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单身的女人

      苏业一行并未在当天离开维苏威领,因为领地里来了三位不速之客。

      当南德捂着胸口慌慌张张来到喷泉旁时,吃完山楂糕的苏业一只脚刚踏上马车。

      “领主大人,外面有一人带着两名黑袍法师闯进庄园来了,守门的卫兵刚想上前问话,身体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当时我正在值班,正欲上前交锋,就觉得心脏一阵绞痛,想必是被施了魔法。来者不善,还是请领主大人躲躲吧。”

      南德抹了抹因心脏绞痛而生的虚汗,脸上写满了焦灼。

      来者是个强大的敌人,而身为领地的守护者他却没做好应有的职责,有负领主大人的栽培,心中颇为愧疚。

      “精神魔法。”

      见多识广的爱娜听见南德的描述,脱口而出。

      “哦?”苏业半只脚从马车上退了下来,转身眺望庄园大门处。

      南德与卫兵竟然中了精神魔法。

      精神系魔法,可真够少见的。

      “领主大人还是去躲躲吧,怕是来者不善。”南德重复道,已经没有抵挡住敌人,他不能再让领主大人受到伤害。

      爱娜众女同时看向苏业,等待他下决定。

      如果对方都是精神系法师,那真是摊上大事了。

      毕竟修炼精神的法师本就少见,一下子出现两位,就足以说明其背景。

      苏业却不担心,这个时间点,诺曼底可没有牛气哄哄的大法师。

      “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敢闯维苏威领。”

      在苏业的刻意渲染之下,维苏威领有一位中级法师的名声早已在外,足以震慑闲杂宵小。

      明知来者将受到惩戒,还敢过来,怕是有备而来。

      有备而来又怎样,维苏威领也不是好惹的。

      未等南德第三次劝说,一位消瘦、只有一米五高的中年男子,带领两位看不见面容的黑袍法师,出现在众人视野之内。

      南德警惕心大起,伸开臂膀,手握十字剑,一把挡在了苏业面前。

      爱娜眼神一凝,悄悄地隐没于喷泉阴影之中。

      夏奈儿则是站在了苏业左边,高仰脖颈,望着不远处来者不善的三人。

      苏语凝原本已坐入马车中,此时只得拎着裙带,优雅地顺着车梯,来到苏业右边。

      琉璃则表现得怯怯的,躲在苏业的身后。

      “桀桀桀桀,我当郁金香男爵大人是名英雄勇者呢,怎么,听到我到来,欲坐车遁走?”

      还未来至跟前,身穿大花筒圆领贵族服饰的消瘦中年男子,声音尖锐嘲笑道。

      “哼,领主大人只不过恰好有事罢了。

      你们私闯维苏威领地,打伤卫兵,维苏威的士兵是有权将你们格杀的!”

      南德放了几句狠话,以图吓走三人。

      这倒又引起了消瘦男子的嘲笑:“怎么个格杀法?”

      他扬起右手食指,向前勾了勾,示意傍边的黑袍法师朝那位多嘴骑士攻击。

      未见黑袍法师动手,南德只觉得有东西在挤压头颅一般,头痛欲裂。

      这种撕裂的痛,让他扔下了十字剑,双手抱头,身体蜷缩成了一团。

      这冲击对不是职业者的南德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南德扭曲痛苦的表情,个子不高的消瘦男子不屑地笑着,转而昂首高傲道:“我向来是不愿意使用武力的,除非有人惹恼了我。”

      “哦,忘了作自我介绍。本人以利亚·比拉,阿弗尔城子爵!此番来维苏威领,只为两件事。”

      瘦小男子以利亚竖起食指:

      “一,将猫女交出来!

      二,拿出一千金币,作为掠夺我奴隶的赔偿!”

      听到以利亚的话,琉璃不由得想起被冒险者追杀的情景。紧贴在苏业身后,她太害怕了。

      阿弗尔城,苏业在心中一下子找到了这个城的地理位置。

      这不是法兰后世的著名三大港口之一的阿弗尔城吗?

      阿弗尔城地理位置优越,海口极深,是天然的港口,濒临英吉利海峡,渔业资源丰富。

      在历史当中,靠着渔猎资源起家的阿弗尔城在4.0版本后名声鹊起,一时间贸易繁荣。

      特别是在塞纳河改道以后,阿弗尔城是离巴黎最近的入海口,凭借此,阿弗尔超过诺曼底首府鲁尔城,一举成为法兰王国第二大城市。

      不过在当前,阿弗尔只是一个渔业的集散地,一个不出众的小城镇。

      苏业暗暗思索:“先前苦尽脑汁想谋取一个优良的入海口,阿弗尔不正是最好的选择么?”

      有些关键词如果不被提起,真的是任凭想象,就是想不到。

      真是感谢这个以利亚子爵啊!

      至于以利亚说的什么要求,苏业压根没当回事,到手的老婆永远只能在自己手上。

      “我想,子爵大人误会了。”苏业微微行了个贵族礼:“我这儿哪有什么猫女?”

      矮小的以利亚眉头挑了挑,尽管对方捂得很严,但他又不是瞎子,猫女就在苏业的身后。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苏业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故作惊讶:

      “啊,子爵大人不会是在说她吧?”

      苏业闪向一边,露出有些胆怯的琉璃。

      当然,看上去胆怯,要是真干起架来,绝对是一只凶猫。

      “如此明显,子爵大人不会看不出来吧?看这绒绒的尾巴,这尖尖的耳朵。”苏业捏了捏之后,下结论说:“显然,她是一只狐狸。”

      以利亚恼羞成怒:“阁下莫不是在羞辱我不成?若是这样,那你可真就想错了!”

      苏业却不慌不忙再次行礼:“瞧瞧,以利亚子爵这是说得什么话,我哪敢跟子爵大人说谎啊。”

      他话机一转,变腔道:“权当这位是猫女好了,若是子爵大人拿出契约凭证,证明猫女的所有权,猫女归还,一千金币如数奉上。”

      以利亚目光闪烁,对方谈吐自如,定是有所依仗。

      至于一千金币,不过是他施加的筹码而已,以他的现金积蓄,都不可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一个小小的维苏威领,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丰厚的财力。

      …契约凭证,以利亚还真没有这玩意儿,不过……

      “凭证自然是有的,但今日并未带在身上。”

      没带就是没有咯,苏业撇了撇嘴,跟我玩这套。

      奴隶的契约受王国法律保护,要是有这玩意儿,以利亚子爵只怕是会直接带领保安官来维苏威抓人了。

      到时候再写个诉状,诉苏业抢夺其他贵族财物。

      苏业不仅要多倍赔偿,还免不了要受贵族院的申饬。

      但,以利亚偏偏没有契约,这下可够扯皮的了。

      “呵呵,子爵大人莫要狡辩了。”

      苏业挽起琉璃的手:“二十年前,我们两人就在一起了。夺人所爱,可不是贵族所为。”

      有些笨笨的琉璃愣愣地望着苏业,还未从要把她送给眼前这位叫以利亚的子爵挣扎中走出,蓦然惊悉自己二十年前就与领主大人认识了。

      脑袋就这么大,怎么转也转不过来,难道我失忆了?

      夏奈儿与暗处的爱娜亦是惊讶了一番,旋即又释然,这显然是在开刷以利亚,谁人不知,领主大人只有16岁。

      以利亚明白自己被耍,恼羞成怒,向后退了一步,恶狠狠地道:“动手!”

      今日他是得了命令来的,无论如何,也要把猫女送到黑衣主教那里。

      如果能和平取得自然是最好,但眼前这个局面,显然是不行了。

      既然这样,也就不用伪装了。

      今日维苏威领见到他的人都得永远地闭上嘴!

      两名黑衣法师,虽未‘动手’,无形的攻击却早已出动。

      苏语凝上前一步挡在身为苏业的自己身前,魔法瞬间发动:初级法术【冰墙】。

      发动瞬间,黑衣法师与苏语凝之间,便多了道由冰锥组成的墙。

      苏语凝眼中,两团黑暗魔素涌动的能量攻击由远及近,攻击她和苏业。

      噼啪。

      冰墙的裂纹声不绝于缕,说明冰墙对黑暗能量团起到了阻挡作用,并不像精神系魔法一样,能无视法术防御,直接对目标者加以攻击。

      苏语凝由此清楚,这只是黑暗魔法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