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直播下载地址哪里有

      东方凡现在很郁闷,上次自己一副被掏空的样子被人从青楼里抬出来了。原本以为那慕家的姑娘会接受不了,然后主动求皇上退婚。结果人家不仅没去求皇上,还说出了,只有丧偶没有退婚这一说。搞得老头子对这姑娘更加的满意了,对自己更加的不满了。就连陛下都听说此事,将老头子训斥了一顿,说他教孙无方,然后高度肯定了那姑娘,说她知进退,识大体。老头子回来大发雷霆。把我们东方少爷禁足在家,不给他出去胡闹的机会。

      眼瞅着大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们的东方凡大少爷着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想到明日过后,自己就要和一个“缸”过一辈子,东方凡害怕了。

      ……

      我们东方凡大少爷被禁足的消息一传开,当天与东方凡一同夜宿翠鸣轩的大小三个纨绔就想来看东方凡,门都没能进的去,就被我们暴怒的东方老爷子给撵走了。

      直到今日,东方老爷子才允许他们进府。这三人里面最冤的还得是姜玄清,他从外地赶回来,就被自己的小伙伴叫去了青楼,啥也没干,喝了一宿的酒。然后外面就有了自己好男风的传闻。连宫里的那些公主皇子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就连自己的父皇也把自己叫过去先是训斥,然后旁敲侧击的问自己,尤其是临出门的那一句:“不同的爱好,父皇也能理解,但是皇儿一定要把握好那个度。”听到这话的姜玄清差点没摔一跤。

      姜玄清是姜国国君姜齐的第八个儿子,也是最小的儿子,上面有七个哥哥,所以皇位铁定是和自己没缘分了,而他也不参与到党派纷争,每天和东方凡那个青楼看看,这个赌场玩玩,每天过的不亦乐乎。由于自己不站队,上面的七个哥哥都对他格外疼爱,加上嘴甜,在宫里混的如鱼得水,备受宠爱。

      “恭喜凡哥儿,明天就是新郎官儿了”一进门,姜玄清就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道:“我可是听说了,我未来的嫂嫂可是个有福气的人,凡哥儿真是好福气啊”

      旁别的李成儒也帮腔道:“凡哥儿这等福气可是我们羡慕不来的。”

      刘士奇听到他们两个人的话,再想到坊间传闻,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刚开始还是捂着嘴偷笑,到最后忍不了,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紧接着三个人全都捂着肚子笑起来了。

      “喂,你们三个既然这么羡慕我,那我将来照着那样的一人给你们来一个。”东方凡恶狠狠的威胁着三人。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拿凡哥儿说笑了,凡哥今天我们来是为你排忧解难的。”刘士奇收起笑容,一脸正气凛然的说道。

      “对,凡哥,我们可是冒着大风险来帮你的。”姜玄清也一脸认真的说。

      “帮,你们怎么帮,老爷子怕我出去胡闹,连院子里的狗洞都给堵了,你们能有啥办法。”东方凡一脸的苦涩。

      “凡哥儿,这是看不起我们兄弟了,山人自有妙计。”李成儒脸上写满了骄傲,仿佛这事已经成了。

      “你们别卖关子了,直接说法子。”看着三个人信誓旦旦的样子,东方凡,在他们三个人身上看到了希望。

      ……

      “这就是你们的好主意。”看着眼前高大的围墙,和旁别放着的矮小的楼梯,东方凡表示无力吐槽。希望来的快,去的也很快。很显然,东方凡的希望破灭了。

      “凡哥儿,是我们大意了,没想到,你家墙那么高。”东方凡看着姜玄清一脸诚恳的道歉。然后眼身亮了,脸上露出了坏笑。

      ……

      汴安的街头,还是那么热闹,而我们的东方凡大少爷却觉得这些热闹与自己无关。他漫无目的骑着马,也不操控,任由它去哪,因为东方凡也不知道该去哪,不知道该干什么。你没有听错,东方凡还是出来了,只不过身上穿的是姜玄清来时的衣服,很显然,东方凡给熟读兵书的东方老爷子来了一招李代桃僵。不厚道的东方凡留下了年幼嘴甜的姜玄清来承受老爷子的怒火。

      突然,前面一道身穿白袍,身段修长的人影吸引了自己注意力。只见那人走走停停,不停的在不同的摊位之间,看来看去,很认真,很迷人。看着那道身影,东方凡计上心头,随即翻身下马快步走上前去。对着前头那人热情的打着招呼:

      “木兄弟,好久不见了,我前几日去找你,如家客栈的掌柜说你搬走了,我还以为你离开汴安了,害的我伤心了好一阵子”

      慕傾颜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扭头看去,原来是东方凡。东方老爷子不是说他被禁足在家,只待明日之后,才允许他出门,怎的会在这里碰见他。

      “家中几位长辈来了汴安,他们再汴安购置了宅院,我便搬过去同他们一起住了,临时走的仓促了些,倒是忘了告诉一声东方兄,还请东方兄见谅!”慕傾颜虽是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觉得好玩儿。她有些不厚道的想自己要不要去打一波东方凡的小报告。

      东方凡想着自己一会儿要做的事,多实在的一个人啊,唉,多可惜,不由得多了几分内疚:“没事,没事,我只是想着你回金陵了,想着不知道以后多会儿能再见面,毕竟你上次的画本还没有和我说完,觉得有些可惜。话说,上次你说的哪只猴子最后逃出了如来佛的手掌心了吗?”

      “东方兄,不必着急,来日方长,这人多眼杂的,实在不方便,我以后再慢慢给东方兄讲吧”慕傾颜环视了一下四周,来日方长咬的很重。

      “行吧,行吧,只是木兄弟在这做什么。”不怪东方凡好奇,在东方凡的眼里,一个大男人家,却一直在看些女孩子家的东西,属实是有几分不正常。

      慕傾颜脸唰一下的就红了,正不知该作何解释。只见东方凡随意的挥挥手,一脸善解人意:“害,人嘛,都有自己特殊的癖好,我理解,我理解。”

      得,看着东方凡那样子,慕傾严知道他误会了,正欲开口解释,东方凡就抢先说:“木兄弟,放心吧,这事我不会给别人说的。”

      “那倒是多谢东方兄了”见东方凡这么的善见人意,慕傾颜也就没了解释的欲望,得,你爱误会,误会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