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豆觅爱app是假的嘛

      肖一若忽然觉得,打卡系统有点...坑啊,好像自带AI,刻意而为之,幸灾乐祸的感觉。

      要是刚开始用餐应该没啥大问题,吃得下,就是怕腻了。

      可没啥好办法,上呗。

      “诶,还没吃完,你又要拿了?”周琼不理解。

      “忽然想吃肉了。”肖一若找了个借口,先拿了两盘,顺便要了半个柠檬。

      回来之后手一捏,将汁水洒进酱料中,别说,加了些酸味,确实解腻。

      渐渐地,周琼表示看不懂。

      年轻人能吃,她知道,可着劲对付羊肉她便理解不了。

      这家158自助在东安算中等档次,海鲜也是有一些的,别说肖一若,许多人来消费都是抱着吃回本的心态,不稀奇。

      死怼羊肉,好像并不是特别聪明的选择。

      而且看他吃了几盘之后,明显有些吃力却还在坚持,忍不住伸出筷子想要夹一片试试,被对方拦下。

      “姐,你要吃我另外给你拿一盘。”

      “你还嫌弃我?”

      “不不不。”肖一若暂时找不到啥借口,直接端起盘子将剩下的肉全都扫近面前的火锅之中:“我再去拿点。”

      他心里也是有苦说不出。

      系统还给了个进程,5/10,刚完成一半,不给周姐主要是担心少了不一片就不计数了,那多亏啊。

      再好吃的东西也经不住使劲造,他现在已经有点反胃恶心了,柠檬半个不够,得直接吃才行。

      唯一能够安慰的,是饭店为了避免浪费,牛羊肉一盘的量都不是特别多,大概二两的样子,就算如此,他至少得吃二斤。

      此时,肖一若冒出了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古人投宿客栈,动辄切个三斤熟牛肉啥的,绝对是文化创作,夹着多种调料的情况下,他吃的如此费劲,那会只能水煮,哪吃的下去呢。

      也许是心理作用,他觉得拿肉服务员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不得已,饮料必须拿,碳酸不能喝,涨肚子,百香果汁不错,酸酸甜甜,开胃!

      “周姐,这碟给你。”肖一若回到位置,轻车熟路地先将肉倒进锅中,不着急吃,先喝下半杯果汁,接着拿起勺子,钩去浮沫。

      “谢谢!”见他拿的又是羊肉,周琼也是无语,不过没有多问。

      此时六点多,正好是吃饭的高峰期,人越来越多,饭店里变得热闹无比。

      “小肖,你经常来这里吃饭么?”

      肖一若摇摇头:“158对于穷学生来说还是偏贵的,一年来个一两次吧。”

      “有一点我不明白。”周琼拿起餐巾纸,优雅地擦了擦嘴角,这动作让临近几桌的男人们不自觉地投来目光。

      “啥?”肖一若低头,继续对付羊肉。

      “那房子拿去出租,然后你自己住宿舍,不是更划算些么?”

      “哦,你说这个啊。”肖一若了然:“我大伯不缺那几千块租金,给我住是亲情,我反租出去自己拿了钱,性质就不同了。”

      大二刚住进时他和父母说过这个问题,结果被老妈教训了,现如今也能理解。

      “原来如此,你会开车么?”周姐问道。

      “会啊,刚进学校的时候,就有驾校来招生,和家里申请后要了钱报名,”说到这儿,肖一若有了个想法,等会回去给老妈转点钱,给她个惊喜应该蛮不错的。

      “学会之后不是车瘾大么,正好教导员有辆好几年的尼桑,于是就被我们以各种借口借出来练车,放心,我绝对不是马路杀手。”

      “那行,”周琼拿过边上的坤包,掏出宝马的钥匙递了过去,动作有些大,穿的又比较单薄,一阵波澜抖动,让肖一若不敢直视:“今天高兴,我喝点酒,等会车子你开。”

      “行。”肖一若有点激动。

      他早就想开这辆车了,咳...说的是宝马车。

      主动起身去拿了两瓶啤酒回来,殷勤地给她倒上,直到喝下去,才放下心来,稳了。

      不远处的俩男人一直在看着。

      “卧槽,那女人真是尤物。”

      “谁说不是呢,这身材,这气质,肯定是富婆,刚才那钥匙看见没。”

      “小哥是被包养么?好像也不是特别帅啊。”

      “比你帅点,关键年轻,体力好,放弃吧,都主动要酒喝了,晚上必定是天雷地火。”

      “哎...羡慕啊。”

      肖一若终于在半小时后,将十盘的羊肉干掉,任务完成。

      没有收获的惊喜,他这会都不敢大喘气儿,呼吸间全是羊膻味,甚至有点想吐,至少三个月,不会再吃和羊肉有关的食物了。

      走出大门,一阵微风吹来,舒服的很。

      “回家么?”

      周琼眯缝着眼睛,长发顺着微风轻轻飘舞:“散散步,消消食,身上全是火锅的味儿。”

      “行,那走走。”肖一若也不拒绝。

      这一片属于商业区域,各种饭店酒店,八点多,正是热闹的时刻,行人们和白天相比,少了一分匆忙,多了一分闲暇,路边小贩的吆喝声,以及飘出的菜肴香,更是平添了许多生活的气息。

      两人漫步其中,左看看,右瞅瞅,心情很是不错。

      也难怪,一个为公司谈了笔大生意做出了贡献,另一个赚了目前为止最多的巨款。

      肖一若掏出手机,哒哒哒操作完毕,一万块钱转到了老妈的账户,顺便,给老爸转了三千的零花钱。

      很小的时候他就明白家里谁是老大,老爸是每个月领零花钱的。

      到现在依稀记得,那会他和父亲撒娇想要买点零食或者玩具,老爸脸上的无奈和“痛苦”,太可怜了。

      男人口袋里怎么能没点钱呢。

      结果转过去不到十秒,电话来了。

      “儿子,什么意思?”是老爸先打过来。

      “嘿嘿,我这几天接了个活儿,赚了些钱,孝敬您的。”肖一若这会的心情比拿到钱的时候更愉快,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形容。

      “是嘛,做什么了赚这么多,三千啊。”老爸对于儿子还是了解的,大小就聪明,但不动歪脑筋,大学的时候也经常去兼职啥的,犯法的事肯定不回去干。

      “挺复杂的说了你也不懂,我妈夜班么?”

      “对,那我等会...”老爸有些迟疑。

      “不用,我给她转了一万,你这钱是私房钱。”

      “真的?”老爸声音都大了不少:“确定?”

      “非常确定,你就假装啥也不知道。”

      “行行行,你什么时候有空回家,爸给你做红烧羊肉。”

      “呕...爸,先这样,挂了哈。”

      周琼在边上安静地等着肖一若打完电话,指了指前头写着古玩一条街的路牌:“要不,我们去那儿看看。”

      (冲榜中,求大大们来点打赏,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