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健身房被3p了

      出发的人不多,虽然只有鬼王、青龙、幽姬和白云天、碧瑶五人,但就这五人的实力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假若有着正道第一人之称的道玄真人,他不提着诛仙剑下山,恐怕也难以幸免。

      因为要隐藏身份,即便是白天,五人也都换上黑衣,罩着黑帽,戴着黒巾,只露出两只或儒雅、或温和、或慈爱、或无奈、或柔情的眼睛。

      两个黑衣笼罩下的小娃娃依旧紧紧挨在一起,踩在一柄巨大的飞剑上,让其余三人有一种酸酸臭臭的感觉。

      因为碧瑶这妮子全然不顾自家老爹尴尬和酸楚的目光,整个人仿佛都要挂在白云天身上似的,抱着云天的手臂不住地撒娇,说一些肉麻的土味情话。

      “云天,你看那颗红色星星,像不像我爱你的形状和颜色?”

      “那是荧惑星,寓意着灾难、不幸和死亡。”

      “咳咳,那,那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如此的璀璨绚丽,就像我对你奋不顾身燃烧自己的浓浓爱意。呐呐,是的吧,是的吧?”

      “那是彗星,民间的俗称是扫帚星,也是象征着灾难和不幸。”

      “……”

      碧瑶不由地睁大双眼,认认真真将白云天从头到脚打量一番,越看越觉得一身黑衣的云天也好可爱好想咬,原本的气愤和怒意顿时烟消云散。

      嘛,算了,不跟这个木头一般见识。

      换个思路想想,这样一本正经、不解风情的云天似乎也蛮可爱的,至少肯定不会有别的女孩子喜欢这样的他!

      嗯,对了,记得好像云天吃软不吃硬,嘿嘿嘿,有了!

      碧瑶深吸一口气,转变先前的策略,抱着云天柔弱无骨的右手,目光里是浓浓的似水柔情,神态怯生生,语气却十分坚定:“云天,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我知道。”白云天听到她这情真意切的话有点触动,语气也变得有些柔软。

      他可能觉得一开始自己的话有些过分,又补充道:“瑶儿,虽然荧惑星和彗星可能象征灾难,但我会倾尽所有将你送离它们,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儿的不幸。”

      “云天,你真好,我发觉自己越来越爱你了。”

      “我也爱你。”

      “云天,你说将来我们成亲时,穿什么款式的婚服好看呢?还有,婚乐的礼曲用《花好月圆》还是《百鸟朝凤》好呢?”

      “我觉得吧,婚服用秦汉婚服比较好,黑衣红边,既符合我们鬼王宗,也预示喜庆吉祥。礼乐倒不必用那种肃穆沉重的,就你说那两个都挺不错,嗯,迎亲时用《百鸟朝凤》,拜堂时用《花好月圆》。”

      “那我们的新房要怎么装修呢,还有婚宴的菜式……”

      “新房确实要好好思考一番,那小木屋似乎有些不太行,另外再建一个小别院兴许可以……”

      鬼王、幽姬或许已经习惯,早已培养出强大的意志力来抵御二人的精神攻击,然而青龙就老惨了。

      前面还好,他甚至有些想笑,憋得很是辛苦;

      后面听到这两个小娃娃开始讨论婚服婚乐婚宴之类的,在想笑的同时,亦有些想哭,最后心里终于变得酸苦酸苦的。

      那边的情和这边的景,让他的文青病犯了:快乐和幸福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这苍白的日光作伴,像寻不到家园的孤雁,于空旷的天穹中孤独地徘徊。

      青龙其实是第四次见到白云天,他虽然一直在鬼王宗,但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书房里读书写字,很少外出。

      第一次,自然是五年前捡到白云天的那一次;

      第二次,是白云天重铸无影三剑引起的天地变故,需要帮忙施法隐藏波动;

      第三次,是白云天成功研究出荀草新种植方法的那一天,也需要帮忙安排杂事;

      第四次,便是今日的出行。

      青龙曾听闻宗主鬼王和师妹幽姬讲过白云天和碧瑶的事情,眼下他也终于能理解当时他们说那些话的心情和表情。

      当听到这两个小娃娃谈论孩子满月的庆典,他终于忍不住,用眼神瞅了瞅鬼王,大概意思是:宗主,你不管管你家女儿还有你未来女婿,我们还在出任务呢!

      鬼王还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瑶儿是他宝贝女儿,天儿是他最满意的徒弟和准女婿,手心手背都是肉,都舍不得骂。

      幽姬似乎也忍受不住这副场景,她的解决办法倒是很简单粗暴,既然不能打败敌人,那就加入他们俩成为其中的一员。

      于是她轻轻跳上白云天的飞剑,在另一侧牵起他的小嫩手,揉了揉他的柔软脑袋,目光慈祥与碧瑶对视了一眼,让后者微微松出一口气。

      鬼王见此目光顿时一亮,刚靠近一点点,却被自家黑心小棉袄嫌弃的眼神扎得透心凉,与青龙在一旁成为如这日光般凄冷的背景板。

      现实可不是游戏里那样,鼠标一点就能实现数千里传送,而且这个世界也没有这等传送阵。狐岐山到青云山的距离很远,从上午出发,直到傍晚时分,三道黑色流光终于飞到青云山山下。

      他们降落到草庙村对面的一个山坡上,寻了一处僻静之所,静静等待时机。

      碧瑶有些不喜夜色的昏暗和凉意,她刚祭出伤心花打算施法,就见三柄剑刃无形的神兵在众人周围的虚空里一闪而逝,然后一股莫名的气息包裹住众人。

      “瑶儿,我来生火吧。放心,有法阵掩护踪迹,不会打草惊蛇的。”白云天温柔地抓住她的小手,示意她收回伤心花。

      “嗯。”碧瑶感受到云天的关心和亲昵,小脸瞬间微红,低下脑袋,不太敢看他。

      白云天的生火也很简单,抬手便在地面上画出一座燃火法阵,登时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以他阵法造诣足够这法阵燃烧到天明。

      碧瑶虽然也能做到白云天这些操作,但远远没有他那般轻松随意,即便是鬼王、幽姬、青龙三人也不行。

      寻常修行者单单是修行能够有所进步,已是天大的幸事,至于与自身修行无关的阵法、炼器、炼丹、画符等等,则是只能望洋兴叹。

      阵法和符法大同小异,但都要求对天地法则有极强的领悟,以及精细的控制力、强大的术算力,更何况百年学阵比不过一朝飞剑,因此普世之下几乎没有多少人精通阵法与符法。

      然而,永远不要小看一个练武数百年的武道强者,尤其是他这种术法、器法、拳脚三大方向全面发展的狠人。

      先前的低武世界也有阵法,虽然没有诛仙世界里的法阵玄奥,但他知晓提前学习打基础,根基远比其他人扎实无数倍。也还是那句话,武道、仙道殊途同归,通一可通百。

      长生已得的白云天,可不是那种虚度光阴的废材,无数世界的瑰丽正等着他去挖掘。

      修行无涯,学亦无止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