雨发现装粮食的大土罐侧面,有半个黑西瓜似的东西。

      她用手电一照,是一块黑布盖着的什么物品。

      她随口喊了一声:“出来!”

      果然,“黑西瓜”站了起来。

      李东上前,拉下黑布,果真是涂付元。

      在他的脸上,用锅底黑灰抹得漆黑,只见两只眼睛惊慌地转动着,像一个真正的“黑人”。

      随即,他们将涂付元和他叔叔,一并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

      在派出所讯问室,乔星雨问涂付元:“为什么出去那么长时间?”

      “打工挣钱。”

      “为什么又跑回来?”

      “听说我的房子垮了,一直想回来看看。”

      “为什么要躲藏在你叔叔家?”

      “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你们要抓我。”

      “为什么抓你?”

      “黎芳家的房子被烧了。”

      子杰将从纵火现场提取的火柴、烟头和涂付元家提取的物证技术鉴定结果送来,乔星雨看了看,技术鉴定与涂付元的DNA一致。

      乔星雨继续问道:“房子烧了,与你有关?”

      “……她不真心跟我过日子,还骗了我十年打工积攒的钱,害得我人财两空……”

      “因此,你就报复,烧了她家的房子?”

      “不是我故意烧的……”

      “按道理,谈恋爱,花点钱吃个饭,买件衣服,是你自己愿意出的钱。”

      涂付元抬起头,一脸委屈,“但她每次一万一万地给我要,要是不给她,她就不脱裤子给我睡觉,每次睡觉,还把手脚抱得紧紧的,不让我碰她……”

      “你总共给了她多少钱?”

      “两个多月时间里,她先后一共骗了我六万多元,拿了钱就给别的男人跑了。”

      ……

      据涂付元交代,黎芳骗了他的钱后,他实在想不通,几次去她家找她,希望黎芳跟他回家,好好过日子。

      可她一直都不想给他见面。

      后来,涂付元为了逼她回来,便来到她家房子后面猪圈旁边的柴棚里,抽完烟后,用打火机点燃了柴棚外面的一堆稻草。

      希望他的这一“强硬”方法,把黎芳逼出来谈谈,要么跟他回去过日子,要么把钱还给他。

      可不想这一“点火”,稻草瞬间燃起来了,大风一吹,柴棚很快已燃烧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