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裙子脱了撅起来SP视频

      临近高考的时候,李小建接到了父母的电话,电话里老妈带着哭腔告诉小建,因为生意的原因,没办法回东北陪他一起高考了。

      这些和老李的记忆也都一样,因为这个时候老爸的股票已经被套牢,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了股市上面。

      其实李小建很想大闹一场,逼着老李把股票早点清仓。

      这个时候清仓的话,还能剩下不少钱,至少还能留下老爸以后继续做生意的本金。

      怪只能怪家里好心人太多,老妈的两个妹妹主动站了出来,一再向她们的姐姐保证,在高考期间替姐姐照顾好李小建这个大外甥。

      其实这几年一直就是这两位阿姨负责照顾小建,在生活上可以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

      看到高考试卷的那一瞬间,李小建心里产生了一种冲动,他想干脆来个一飞冲天,直接考到北清去算了。

      就是当年对于高考状元还没有那么高的奖励金制度,如果换成现在的话,这小子搞不好还真的就会下这个狠心。

      最后他还是抑制住了自己那颗躁动的心,按照既定计划,有的放矢地完成了高考的试卷。

      为了利用好老李留下来的记忆,李小建还是选择了本省那所大学的外语系,不过有所不同的是,他可以给老爸省下来一笔钱,这次他是凭借自身的“真材实料”考上的。

      高考结束之后,李小建把所有的股票都给卖光了,因为按照老李的记忆,之后的一段时间,那几只股票就再也没出现过大幅度的增长,绿的发亮。

      李小建把之前借的钱都还给了同学朋友们之后,他自己还剩下了20万2千5百块钱。

      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实际生活和老李留下的记忆开始产生了不同,李小建还是李小建,可是李小建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李小建了。

      手握巨资的李小建同学并没有飘,他拒绝了那些狐朋狗友的邀约,整天和他的发小龚海涛混在了一起。

      龚海涛是老妈口中别人家的那个孩子,这小子为人低调,无任何不良嗜好,整天只知道看书学习,是个典型的小书呆子。

      今年小书呆子办了一件大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连李小建都不得不佩服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

      高考最后一门考好的那天下午,就在那所学校的大门口,这个小书呆子当着无数老师同学和家长的面,竟然公开向李小建他们学校的校花表白了。

      按理说小书呆子应该算个文人,他应该选择用一种文雅的方式进行表白。

      可没想到他反其道而行之,用最简单原始的方法完成了这次表白。

      “姜小楚,俺稀罕你,咱两处对象行不。”

      这就是那天龚海涛表白的全部内容。

      “牛逼”李小建听到自己好朋友喊出以上内容的瞬间,他由衷地吐出了这两个字评价了发小的行为。

      牛逼的表白并没有得到理想当中的回应,姜小楚同学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涨红着脸对龚海涛说:“你神经病吧”。然后跑到了她老娘的怀里,放声痛哭。

      那天晚上,龚海涛回家被他老爹给削了一顿,这是他第一次挨揍,他老爸下手可不轻。

      四年之后,他爸才知道,当年不应该削他,因为打出了后遗症,这小子说什么也不肯找对象了。

      “小建,姜小楚说的没错,我就是得了精神病,她就是我的药。”

      那天晚上小建本来是想来劝劝小书呆子的,没成想小书呆子已经油盐不进了。

      姜小楚是幸福的,高考结束的那一天,她得到了一个超级大备胎,海涛为她守身如玉了整整10年。

      “海涛,你发挥的怎么样,A大有希望吗?”虽然李小建知道最后的结果,可他还是按照固定的剧情说了该说的台词。

      “稳稳地,我考学的目标和感情的目标一样清晰。可惜我不能把我多余的分借给你,多希望能和你去同一个城市继续上学啊!”

      李小建是个什么水平,小书呆子当然心知肚明,说到未来的时候,小书呆子产生了莫名的惆怅。

      “行,不愧是从小到大的兄弟,有你这句话我高低也要和你一起去省城,哪怕是去收破烂,我也一定陪你一起完成4年的大学生活。”

      可惜小建的这些话海涛并没有当真,如果他能听进去,真的放下脸皮到了A大就揽下收破烂的活,4年之后他将成为A大那条街最有钱的靓仔。

      那年大一,A大出了一位特困生,到了学校之后业余时间就整天蹬着个破三轮在学校里面收废品,后来成为了海涛那一届的创业标兵。

      李小建最后放弃了清北两所大学的诱惑,最终还是选择了省城的另外一所B大学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了照顾小书呆子。

      这小子脾气非常的倔强,经常会因此得罪人,高中这几年李小建没少为他平事。

      小书呆子能够安心地在教室里面读书,李小建可谓是功不可没。

      但龚海涛也值得小建为他做这些,通过老李留下的记忆小建知道,从小到现在认识的这些朋友当中,只有这个憨乎乎的小书呆子才是他一生的朋友。

      随着发榜季的到来,一张张录取通知邮寄到了这些高三学子的手中,除了李小建之外的所有考生,这段时间都可谓是度日如年。

      学校的班主任收到李小建同学的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据说老人家直接摔了一个小腚墩儿。

      打死她都没想到,整天吊儿郎当的李大公子,竟然会考出这样的优秀成绩。

      “小建,老师真的太激动了,真没想到你这小子还真有内秀,几个月的时间成绩居然提高了这么多。”李小建的班主任老太太一边说一边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王老太太(掌嘴),”划了从说。

      “王老师,我就是运气好。我会的全都考了,不会的还都蒙对了,你说这事,和谁说理去呢。这几天我难受啊,苦心经营了3年的学渣形象就被这一纸通知书给毁了啊。苍天啊,大地啊!”

      李小建一边抒发自己的不满,一边从王老师的手中接过了录取通知书,给王老师行了个礼之后,嚎叫着跑出了教师办公室。

      “唉,读死书无用呀,聪明的脑袋瓜儿才是王道啊!”李小建跑出去之后,王老师摘下了自己的眼镜,一边揉着鸡鸣穴一边感叹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