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日本成熟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爆炸!!!”轮机长急切的蹲下抓住了这名士兵的肩膀,大吼的问道。

      “啊啊啊啊啊啊~~~~~~”可是这名士兵除了不停地在大叫之外,根本说不出别的话来。

      “八嘎!!!”看着这名只顾着大叫的士兵,急切不已地轮机长顿时破口大骂。抡起手来就要给他两个耳光让他清醒清醒。

      可是当轮机长的手已经举到最高点后,却怎么都打不下来了。因为,就在刚刚他手抓住的地方地皮肤,已经不见了,露出了鲜红色的肌肉和淡黄色的脂肪。

      那些不见了的皮肤,就向团烂泥一样,黏在轮机长的手上。直到这个时候,轮机长才注意到,这名士兵的红色皮肤皮肤,并不是天生如此,而是被高达四百度的蒸汽给烫熟了之后呈现的颜色。

      里面那白茫茫的一片,也并不是什么灰尘,而是从高压管道里喷出的蒸汽!!!

      轮机长在士兵的哀嚎声中,又通过那片小小的观察窗看向了已经被海水浸泡过半的动力舱。虽然只能看到不远的地方,可就在这目之所及的一小片范围内,他也发现了几具漂浮着水面上的尸体。

      “长··········长官···············”就在轮机长愣神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虚弱的呼唤声。

      就看着那名已经基本上快被烫熟的士兵,抬起来头在呼唤他。

      “植村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轮机长急忙问道。

      “不,不知道。我们正在里面工作,忽然船体下面就发生了爆炸,紧接着,蒸汽就喷出来了。我当时正好站在门口,就被蒸汽给顶了出来。嗬~~~~嗬~~~~~~~额~~~~~~~”植村勇说着说着,就开始大口喘气来。脸上的表情也是显得十分的痛苦。

      “不着急,慢点说!!!医护兵!!!医护兵!!!”看着这位从一上船就跟着自己的部下,轮机长也是心痛不已!!他知道,植村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哪怕蒸汽的灼伤没有夺去了他的性命,可随后的感染也会让他丧命。

      不是不能治疗,而是不值得将昂贵的治疗药物用在一个平民出身的普通海军身上。

      “长·····长官,帮····帮我·······我一把!!!”植村勇颤抖着向轮机长说出了请求的话。

      “不要放弃,植村勇,医护兵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会好起来的!!!以后的动力舱还需要你来带领呢!!!”轮机长安慰道。

      “嘶~~~嘶~~~~”现在的植村勇哪怕只是想轻轻地摇个头都十分的痛苦!植村勇心中十分清楚,自己是没有活下去的可能的。

      作为一名海军大尉,植村勇在这艘一九二二年入伍的“凤翔”号航空母舰上已经服役了快十五年了。在这十五年间,他见证了太多太多的惨剧。

      深知军中潜规则的植村勇,很清楚的明白,医护兵是不会来的了。因为,在动力舱这一层服役的士兵,都是贫民阶层入伍的。

      而那些华族和士族的士兵,是根本不来被分配到这个暗无天日,闷热无比而且还忙碌无比的舰船最底层的。

      所以,船上的军医中,除了毫无背景的新手菜鸟,其余那些技术精湛的医生们,是绝对不会来到这里抢救他的。

      因此,不想成为还有呼吸的大体老师的植村勇,十分希望轮机长能够帮他一把,替他消除痛苦。

      轮机长看着已经痛苦的说不出话的植村勇,依然用乞求的目光注视着他。微微张合的嘴中还在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轻轻的说着:“帮帮我,帮帮我··········”

      “我明白了!!!我会帮你的!”轮机长最终还是狠下心来,决定替这位老部下解决痛苦。因为,在见识过那些刚刚毕业,毫无经验的军医的治疗手段之后,也许早点解脱,也是一种幸福。

      轮机长将自己的配枪,一把崭新的南部十四式手枪散发着淡淡的枪油味,从枪套中被拿了出来。

      在植村勇欣喜的注视之下,轮机长熟练地打开保险,拉动套筒,子弹很是顺滑的就被推进了枪膛内,

      “很荣幸与你共事!感谢你这十五年来的付出!一路走好,植村君!”轮机长很是郑重的向着植村勇说了一声之后,才将枪口对准了植村勇的头颅。

      植村勇很是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已经饱受痛苦的植村勇用着宛若蚊声的声音说道:“给你添麻烦了,十分抱歉!”

      “咔~~”扣动扳机的声音在这片小小的空间中回荡,但预想中子弹激发的声音却没有听到。

      “纳尼!!!”轮机长先是惊讶的说了一句为什么,然后迅速的反应过来了,这把闻名中外的王八盒子,又他娘的闹意见了。

      “对不起,植村君,请稍等一下。”轮机长尴尬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明明是昨天才刚刚保养过的,竟然就又出现了这种哑弹事件。

      植村勇也无可奈何,只能点头等待着。毕竟,他现在比尸体也就是心脏还在跳着罢了。

      轮机长又一次的拉动套筒,将枪膛内的那颗子弹抛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地面上当当作响。

      “很荣幸与你共事!感谢你这十五年来的付出!一路走好,植村君!”轮机长第二次很是郑重的向着植村勇说了一声之后,将枪口对准了植村勇的头颅。

      “咔~~”清脆的扳机声又一次的穿出,可惜的是,子弹依旧没有激发成功。

      植村勇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膛一样,心中的失落感已经难以用言语表达。

      “呃~~~~~~~~~”最后,植村勇在发出一声包含着复杂情绪的声音之后,身体就软软的倒在了地面上。

      轮机长看着血液从死去植村勇的身下慢慢的向外流淌出来,心中很不是滋味。低头看着这把准备在关键时刻自尽的手枪,接着就狠狠的向地面砸了下去!

      “我要你个垃圾玩意有什么用!你特么竟然把人能给吓死,为什么不能打死他呢!!!”轮机长向着还在地面上翻滚的手枪大骂道!

      “啪!!!”

      “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