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app下载2.60在哪里可以下载

      听着到账的语音声,小松鼠赵阿福咧开嘴笑,他的目光从痛心疾首的小红娘汪汪汪身上离开,放到趴在地上的哈齐齐身上。

      “哈齐齐大兄弟,我们也曾经在飞鹰宗的秘境里共过患难,是过命的交情,你不会让兄弟我难做吧。”

      小松鼠赵阿福小跑到哈齐齐的身边,探出自己的小爪子,和哈齐齐放在地上的爪子轻轻碰了碰,以示两超凡宠物间的亲昵。

      “屁的过命的交情,是同为食物的交情,如果不是监狱长及时的出现,我们还在争论该先吃谁呢?”

      哈齐齐在心中吐槽道,他没有搭理小松鼠赵阿福的意思,小松鼠赵阿福一贯蹬鼻子上脸,越是搭理他,越是起劲儿。

      赵懒懒,薮猫女王喵则天和玩具虎猫就是反面的例子。

      不要脸皮,为了一点钱,忘了男儿膝下有黄金,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要钱;成也女王,败也女王,薮猫女王身上已经被套上了一层层的枷锁,这套枷锁叫女王的威仪,而小松鼠赵阿福看穿了薮猫女王喵则天身上的女王枷锁,这也是他能得手的原因;小红娘汪汪汪已经够谨慎了,但还是太年轻了,着了小松鼠赵阿福的道。

      他的那些手段,对付女孩子还行。

      对付自己,难喽。

      把脑袋偏向另一边,无视他是对付他的最后的神技。

      小松鼠赵阿福并没有死心,追着哈齐齐的脑袋跑到面孔所在地方。

      于是,弹幕后的观众看到了一场追逐的游戏。

      也不知道这场游戏进行了多久,小松鼠赵阿福一脚跺在地板上,一个爪子叉腰,一个爪子指着哈齐齐,痛骂道:”好啊,你个哈齐齐,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在躲我。”

      哈齐齐依然没有动,像一个已经矗立在此地许久的石头。

      “不给我松鼠赵面子,我们之间的梁子结上了,今天我必须给你一个教训。”小松鼠赵阿福气愤的撸起小棉袄的袖口。

      “就你!”哈齐齐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抬起了脑袋,鼻腔里带着重重的喷气声。

      小松鼠赵阿福强不强,强,家里的超凡宠物加在一起或许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他为什么这么有底气,敢嘲讽他?

      还不是因为他的性格,太怂了,拿平时欺负他的赵懒懒和指挥他的小红娘汪汪汪一点办法都没有,卑躬屈膝,像是一个仆人一样。

      哎,白瞎了那么厉害的超凡能力。

      “你今天倒霉定了,我松鼠赵说的,谁来也阻止不了我揍你一顿,倒霉蛋来了也不好使。”小松鼠赵阿福张开嘴怒吼了一声。

      一股野蛮凶悍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爆发开来。

      原本趴在地上不把小松鼠赵阿福放在眼里的哈齐齐如临大敌,久违的不安全感从身体内的各个角落袭来,返祖能力更是越过他,自动激发了,他嗷呜一声变成了一只将近两米的巨狼。

      把威胁消灭在襁褓里,一直是他的行事风格,就像之前对黄龙帮一样。

      “我来试试你,是不是虚张声势。”

      ……

      咔喳一声,赵然手中的咖啡杯子应声而碎,杯子里的咖啡洒了他自己一身。

      这种力量失控的事已经很少发生在他的身上,或者说基本上已经绝迹了。

      刚开始力量暴涨的时候,他连走路也是小心翼翼,轻手轻脚,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失控了,家里的家具时常遭殃,更换餐具的频率更是达到一天一换的地步。

      好在他找到克服一身巨力的方法。

      这个方法并不难,甚至有不少人以此为生,做菜,通过做菜,他完全掌握了对力量的微操。

      然而今天失控重现了,他通过灯塔“照片”把小松鼠赵阿福与哈齐齐的对峙完全看在眼里。

      他看的不是哈齐齐,哈齐齐并没有挣脱“宠物小天王”超凡能力的束缚,他能使用超凡天赋“返祖”,是因为自己认可他这段时间的表现,和他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

      如果在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可以使用超凡能力自保。

      赵然看的是小松鼠赵阿福,被魅惑之后的小松鼠赵阿福变了许多,平常不敢做的事,今天做了不少。

      换句话说,小松鼠赵阿福不怂了。

      这也是他力量失控捏碎咖啡杯的原因。

      ……

      弹幕后的观众想不明白,为什么小小个子的小松鼠赵阿福敢挑衅化身巨狼的哈齐齐。

      你还没他的一个爪子大呢。

      他们不看好小松鼠赵阿福,甚至在小松鼠赵阿福和哈齐齐动手之后,吓得闭起眼睛,等他们睁开眼睛过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哈齐齐的巨型爪子与小松鼠赵阿福的小爪子碰在一起,看似势均力敌,但从哈齐齐脸上挤在一起的五官,可以看出他已经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来了。

      小松鼠赵阿福却相反,一只爪子背在身后,而且与哈齐齐巨型爪子抵在一起的仅仅是他的一根爪子,脸上云淡风轻,一副大师风范,甚至有余力说话:“哈齐齐,你可要争气点,我还没玩够,如果你倒下了,那就太没得意思喽。”

      “你。”哈齐齐憋了半天,只憋出一个字,不是他不想多说,而是做不到多说一个字。

      “啧啧,看看你这魁梧的个头,紧绷的肌肉,有多少狗妹子会钟意你……”小松鼠赵阿福点评着哈齐齐的身材,“可惜中看不中用,是个绣花枕头。”

      哈齐齐气的瞪大了眼睛。

      “呦,生气喽。”小松鼠赵阿福弯下腰,“我道歉,我道歉,我怎么能这么形容哈齐齐大兄弟。”

      他懊恼的用背着的那只爪子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我就不该把实话说出来。”

      哈齐齐气的鼻孔里喷出两道粗气。

      “哈齐齐,你做狗真不行,看兄弟多照顾你的面子,还给你道歉,有我这样的兄弟是你三生有幸。”小松鼠赵阿福苦口婆心的劝道。

      “哈齐齐,你不行呀,怎么腿有点抖了。”

      “你的实力,没有你的嘴厉害。”

      “哦,现在嘴也不行了。”

      “原来是嘴炮王者,而我专打嘴炮王者。”

      一声声变向嘲讽的声音在哈齐齐的耳边乍响,他气的火冒三丈,却拿小松鼠赵阿福一点办法也没有,甚至连说话的能力也被小松鼠赵阿福剥夺了。

      没过多久,砰的一声,他的身体急剧缩小到正常的大小,趴在地上踹着粗气,眼睛夹杂着憋屈和悲愤看向赵然消失的地方。

      如果不是监狱长不让自己狩猎的缘故,他的超凡能力也不会停留在Lv1,实力堪堪达到接近肉身境界Lv12,与小松鼠赵阿福相差两个力量级,他也不会在今天遭受奇耻大辱。

      小松鼠赵阿福笑嘻嘻的走到哈齐齐的身边,把耳朵递到哈齐齐的嘴边,大声道:“你说你要把你所有的区币都借给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走到哈齐齐被撑破的衣服丢在的地方,从衣服的残渣里掏出手机,美滋滋的把支付软件里的余额全部转到自己的手机上。

      (晚了点,写的不满意,改了又改,现在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版本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