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男护士

      “这是九阴真经下卷,我刚刚在你脑子里给的东西是九阴真经上卷内功心法,养气归元的法门,但这下卷才是武功的练法,你这几天就慢慢先掌握这些武功。”张仪说道。

      紫凝接过了九阴真经,翻开一看,密密麻麻的文字,没有让她感到头晕目眩,反而像是汲取到了无数知识,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她明白这东西太贵重了。

      九阴真经下卷记录的每一门武功,一旦泄露出去,恐怕将引起江湖上一番腥风血雨。

      紫凝感觉自己云坠云端,心里对张仪充满了感激。

      “这些武功你不要传给别人,比如你那几个小跟班,他们没有练过九阴真经的内功,练这些武功太过危险。”张仪告诫道。

      他这话说出来却不是要藏私,不要将九阴真经传给别人。

      而是确实不合适紫凝那几个小跟班修炼。

      像是九阴神爪,若是以九阴白骨爪的法子来修炼,不用内功辅助就可以修炼,而且非常简单。

      但是这门武功风格太过阴狠毒辣,没有九阴真经的心法内功辅助,只要一练,迟早会出问题。

      因为一门厉害的武功,并不只是简单的招数动作,还有其中的口诀奥妙,没有足够的心境,练起来只会被影响心性。

      这也是为什么周芷若那些人练了九阴白骨爪,性子越发霸道阴戾的缘故。

      “我明白了,道长。”紫凝立刻回道。

      “好了,九阴真经你便藏好,若是有问题可去客栈找我。”张仪说完,身体凭空从原地消失了。

      紫凝甚至都没有看清他怎么离开的,脸色震撼。

      不过当她看到手上的九阴真经和倚天剑,眼中闪过了一丝坚定,说道:“我一定会好好练功,不会让道长失望!”

      就这样。

      张仪返回了客栈。

      时间一天天过去。

      因为仙铜殿的缘故,五大国不断有高手来到安南城。

      这座城市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胡乱之中。

      每一天,都有江湖人士闹事,私自械斗屡禁不止。

      人命伤亡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但安南城这一天,终于有人发现了归辛和任不归的尸体。

      一名江湖人士率先发现了案发现场,随后上报给了大宋官府。

      这一下,就算官府有心隐瞒,也办不到了。

      两人死去的消息,瞬间轰动了整个安南城。

      虽然任不归在张仪眼里就是一个蝼蚁般的角色,但那只是他的层次太过。

      这位神拳无敌在江湖上可是有着赫赫威名,黑白两道通吃,他的死,震惊了无数人。

      身为宗师,安南城能打过他的人,虽然不说屈指可数,但也是凤毛麟角。

      这个世上没有真正的无敌,但能杀死他的存在,最起码也是宗师。

      无数听到信息的人,都在暗中猜测凶手到底是谁。

      此时,安南城官府。

      大宋官府六扇门总捕头诸葛正我看着眼前被揭开白布的尸体。

      “任不归的武功,我虽然有办法杀死他,但是看现场打斗痕迹,却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他是在一瞬间就被杀死了。颅骨有五个手指孔,死因显然是指力贯穿,但是却成为了干尸,照我看,他是被一门能吸人精血的魔功所伤。杀死任不归的人,是魔道之人。”

      诸葛正我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此时,官府之中,除了他之外,还有安南城太守赵正阳,以及数名江湖人打扮的强者。

      如天师道归一真人张妙恭。

      麒麟剑帅断日。

      天下神剑庄独孤家当代公子独孤圣。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河北三绝人称玉麒麟的卢青。

      缺月刀宋天。

      等等。

      这些人都是此次想要寻找仙铜殿机缘,来到安阳城的江湖武林高手,每一个都踏入了先天境界。

      赵正阳和诸葛正我将他们请来官府,就是为了调查任不归的死因。

      “吸人精血的魔功太多了,光是这一点恐怕难以判断是何人杀害了任不归。”陆小凤斟酌着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暗暗点了点头。

      以精血补元的魔功,太多太多,两只手都不可能数过来,若是想凭借这个武功特凶看出凶手,就算再怎么智慧过人,也是一头雾水。

      “确实,若想从武功特性去判断杀害任不归的凶手,恐怕一时半会还难以做到,不过任不归被贯破颅骨,被吸尽一身精血,显然有魔门中人潜入到了安阳城。”

      诸葛正我说道:“而且任不归的实力,众所周知,就算是我,想要对付他,也不可能在一瞬间杀死他。诸位应该明白我想说什么。”

      “大宗师!”

      “恐怕只有大宗师才能在一瞬间让任不归毙命。”

      “只是安南城之中,有大宗师吗?”

      众人都是行走江湖许久,经验丰富,一提醒,脸色便感到了些许凝重。

      连诸葛正我何等人物。

      江湖上公认随时都能踏入大宗师的存在,一手万剑归宗,所向披靡,在宗师之中也是绝顶高手,若来拿他都没法一招击败任不归,想在一瞬间杀死他,那么只有大宗师才能办到。

      只是如今安南城之中,大宗师神龙见首不见尾,众人都不知道是否真有大宗师来到了安南。

      毕竟仙铜殿先天高手不可进,那里的机缘,跟他们无关。未必有大宗师愿意来,或者说,是否已经来到了安南。

      “肯定有大宗师已经来到了安南城。”诸葛正我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若这位杀死任不归的大宗师是魔道之人,恐怕所图匪浅。”

      “你是说凶手肯定是魔道大宗师?”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今不比当年,魔道已经在中土武林式微了数百年,魔道宗师都难见,都藏得极深。

      若是魔道大宗师在行凶,那就太可怕了。

      他们在场之人,虽然有宗师高手,但碰到魔道大宗师,恐怕也是九死无生。

      “这倒是不用在意,我派正一真君就在安南,若真是魔道大宗师,也无惧。”

      忽然,一个身穿道袍的老人开口道。

      众人纷纷看向了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