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1

      “请老师放心,我们今天来没有丝毫追究学校责任的想法,就像您刚才说的那样,沈凡是在休息日,又是在校外出的事,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和学校牵扯不上,我们学生家长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而且能在这学校读书的家长是什么素质您也清楚,更不会是不通情达理的对吧,何况这件车祸的责任警方已经有了定论。”周元用着平静的口吻说道,虽然他话里没有丝毫追究学校责任的意思,但是也表现了他们这边的态度,同时也适当地提醒了对方。

      侯老师微微一愣,神色有些尴尬。

      放缓语气,周元又道:“您作为沈凡的老师还是他的班主任,应该能够理解我们家长现在的心情,今天来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沈凡在学校里的一些日常情况,从侧面了解一下他近期的状况,作为学生家长,我想我们有知情权,而作为孩子的老师,您和学校也应该有义务配合我们搞清楚来龙去脉。”

      侯老师一时间被周元说的语塞,思索了下这才点了点头,她带着周元他们进了教学楼,在一楼的一间小会议室坐下,关上门这才开口说了起来。

      不过她的讲述中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正如她所讲的,他们学校的管理非常严格,学生平日住校都是有条例的,他们老师也都是按照规定对学生进行管理,至少在周元他们来前根本就不知道沈凡出了事,也根本想不到沈凡会出这样的事。

      交谈了小半小时,周元并没在侯老师这里得到有价值的信息,而且他也看得出侯老师在这方面也未对他们有所隐瞒。想了想,周元站起身,主动对侯老师道:“谢谢您了,等沈凡恢复后我们再告诉您他返校的时间?”

      侯老师见周元没再刨根问底心里也松了口气,脸上也放松了下来微笑道:“这没问题,沈凡请假的事作为班主任我会处理的,你们家长也不用太担心,既然医生说他没有大碍就在医院里多休息几天,等他返校后落下的功课我也会另外给他安排补习。”

      “这太感谢您了。”周元很是客气地再次道谢,接着又提了个小要求,说是沈凡因为住院,作为家长是否可以去孩子的宿舍拿些他的私人物品,希望侯老师给个方便。

      侯老师对于这个要求只是迟疑了下就答应了,不过她因为等会有事不能陪他们去宿舍,可以让和沈凡同宿舍的同学代劳,让他们先去宿舍那边等会,她去找一下人,过会让他直接去宿舍那边找他们。

      就这样,双方握手告别,等出了教学楼,朝着不远处的宿舍楼走的去的,张清研有些忍不住就说道:“这就是老师?老师就这素质?学生出了事不关心自己学生反而先担心自己和学校会不会承担责任,现在的老师就这个样子?亏这个学校还是我们海城数一数二学校呢!”

      “呵呵,这社会早就变了,你还以为是你小时候?”

      周元毕竟在杂志社工作,而且他的记者身份平日在社会也接触过不少类似的情况,当即笑道:“侯老师这人其实还是不错的,你看后来不也和我们讲了些情况么?再说了,这是整个社会大风气的问题,她一个普通老师怎么有能力改变?现在别说是学校,就连号称救死扶伤的医院不也这样?不交钱再危急的病人也不会给你先动手术,这种情况是眼下越来越多,根本就免不了。”

      张清研张口想说什么,可是最终也没说出口,只能摇头叹了口气。

      宿舍楼离教学楼不太远,中间也就是隔了一个操场而已。徒步走过去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等到了地方两人在楼门口等着,过了不多时就见一个和沈凡差不多年龄的男生急冲冲地跑了过来。

      “你们好,你们是沈凡的……?”那男生见周元和张清研站在楼门口,有些不确定地上前问。

      “你好同学,我是他表哥,这是她表姐。”周元微笑着说道。

      见没认错人,男生顿时松了口气,咧嘴笑道:“表哥表姐你们好,我是沈凡的同学也是他的宿友,我叫刘兵。”

      “你好刘兵同学,让你特意过来一趟实在麻烦你了,谢谢。”周元向对方伸出手,刘兵只是个半大小子,还不怎么习惯这种成年人之间见面的样子,迟疑了下后这才伸手和周元握了握,等放开手后,他笑着挠挠头,表情倒比刚才轻松了许多:“不麻烦不麻烦,反正我正课已经结束了,现在是自习课时间,正好闲着没事。”

      嘿嘿笑了几声,刘兵这才想起正事,招呼着周元他们向宿舍楼里走,在门口同宿管打了个招呼,或许是侯老师提前已经通知宿管的缘故,宿管只是向周元他们点点头直接放行,一行人坐着电梯直接上了三楼。

      沈凡的宿舍是313,出了电梯后左手走到底就是。学校的宿舍条件还是不错的,可以住四人的房间有着两张上下床铺,靠门走廊一侧还有着独立的卫生间,书桌在靠南边的窗口处摆着,虽然简单却足以满足学生在学校的住宿和平日学习。

      当然了,男生宿舍嘛,杂乱些也是正常,刘兵用钥匙打开宿舍门,进去后就把一张下铺床上堆着的几件衣服赶紧收拾了起来,看样子这张床就是刘兵的了。

      “表哥表姐,你们坐,你们先坐……。”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下,刘兵这才想起招待周元他们,赶紧又从窗口那边搬了两把椅子让他们坐下。

      “刘兵同学,沈凡的床位在……?”周元看看四周,开口问道。

      “哦,差一点儿忘了。”刘兵拍拍脑袋,连忙指着自己对面一张床铺道:“这就是沈凡的,他睡下铺,他的东西不是在床尾摆着就是在床底下,你们要拿什么和我说,我帮你们找。”

      ”不急不急,先休息一下,看你赶过来出了不少汗,先歇歇再说。”所谓的帮沈凡拿私人物品只不过一个借口,周元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搞清楚沈凡出事的原因。

      刘兵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一路跑来虽说出了点汗,可对于他来讲根本不在意。不过见周元和张清研都没马上要收拾东西的想法,刘兵也只能坐了下来,张清研还特意从包里拿一瓶可乐递给他,刘兵原本有些不好意思接,不过在张大美女的热情下,刘兵这才微红着脸接过,的确有些渴的他拧开后仰头就喝了小半瓶。

      周元笑眯眯地看着他,等他放下饮料随意着就问起了宿舍里的情况。比如说这宿舍住四个人?里面住的都是同班同学?大家平时课余爱好些什么活动等等。

      一开始刘兵显示有些拘束,不过随着谈话的深入,刘兵也渐渐放了开来,再加上一旁还有张清研这个大美女在,时不时在刘兵的讲述中发出几声惊叹,又或者仿佛小女孩一般问着“是嘛,真的呀?你们可真行……。”诸如此类的话,这让刘兵这个半大小子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手舞足蹈说的是眉飞色舞。

      “这么说,沈凡和你们平时都差不多,课余除了去打打篮球外也就是在宿舍看书,要么就是夜自习什么的?”见火侯差不多了,周元开口问。

      “差不多吧,我们学校管的严,这宿舍里又没电脑,平时也出不去,当然不是在体育馆打打篮球就是看书或者就是夜自习了。”刘兵点点头道。

      不过,周元却从刘兵有些闪躲的目光中看到了异样,他也是从刘兵这个年龄时段过来的,相比刘兵,周元也仅大了十二三岁的样子,至于张清研和对方的年龄差距就更小了,也不过五六岁而已。

      “真的?”周元目光盯着刘兵,似笑非笑道:“你们每天就这么乖?我看不见得吧。到了晚上就没悄悄溜出去玩?比如翻墙去校外的网吧?又或者约女同学出去看看电影什么?”

      “没……当然没有……。”刘兵顿时就像是被惊着了的小兔子,整个人差一点儿就跳了起来,急忙矢口否认。

      瞧着他这副紧张样子,张清研顿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而周元也同样心里乐个不行。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