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本一道道一区二区三区

      进入结界不久,就看到了由鬼`差引领的阴魂向前走,力牧神君开启导游模式,介绍黄泉路是怎么回事,奈何桥又是怎么回事。

      两人还跟传说中的孟婆打了个招呼,让陈季平意外的是,这孟婆竟然不是个老婆婆,而是美女一枚。

      “你可别乱动心思,孟婆乃是先天神灵,就算大仙尊对见了她,都要客气一些!”

      “神君别开玩笑,就算她不是先天神灵,咱也不敢打她的主意!”

      “那倒是!”力牧神君大笑。

      说话间有个舌头吐老长,却好像是在对你笑的白袍人迎了出来,“神君驾临,有失远迎!”

      “呵呵,白老弟客气了,这是新任两界山山神陈季平,亦是圣人门下!”

      这就是白无常啊!

      陈季平拱手见礼,同时发现这位除了舌头伸的长了一些,脸白了一些,似乎也不怎么可怕。

      在白无常的引领下,进入了阴司衙门,然后又见到了传说中的牛头和马面。

      阴司衙门共分十殿,十殿之主便是著名的十殿阎君,陈季平以后主要打交道的是第一殿的秦王广、第五殿的阎罗王和第十殿的轮转王。

      秦王广主要是堪定寿数生死;阎罗王司职地狱,轮转王负责轮回转生。

      以陈季平的官位,见不到这几位地府大佬,他能见到的是十殿下属的四个吏官署衙,即:赏善司、罚恶司、察查司和阴律司。

      这四司的主事也就是所谓的四大判官,山神主要打交道的是阴律司和赏善司,因为前者掌控生死簿,而后者主要跟活人打交道。

      双方经常会有一些业务上的往来,比如山神报告某人有善举,符合延长寿元条件,赏善司确认后,阴律司给添加寿元。

      再比如地府通告,有鬼物进入两界山区域,请山神协助追捕等等。

      搞清楚了这些,陈季平产生了些许想法,如果打通这两个关节,是不是可以动一些小手脚?

      赏善司的判官没见到,见到了阴律司的判官,然后二人同时都认出了对方。

      “原来崔道友就是崔判官,在下眼拙,失礼了!”

      “呵呵,某也是刚就任判官,以后还请国师大人多多提携!”说话者正是经王远知介绍认识的崔珏。

      “客气了!”陈季平一直偷偷关注此人,知道这位最近参加了科举,不久后恐怕就要当官了,所以从阳间的统属上,对方就算身为地府判官也不敢在他面前端架子。

      力牧神君奇道:“你们居然认识?”

      陈季平简要说了一下相识的经过,随后向崔珏提出一个要求,“崔判官,听说你掌管生死簿,某能不能查看一下?”

      “这个…好吧!”崔珏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拒绝,一方面两界山山神有权查看属地生灵的寿数,另一方面大唐国师和火云宫弟子的身份让他不能不有所忌惮。

      陈季平要查看的自然是家人的寿元,至于他自己的不用查,因为上边根本没有。

      查看之后,他眉头皱起,陈老汉还有二十四年寿数,陈刘氏尚有三十八年寿数,陈二丫还有五十年寿数,韩翠英亦有五十六年,一众新生小辈不用说了,但是陈季长的寿数却只有不到十五年了,而且还是死于非命。

      “崔判官,可有办法延长寿命!”一边说,一边似是不经意的翻到了李世民的那一页。

      “增寿有三法:一为修行;二为服食仙果灵丹;三为积攒功德,亦可增寿少许。”

      “我兄长经营昆州,又从南域运粮资助灾民百姓,活人无数,为何不见有寿元增加?”

      “勘验功德为赏善司统管,另,你兄长本只有二十三年寿命,能活到至今,乃服食灵果,以及你帮他逆天改命所致,已经殊为不易!”

      “如果他现在修行,是否还能增涨寿元?”

      “国师当知,修行要靠仙缘和根骨资质,观令兄之命格,并无仙缘…”言下之意,你还是认命吧。

      陈季平当然不会认命,他忽然幽幽的说道:“咱们那位陛下也只剩下不到十年寿命,啧啧,听闻西游大业启动尚需时日,恐怕是赶不上了!”

      一句话,让崔珏大惊失色,“陈道友此言何意?”

      力牧神君也是诧异看向了陈季平。

      “听闻善恶司的主事是魏征,而你又是阴律司主事,不知是不是巧合,如果让我知道有人徇私枉法,哼,这事就算捅破天,某也要讨个说法,神君,咱们走!”

      说完就要离开阴司衙门。

      “等等~”崔钰急忙叫住了他,他和魏征被调到判官这个位置上是为了什么,心里清楚的很,都是在为西游铺路,如果被这位坏了大事,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换成别人,说出这等威逼的话语,那是取死之道,但是眼前这位身为华夏国师,人皇门徒,又恰恰在两界山占了山神之位,即便他背后的那位菩萨也不敢擅动,否则将会引出大乱子。

      “怎么…崔判官有何话说?”

      “国师当知有些事,随意插手乃是取祸之道!”

      “陈某只想一家团团圆圆过个几百年!”

      “不可能,天道自有因果,岂可乱了法度?”

      “那就当我没说!”说完又要往外走。

      “加寿十年!”

      陈季平不理会,力牧神君饶有兴趣看了崔珏一眼,随后跟着走向大殿之外。

      “三十年!”

      陈季平转身道:“最少加寿一甲子,明年你到昆州来,某还可以送你一个前程,还可保你们崔氏一门平安。”

      前程什么的,崔珏崔钰可以不在乎,关键是后面一句,若反过来听就是:小心你一家子不得平安!

      犹豫片刻,既然没有其它选择,他只好接受“多谢国师栽培!”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说完洒然而去……

      回到两界山,力牧神君说道:“你如此逼迫他,岂不等于结仇,将来是会有因果的!”

      陈季平明白,这所谓的因果是指什么,“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如果不能给家人做些什么,某于心难安!”

      “你的红尘心太重了,不过修行也是修心,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陈季平点点头,取出一张符纸,“这是我打听到的玉米产地,神君有暇可去看看!”

      力牧神君一愣,这可是挣功德的好机会,以前还好理解,毕竟根基浅薄,修为低下,现在完全可以自己去找。

      “三郎为何自己不去挣这份功德?”

      “神君不要多心,一来我的确没时间;二来三种作物早就委托神君;三来,也是想借神君的人脉帮我搜集一些制符的材料!”

      听到是有事相求,他也就能坦然接受了,“不知是哪些材料?”

      陈季平将早就罗列好的清单递过去。

      力牧神君接过来扫视了一眼,不由吸了口凉气,上边有四十余种材料,他也算见多识广,但是听说过的竟是不到一半,“我只能尽力帮你找!”

      “能找多少是多少!”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