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贴吧

      “上来吧,就我一个在这里。”

      对着山下喊了一声。

      天一知道,他们是听得见的,毕竟这个世界全都是修士,千里眼和顺风耳,那都是标配的基础技能。

      山下的人凌空而行,三两步就跑到了山顶上。

      一座古刹,门口是一张长桌,四周的地里还种了些药物。

      “白金狮皇!”

      “金翅鹏王!”

      “玉牙象王!”

      天一只是简单看了一眼,三个浑身肌肉的壮汉,就这样一前两后,单膝跪在天一的跟前,面色冷淡,手里还拽着刀。

      这是规矩,求别人办事,先得单膝跪着,或是表个礼仪,然后再报上自家名号。

      只是你们这些跑龙套的,全都这么爱护动物的吗?

      为什么一个个的,外号全都是各种动物?

      虽然很想吐槽,但天一只觉得有些寒颤。

      看他们刀刃和衣服上还有许多未干的血迹,再加上一看就是反派的嘲讽脸,还是这随时准备起身砍人的架势,这一伙人明显是山贼土匪之流!

      深吸一口气,天一故作高冷,转过身去背对着三人组,淡淡说道:“我知道你们的目的。”

      这个时候就是要装作高人,如果一不小心露馅了,是真的会死!

      他知道的,这三个家伙还没有起身,明显是在观察,自己是否是真材实料的智叟。

      如果不是,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暴露了吗?

      带头的白金狮皇默不作声,只是抬起头探了一眼天一,但很快就收回目光低下头去,不知道心底在想些什么。

      “这天底下,谁都不容易。”

      天一漫不经心地说着,随手拿起茶壶,准备倒一杯茶,请他们坐下来谈,然后就……

      尴尬了!

      忘记之前茶已经倒光了。

      “咳咳!”

      轻咳两声,晃了晃空荡荡的茶壶,叹息着说道:“就像是这样,如果不去烧水,何来的茶呢?”

      不付出,哪来的收获?

      三人组依旧低着头,默不作声。

      “若是真的急用,那就去拿吧,都在里边放着呢,只不过是一些身外之物罢了。”

      天一无力地挥挥手,将手肘撑在桌上扶着额头,很是心累。

      三人组互看一眼,不明白这是闹哪出。

      猜不透,也看不破。

      在他们眼里,面前所谓的智叟,只不过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而已,比路边随手就可以捏死的小虫子还要弱鸡。

      但看大师这眼眸,深邃而又沧桑,这加上这幅有气无力的样子。

      他这是,疲惫了吗?

      本来三人组想的是,要是这个大师实力强,是真材实料的智叟,可以请他出个主意,谋个好出路。弱一点的话,还可以顺手抢一些宝物。

      但现在这个样子,是真的搞不懂!

      “只是身外之物吗?”

      白金狮皇小声呢喃着,站起身来走进古刹内。

      入目的是一座斑驳的佛像,掉了漆不说,还生了许多铜锈。八只手上各握着一样降妖伏魔的宝物,狰狞着面目,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神台上是两盏灯油空了的长明灯,在旁边还摆放着一些供品,只是早已腐坏,墙角几张蛛网和供台上厚厚的积尘,看来这座古刹已经荒废很久了。

      唯一还算是干净的,也就神像下那张摇椅了。

      再往墙角看去,一张蛛网下边,像是垃圾一样堆砌着一堆储物装备。而且每一样储物装备上面,都没有残留大师的气息,显然是没有被打开过的。

      “这……”

      三人组全都蒙了。

      就算是再不外呼这些宝物,至少也要打开来看一眼吧?

      这看都不看一下,就像是垃圾一样丢在墙角,是闹哪样?

      就在这时,外边又传来了天一那有气无力的声音,“都是些身外之物,若是你们真的急需,想要多少,就拿多少吧。”

      “身外之物吗?”

      白金狮皇呢喃着,身子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晃当”一声,带血的刀掉落到了地上,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视线逐渐被泪水模糊。

      “是啊,都是一些身外之物。”

      白金狮皇呢喃着,单膝跪到了地上,身体颤抖着,另一只膝盖也缓缓跪了下来,紧接着五体投地跪着,眼角流出泪水。

      在自己看来是宝物,在别人看来,却只是区区身外之物。

      就像是丢垃圾一样,随手就丢到了墙角,不再过问。

      “可是我为了这些身外之物,都付出了什么!”白金狮皇怒吼着,握紧了拳头指甲深入血肉当中,悔恨地捶打着地面,留下一串血印。

      一个大老爷们,就这样嚎啕大哭了起来。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弟兄们死的死,背叛的背叛……”

      只是为了这些可笑的身外之物。

      再回过头看看,最后自己又得到了什么?

      是啊,都得到了什么?

      金翅鹏王和玉牙象王也被感染,虽然没有跪到地上,却也呆愣住了。

      天一眯着眼睛,从外边走进来,这又是脑补了啥玩意?

      这就感动了?

      我还没说听懂掌声呢!

      本来只是想着,自己这边给了个台阶下,他们拿了那些值钱的玩意,会顾及到自己帮助过那些人的身份地位,不会再伤害到自己的性命。

      谁能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大师,救我!”

      白金狮皇猛的一下抱住天一的大腿,给他吓了一大跳。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个大老爷们这样,着实是有些古怪。

      天一摇摇头长叹一息,轻念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都不记得穿越至今,已经长叹过多少次了。

      没办法,这个世界太莫名其妙了!

      也就在此时,正好到了下午,外边的阳光角度正好,透过古刹大门照了进来,照到了天一和白金狮皇的身上。

      最后天一满是无奈地轻轻敲打着白金狮皇的头,用温柔的声音吟咏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一首菩提揭念完,白金狮皇也松开了手,半张着嘴呆愣着,凌乱的头发,再加上哭花了的脸,看起来不大聪明的样子。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天一的声音不断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大师,我悟了。”

      白金狮皇声音平淡,缓缓站起身来,向着天一鞠了一躬。

      “大师,我们也悟了。”

      金翅鹏王和玉牙象王异口同声说着,向着天一鞠了一躬之后,也都站到了白金狮皇的身后。

      “嘶——”

      天一倒吸一口冷气,你们又悟了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惊雷炸响,紧接着无尽的梵音响起,九天之上撒下无数金色的光辉,照耀着山顶上这座斑驳的古刹。

      双手缓缓合十,一股神圣的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而出,金色的光芒逐渐在其身后凝聚,成为一轮金色的光相,慈祥而又柔和的光芒闪耀,只让人觉得暖洋洋的很少舒服。

      没有言语,此时此刻哪怕是再多的言语,也无法表达感激之情。他们同时向着天一微微鞠躬,便算作是道谢。

      一朵朵金莲从地上涌出,他们就这样踏着佛光,缓步走出古刹,向着西面的天边走去。

      “我……”

      天一话都说不出来,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此时此刻复杂的内心。

      要不要这么夸张?

      ★★★★分割线★★★★

      兄弟们给个收藏喽。推荐票不要钱的给点推荐票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