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花间的免费视频平台

      秦成孝主动上门来了,这次没有带着江奕的姨父一起来:“江奕,现在资金有些紧张了。”现在才紧张啊?人家江守义都已经用掉好几倍的钱了。

      “申城那边也有些吃紧,估计年底会缓过来一些。会不会耽误事情?”

      “钱多了就多收一些,少了就少收一下。以后琅琊、曹州那边就不去了。”这两个地方竟然也踩过去了,不容易呀。“我还有个想法不知道合不合适。咱们把国库券押给银行,找银行借钱怎么样?”

      “秦叔叔,这个主意是不错,申城那边也在操作了。可是银行都需要有真是贸易背景,这个可千万不能出问题。”几个前车之鉴在那儿摆着呢。

      “我倒是有几个老朋友,可以帮一下这个忙,操作得好了,营业税也不用交。”秦成孝还是不死心。没办法,受够了缺钱的苦。

      老朋友,前几年哪儿去了?江奕也不去追问。不过,营业税的提法倒是提醒了他。后世已经实施了营改增,有一段时间没接触过这个东西了。“约一下你的老个朋友,近期聊一下?”

      当晚就约到了一个,果然是够老的,山羊胡子都白了。徐会计,供职于市第二罐头厂。

      “徐会计,如果你们的采购货物通过一家贸易公司,你们缴纳的税收会有变化吗?”江奕直截了当,会计都很实际,没好处、有风险的事儿,这些拨惯了算盘的行家是不会参与的。空口让人帮忙,毛线机会都没有。

      “要看价格差了。如果价格和直接采购的一样,而且贸易公司能够开增值税发票,交的税就是一样的。”

      “如果供货方的对外销售全部经过这个贸易公司,贸易公司再转销售给你们,中间没有价格差,税收和你们直接购买有没有差异?”嗯,现在是三方关系了。

      “不行的,不行的”,徐会计直接站了起来,“这可是虚假交易,税务可是会查的。”唉,跟这帮子爬格子的讲话就是费劲。

      “那就假设中间有2%的价差吧。”

      “贸易公司针对2%的价差基数交税。”这下子合规了,徐会计可以理解了。

      “我们的贸易公司想做你们的销售代理,你们和购买方不再直接签约,而是分别和我们的贸易公司签署协议。这个不会违法吧?”徐会计摇摇头。

      “按照2%的价差进行处理,季度结算。年终的时候,你们一次性再把2%的服务费返还,我们负责缴纳5%的营业税。这个也不会违法吧?”徐会计摇摇头,但是眼睛盯着江奕,这是想知道合法性之外还有没有合理性。

      “我们在三年内,替你们增加1000万的销售,如果完成不了,赔付你们10%。”徐会计心动了,现在罐头厂普遍生产过剩,销售是最大的难题,要是顺便能够解决了销售,自己的位子可以在退休前升一升了。

      他忘记了,江奕实际上占用了他们半个季度的资金。在需要的时候,这个时间还可以自动延长,谁让这个年度三角债这么普遍呢?

      摆平了罐头厂,江奕开心了,秦成孝急了:“江奕,这个不太好吧,都是老朋友了,骗他们可不好。”

      “我什么时候骗他了?每个条款都禁得住查。”

      “销售1000万的事情,你又不是开供销社的。”哦,原来根子在这里呀。

      “放心吧,销售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保证能够完成,正好有人问过我关于买罐头的事,销量不用担心。你先去把流程走顺,银行的人都认识了吧?”

      “认识很多年了。”嗯,怕是人家催你的债很多年了吧。

      “你现在还欠银行多少钱?有空的时候,去还了吧。”从头开始,重新做人吧。

      江奕说得不虚,现在有一个最大的买主,不过全国知道这个线索的不多,正是这个不起眼的罐头,催生了大陆首富穆其中。

      很快的,秦成孝牵线搭桥7条线、14个食品和服装制造公司,差不多能够签订上亿元合同。拿着合同,秦成孝的手在发抖,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江奕看着想笑: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对不对?

      “这下子应该能融资三四千万了。”不缺钱了,秦成孝感叹道。

      “三四千万怎么够?起码七八千万吧。”嗯,不能让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银行最多按照采购合同七八成融资,还是看在多年的交情上。”

      “销售合同呢?不能操作一次吗?用采购方开具的国内证去贴现。”江奕替秦成孝打开了天眼。嗯,大杀器,专门杀死那些投机取巧的。

      “这几家企业的信用资质还达不到银行的要求吧?”秦成孝还没有成功打通任督二脉。

      “我们不是有国库券吗?放在家里也占地方,塞到银行金库去,保险、省钱、省地方。一开始可以把保证金比例存高一些,银行最开心了。”

      听到这里,秦成孝终于悟了。别这么大的牛眼,我不是美女。“好哇。不过从此以后,我们就改成缺国库券了。”

      “怎么会缺国库券呢?申城不是有好几间房呢吗?”全国联动,活了。

      秦成孝彻底地服了。不由你不服啊,这个轮子转起来,全国都是你的舞台。“等拿到钱了,我马上去太山、泉城和琴岛,不,苏北几个地级市也要去。”

      “我爸他们规划了八大军区呢,你这是挖掉了他一个军区啊。”既是告知,也是刺激。两个40后,地就这么大,谁先圈地就是谁的地盘。

      “唉,以前还觉得老江有些贪大求全,现在才才发现他是预谋在先啊。”

      那是我给他的舞台好不好,要不然早撑死了。“秦叔叔,我有几个堂兄和小辈,你先带一带,需要全面散开的时候,你再拉你信得过的两三个人跟着跑跑。”这是终于得到信任了啊。“最后再说一句,秦叔叔,你是栽过跟头的,违法的事情不要做。”

      有合法途径拿到钱,谁还去干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再说了,公司是你的,签字盖章都需要你才行,我犯得着吗?秦成孝可能不知道有种玩法叫伪造公章、变造签名。

      可恶的江采,现在就你还没有进入状态了。好像自家同学也有厂矿企业负责人吧?这些关系是不是也可以利用起来?申城那边还没有这样的关系网,估计短期需要齐鲁省支援申城了,这就是有个大后方基地的好处啊。

      大后方,哈哈,我的最大后方不是在兰陵吗?详细汇报了情况后,杨书记仔细地想了想:“这样做真没风险?”

      “有国库券抵押呢,银行倒了国家也不会倒呀。”估计杨书记理解不了质押和抵押的区别。

      “如果这样做的话,倒是可以为地方增加资金流量。只是,你不能把资金用在兰陵市以外。”书记就是有大局观,当然,是兰陵市的大局。

      “杨书记,我也不瞒您。现在兰陵市消化不了这么大的资金体量,所以今年应该是资金外流,但是明年就不同了。公司开业后,资金需求就大了,到时候就是其他区域的资金调到兰陵市了。”

      “要是资金流出了,银行那里有没有问题?”银行是当地的钱袋子,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银行今年的贷款规模上来了,明年要是下去了,行长们的日子可就不好受了。”江奕给了一个暗示。

      对呀,这不就跟考核地方的GDP一个道理吗?杨书记恍然大悟。今年可不就是明年的基数了?又看了一眼江奕,这小子都是哪里学来的招数,贼狠!

      “这两年兰陵市的企业效益有所下滑,银行的资金转移到其他地区,这是兰陵在失血啊。江奕,你说得对,应该搞活当地经济,把资金用足用活。后面,别忘了帮助本地企业提高销量。”杨书记也看上了江奕对销售方面的承诺。

      杨书记在江奕的申请报告上批示:请财政局和商业局共同研究,在确保合法的前提下,支持企业的正常融资需求。这就很微妙了,江奕的设计本来就是在法律框架下,正常融资嘛,一买一卖都有合同为证。更重要的是,官方出面找到的都是当地的大中型企业,他们签署的合同在银行的接受度高、折率也高。可以说,这是大后方对于江奕的最大支持了。

      兰陵本地的四大国有银行更是给力。这种业务好啊,有国库券兜底,那是绝对的零风险,更有国企信用在呢,出了问题也好说。更重要的是,今年的业绩有保障了。江大老板,请务必尽快落实啊,年底之前还有不少空间呢。

      任城是我老家,还是兰陵是我老家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