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猪猪下载

      刷了一会儿微博,看到数据在涨,却没等到虞美人和唐小星的回复。

      楚尧也不着急。

      想回的总会回,不想回,那就假装没看到了。

      反正也不熟。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刘飞打来的。

      接通。

      “逛哥,任思瑶去三亚找你了?你刚和她吃饭了?”

      嗯?

      听到刘飞这话,楚尧脑海中猜测着各种可能性,语气平静问道:“怎么了?”

      刘飞:“任思瑶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你给她买的机票,让她来三亚找你,但和你吃过饭,你把她丢在饭店不管了。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想起我好像是三亚的,所以给我打了电话。”

      讲述着来龙去脉,刘飞语气带着一丝询问。

      其实他大概判断出了是什么情况。

      对于任思瑶这个女人,他一直都没什么好印象。

      在上学的时候,他就一直觉得是个表面清纯实则心机很重的女人。

      用这几年的网络热词来说,叫做绿茶婊,很形象。

      只是楚尧这个傻叉喜欢。

      因为这女人,他还和楚尧吵过几次架,虽然都只是今天吵完明天和好的男人式辱骂。

      而现在嘛……

      我逛哥终于雄起了。

      正面刚了任思瑶一波,完胜。

      “你怎么说?”

      听完刘飞的话,楚尧面无表情,淡淡问道。

      “我能怎么说?我说,我不在三亚,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我给你定个酒店吧,她说不用了,她自己想办法,还假惺惺让我不要告诉你。”

      “噗……哈哈哈哈……”

      “逛哥,上啊,让她见识你的。”

      说着,刘飞就忍不住笑出声来,透露着一股“老子看穿一切,搬个小板凳默默看好戏”的态度。

      任思瑶给他打电话,自然也是套路。

      目的还是为了找楚尧。

      这边从身边人下手。

      就跟男生追女孩子时找闺蜜帮忙是一样的。

      “那关我什么事儿?”

      “人家给你打的电话。”

      “行了,这事儿你别管了,明天等你回来啊。挂了。”

      楚尧若无其事的说道,当即就想挂电话。

      “哎不是,你先别挂。”

      刘飞快速说道,声音郑重了几分。

      “我估摸着这妞今晚肯定得折腾出不少幺蛾子,你随时跟我保持联系啊。”

      “我甚至觉得,这妞能勾引你上床,然后用强奸报警威胁你,你小心着点。”

      “要不我给个当地朋友的电话给你?”

      他是做工程的。

      厮混各种江湖场合。

      类似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见过。

      这年头,有心机的女人为了钓金龟婿,真的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毫无任何底线可言。

      “我知道,放心,没事。”

      楚尧点头说道。

      挂了电话,微微叹了口气。

      虽然刘飞说的是难听了点,但还真不是没有可能。

      任思瑶……并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相反,是个掌控欲和占有欲都相当强烈的女人。

      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也可以做很多事。

      这点楚尧一直都知道。

      只是之前双眼一直都被美色迷惑着。

      男人就是这样。

      下半身冲动了,上半身就不聪明了。

      下半身满足了,一切就都索然无味了。

      ……

      打完电话,回到酒店。

      楚尧收到了苏月婵发来的消息。

      “哥哥,今晚我有空,不直播。”

      暗示意味很强烈。

      嗯?

      楚尧微微愣了一下,回道:“今天要断播?”

      “不是啊,我白天的时候都播了,然后跟水友们说晚上要陪父母。(害羞)”

      楚尧笑着回复:“这话说的,也没毛病。”

      苏月婵:“哎呀,讨厌啦,就是晚上想抱着你睡觉嘛,这个床它太大了,我一个人睡,冷。”

      “好,那我等下就过去。”

      ……

      以前是没谈过对象。

      没有“深入交流”过女人。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楚尧觉得自己的实战能力和鉴赏能力,有了不小的提升。

      就比如说,苏月婵。

      她比任思瑶强在哪里呢?

      强在……她拎得清。

      她也爱钱,肯定爱钱。

      而且肯定把钱看的比男人重要。

      但她很清楚,自己为了钱,要付出什么。

      比如说,连续一千多天的直播。

      再比如说,讨好自己。

      这是一个非常原始而朴素的道理——世界上的好东西千千万,你想要,拿自己有的来换。

      而任思瑶,显然不明白这个道理。

      或者说她太贪心了。

      既想要感情,还想要钱。

      她想在男人身上寄生,靠男人养活,过上优渥富足的生活。

      却还想掌控这个男人,驯服这个男人,让这个男人百分百的臣服自己。

      同时自己什么都不想付出。

      最多付出一层膜或者一个子宫。

      甚至未来会把“跟老公睡觉”当成一种难得的奖赏。

      楚尧和任思瑶认识这么多年,对她再清楚不过。

      以前我没得选,只能舔。

      现在,我选择做狼。

      ……

      晚上十一点多。

      楚尧已经锻炼完身体,都快准备睡觉了。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任思瑶打来的。

      “谁啊?”

      苏月婵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楚尧看了她一眼,按下免提,顺手接通。

      “喂?”

      “楚尧……”

      任思瑶可怜兮兮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隐隐带着哭腔。

      “我……我刚才在雨中淋了很久,走了一路,从市区,一直走到了海边,漆黑的夜,下雨的街,可怜的我。”

      “我知道,这是我罪有应得。”

      “以前是年轻,不懂事,犯了很多错误,理应受到这样的惩罚。”

      “其实我最近一直都在相亲,相了不少男人,每次见到一个男人,说房子,车子,说自己多有能力,我都会在想,他们会比你之前那样,更爱我吗?”

      “答案是,不会。”

      “楚尧,对不起。”

      “我现在很冷,也打不到车,我都不知道我在哪儿,你……你能来接我一下嘛?”

      “我,我真的好想你。”

      她凄凄惨惨戚戚的说道,夹杂着啜泣声。

      这段话生情并茂,简直太秀了。

      楚尧都想给她颁个奖。

      女人,其实也都是这样。

      和穷人谈钱。

      和有钱人谈感情。

      “发个定位。”

      楚尧语气很平静的说道。

      片刻后。

      楚尧手机里收到了一个定位,的确是在海边。

      还有任思瑶的一张自拍。

      她站在一棵大树下,全身都被雨水临透了,湿漉漉的,看上去要多惨有多惨,却也楚楚动人。

      ……

      海边的某棵大树下。

      黑暗中,任思瑶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眉头微皱,不住跺着脚。

      真的是冷。

      她觉得自己应该会得重感冒。

      但,并非坏事。

      就像是小时候为了获得父母更多的关爱,故意用冷水洗澡故意得感冒一样。

      她耐心的等待着。

      十几分钟后。

      终于等到了。

      只是……

      看到那部闪着警灯的警用巡逻车,她目瞪口呆。

      “女士,我们接到报警,说你被困在这里。”

      “快上车吧,现在带你回去。”

      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走下车,还好心的给她带了一件雨披。

      她欲哭无泪。

      再次拨通了楚尧的电话,传来的提示音,却是关机。

      又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却提示……

      对方,已经不是你的好友。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