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卡戴珊不雅视频

      一场短暂而凶暴的战斗,从仇天魁掉转马头杀回到战斗结束这段时间,可能就一杆旱烟的时间,三十名阿拉伯骑兵就全部当场战死,曝尸荒野。

      战斗之后,在暴力三人组的攻击下,地上满是惨不忍睹的尸体,很多阿拉伯骑兵死状恐怖,他们大多都是死于蛮力劈砍之下,尸身不全。

      有一些被开肠破肚,内脏污血横流。

      有一些身首异处,头颅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己远处的身体。

      甚至连他们的战马,有少部分都被双胞胎兄弟的攻击波及,陪同主人战死在了荒野中。

      一时间,空气中充斥着粘稠的血腥味,犹如浓糖沾喉,难以下咽。

      连那地上的泥土,都被大片大片的血迹侵染,搅合成了血水稀泥状,很是难堪。

      不但如此,战斗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杀意惊走了附近的野兽,可当战斗结束之后,充斥的血腥味却将他们吸引了过来,一起瞪着血腥红眼注视着这片区域。

      尤其是成群结队的野狼,饥肠辘辘的他们似乎早就有点急不可耐,正围着仇天魁几人不停打转,不停发出只有他们才懂得低吼,准备冲上来大快朵颐。

      可是,仇天魁目光环绕了一下四周,浴血奋战之后的他血煞之气逼人,嗜血目光比那些野兽们还要明亮。

      只是这一眼,那恐怖的煞气直接将那些野兽惊吓退走,让他们一只只都在退走时发出祈求般的哀嚎,连他们都感觉到此时的仇天魁是多么的可怕。

      而且,才刚经历一场鏖战的仇天魁等人,运动量也是非一般之大,到现在为止他们的身体都还冒着滚滚热气,就像几口烘炉一般,靠近一点都能感到有阵阵热浪随风在飘荡。

      “贤侄,你的手没事吧!”

      等到那些野兽们退走之后,仇天魁这才御马,来到了哈喇巴儿思身边,关切的看着他的手。

      “估计一段时间无法用力,要休息一下了”

      哈喇巴儿思抬起手腕看了看,把砍开的皮肉敷了回去,想努力的握紧,却发现疼得厉害,只能一边无奈的回答一遍露出吃痛的表情。

      “有伤到骨头吗?”

      仇天魁又问了下哈喇巴儿思。

      仇天魁在担忧,希望只是皮外伤,他就怕哈喇巴儿思的手骨也被砍伤,那样的话他会在相当长时间失去战斗能力,搞不好还会落下后遗症。

      同时,这段路可以说才刚刚开始,丧失一条手的哈喇巴儿思要怎么样才能跟上队伍,要是让他先行脱队,也会让这只队伍损失一大战力,让以后的行程更加艰辛。

      “好像没有,估计是被那一刀削到了,只砍开了手上的肉”

      回答的结果还好,表明没有出现骨头砍断的迹象,也就不用担心以后恢复时间会很长,估计按照哈喇巴儿思这强壮的体质,不出一周基本也能康复的差不多。

      对话中,哈喇巴儿思已经将斩马长刀别再了马背上,用左手一直按着伤口,想让伤口先一步结疤。

      “你怎么也受伤了?”

      这时候,乌依古尔骑马过来,一眼看见普刺巴尔斯的腿正在滴血,连大腿上的战裙也被砍开,露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诶!谁砍的我,我怎么没发现的”

      普刺巴尔斯抬腿晃了晃,一脸惊讶的看着受伤的部位,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乌依古尔提醒,他都不会发现自己大腿上挨了一刀。

      ”腿有问题吗?还能动吗?”

      这边也出了问题!

      仇天魁立刻回头看了一下,他比乌依古尔更加关心普刺巴尔斯,深怕他这位贤侄因为这一刀废掉一条腿,连忙用手拉开他的战裙仔细的看了看,还用手指摁了一下。

      “啊!痛!”

      直到这时候,普刺巴尔斯才反应过来,感受到了疼痛。

      “还好,伤口不深,只是皮肉被砍开了而已”

      经过仔细的查看,仇天魁心中稍微安心了一点,普刺巴尔斯的伤口很浅,之所以出了大量的血那都是他一直处于战斗状态,身体高速的运动让血液流动加快,这才看上去也很恐怖。

      “你心也真够大条的,被人砍了都不知道“

      这时候,哈喇巴儿思憋着嘴看了看自己兄弟的腿,一脸嘲讽的样子,完全不说自己也被砍了一刀。

      “恩,当前情况下骑马没问题就好,我们现在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既然两边的伤都无大碍,只是需要的好好休养一下,仇天魁也收起了陌刀,稍微安心了一些。

      接着,四人相互查看了一下,再一次确定阿拉伯骑兵已经被全歼,仇天魁就准备招呼着一起离开战场,好追上前面的罗元生他们。

      乌依古尔还顺便收集了一下箭矢,免得路上不够用,她跟本没有在意地上的尸体,手法相当的熟练。

      “有人来了!”

      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乌依古尔的耳朵多动了动,警惕的提醒了仇天魁。

      “大概有两人的样”

      在黑夜中,乌依古尔听到了马蹄声,从声音上辨别来人的方向,同时估算出大概的人数。

      与此同时,乌依古尔还拉直了硬弓,死死地瞄准着马蹄的方向。

      仇天魁也看了一眼,借着天空中模糊的星光,能看到远处正有两个黑影在晃动,距离大概有千多米出头的样子。

      “从那个方向过来的只会是阿拉伯骑兵,说不定大部队正在他们身后”

      这很好判断,自己人已经悉数离开,不可能吊在后面,那么跟来的就一定是阿拉伯骑兵,不会有第二种情况。

      说完之后仇天魁拉转了马头提醒道:

      “是时候走了,我们的这一战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不是在意这两人的时候,更不能让他们的大部队追上我”

      说着仇天魁马腹一夹。

      驾!

      策马向着黑夜而去,从战斗的地方脱离。

      在他身后,乌依古尔跟双胞胎兄弟紧跟,跟着仇天魁一起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片刻之后,那两人从黑夜中抵达了战场,果然如仇天魁所预料的一样,他两正是追着这一对阿拉伯骑兵而来的传信人。

      可是当他们出现在这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亡魂皆冒。

      他们两看到了,追着第六匹黑马而去的三十人已经全军覆灭,完全不知道到是谁干的。

      只见在这两人眼中,地上全是那一队人的尸体,他们早已被砍的残缺不全,整个战场充斥着浓烈的腥臭味,还有三三两两失去主人的战马在游走。

      一瞬间,他们两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就连身边吹过的夜风都充斥着森森刺骨的感觉,不由得两牙打了下寒颤。

      也是在这时候,一早被仇天魁煞气吓走的野兽又再一次回来了,它们那掠食的本性驱使着它们,让它们无法放弃这满地的美味,纷纷瞪着绿油油的眼睛在周围打转,时不时的传出嚎叫声。

      惶恐!

      这场景吓到了两个阿拉伯骑兵,野兽们还惊扰到了他两的战马,让战马在原地焦躁的转圈,似想立刻逃离这里一样。

      一咬牙!

      这两个阿拉伯骑兵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相同的想法。

      于是他两立刻调转马头,缰绳一摇,向回跑去。

      他两不愿意呆在这里,先不说先头部队已经全灭,就是那些野兽也是很麻烦的对象,万一他们被血腥迷失了心智冲了上来,区区两个活人怎么可能应付得了。

      还有他两也在担忧,这战斗的明显才是刚刚结束的样子,万一敌人还没有离开,生怕再磨蹭下去自己也会步他们的后尘,所以他两没带犹豫的离开了这里,准备先禀报阿布德再说,让他来做决定。

      他们这一走,野兽们再也没有什么顾忌的东西,它们成群结队,像疯了一样冲了出来,啃食着遍地的尸体,用来填饱自己饥肠辘辘的胃。

      不但是地上尸体,就连那些还活着的战马也成了它们攻击的对象,它们三五只一起扑了上去,不消片刻,这些训练精良的战马也在哀鸣中倒地,被屠杀一空。

      而另一边,仇天魁他们四个正在快马加鞭,朝着一个大概的方向疾行。

      “乌依古尔,信号”

      坐下哈萨克马疾驰,仇天魁目光扫视,黑夜中无法看见罗元生他们的身影,于是他让乌依古尔打出暗号,借着罗元生他们的呼应辨别方向。

      咻!咻咻!!

      乌依古尔鼓足了腮帮,手指放在嘴前,从嘴中发出声响,按照一定节奏不断在荒野中回响,同时还停顿一下侧耳倾听,看会不会有回应。

      咕咕!咕咕!!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在乌依古尔不断努力之下,终于从黑暗中传来了回应,距离貌似不远的样子。

      “这是罗元生的回话,告诉我他们在那边”

      乌依古尔一听,就知道回应暗号的是谁,而且他还从叫声中判断出暗号的意思,知道罗元生在为他们指明方向。

      这种暗号对答的方式,也是在启程之前定下的,那时候罗元生充分发挥以前做斥候的经验,直接将当时军中的暗号利用了过来,让乌依古尔学会了其中的意思。

      有暗号为仇天魁引路,又有声音辨别方向,没用什么功夫就出现在了罗元生他们面前。

      “都回来了?”

      这是一个土包,其他人都躲在土包后面,只有罗元生在土包上面瞭望,接应了仇天魁他们一下。

      “回来了”

      仇天魁四人坐在马背上,缓慢的靠了过来。

      “解决干净了?”

      罗元生一边引路,一边关切战况。

      “那一队追兵全灭了,暂时不会有人追上我们”

      说话中,他们一起来到了土包后面,大家看着仇天魁他们的到来,纷纷围了上来。

      汇合!

      能在场的人都已经在场了,唯独没有看见梁勇的身影,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出现过。

      “梁翁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要不要我们去找一下”

      罗元生牵住仇天魁的马,让它平稳停住,同时提醒梁勇不知道上那去了,自己现在很担心。

      “不用,梁翁知道该做什么,我们必须立刻上路,这样才不会浪费争取到的时间”

      仇天魁直接制止这种做法,他无比相信梁勇的本事,告诫众人现在最需要就是离开,跟阿拉伯骑兵拉开距离,这样才好甩掉他们。

      “那好吧!都听你的”

      罗元生也不矫情,同意了仇天魁的提议,但他还是问道:

      ”那我们接下来该往哪面走?”

      仇天魁看了一下星空,辨别了方向,指着一边说到:

      “先往东面跑一段路之后再说,等距离足够了再做打算”

      大家目光相互对应了一下,同时答应到。

      “好”

      翻身!上马!

      所有人整装待发,现在每人都有了一匹快马,还有两匹随行的马匹驮物品,大部队只差梁勇就完全集结在了一起。

      “出发!”

      一声命令,仇天魁领头,先一步向着东面而去。

      马蹄声同时响起,众人也陪他一同出发。

      而此时,被保护在中间的黛绮丝却两眼幽幽,小嘴嘟囔得老高,一直盯着仇天魁的背影,貌似心中有怨言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