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失禁尿出来

      遥远的天使星云。

      梅洛天庭的后花园中,两个绝世美人并肩而坐。

      草坪上,鹤熙穿着一袭精美的飘逸长裙,银色长发垂至腰际,衬托出她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安静而平和,足以抚平无数人躁动的心绪。

      颦笑间,仿佛能让星云摇曳,日月无光。

      “话说,你来这找我干嘛?我可不相信你会特意跑过来陪我在这晒太阳。”

      能让曾经的天基王鹤熙说出这种话的人,整个已知宇宙也就只能有那么一位。

      坐在鹤熙身旁的人身份不言而喻,自然是梅洛天庭的主宰者——神圣凯莎。

      今日神圣凯莎的装扮与往日不同,当然,不仅仅是没穿那条丑到爆炸的红色秋裤。

      淡金色的蓬松长发披于肩后,微卷的发梢正好够到凯莎完美的背脊线,身上穿着的是古典优雅的宫廷裙装,淡金的纹路,绣有白金色的花边。

      秀美的瓜子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黛绿色的眼影下方,是一双俯视众生的美丽眼眸。

      凯莎仅仅是屈膝坐在这里,双手搭在两腿之间,至高至贵的气场却始终未曾改变,只不过比平时显得亲和了一些。

      或许,这就是神圣凯莎吧。

      无论她出现在哪里,都会成为世界的中心点,光芒会自动聚焦在她的身上,就如同是天空中高悬的太阳,受到万人瞩目。

      神圣凯莎就是这样的神,被宇宙诸神所敬仰、敬畏,独一无二的王者。

      凯莎端起身边的咖啡喝了一口,才缓缓说道:“陪你晒太阳还不好吗,以后我也是要过来养老的,提前适应一下也挺好。”

      “啊,对了,我还忘记告诉你,炙心那小妮子被我派去费雷泽了,现在在帮我观察未来的王储。她可是你的衣钵继承人,你会不会因此担心呢?”

      说完,凯莎似笑非笑地看着鹤熙

      鹤熙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凯莎女王,神圣艾兰王国的艾妮·熙德我虽然没见过,但我知道她的来历和故事,你选择她做天使文明的王,我相信有你自己的考量在。”

      仍然是闭口不谈炙心的事情,鹤熙继续说道:“不过,你拥有永恒的寿命,何必这么早选择继承人呢?”

      凯莎反问道:“鹤熙,那你为什么选择那么早隐退呢?留我一个人,待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久。”

      不等鹤熙回应,凯莎就自语道:“其实也没必要,待那么久也会累的,宇宙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也早就想放假了,就陪你坐在这里,也挺好的。”

      略带幽怨的话语,随即化作一声轻叹。

      “可是,宇宙太平静了也太不好啊,卡尔那个死变态,还在研究那个所谓的终极恐惧,妄想迎接次生物压迫主生物的时代,呵……”

      沉默了一会儿,鹤熙主动看向凯莎,问道:“所以,你明明知道现在的艾妮·熙德掌控你的王座尚且还不够格,为何还要定她作为王储?”

      其实鹤熙更想说的是,除了你神圣凯莎,我不认其他任何人,做我鹤熙的王。

      凯莎笑着摇了摇头,“那谁又适合呢?”

      “彦,不行,她能力很强,也足够果断,但在绝对杀伐的局面下,她内心深处又有相当感性的一面。如此,不利于镇压宇宙间的诸神。”

      “烈阳的潘震,一直对我们天使没有太多的尊重,若是我退下来,只怕彦会被他胁迫,去做一些……一些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征战多年的阿冷和阿追都是极为优秀的战士,但思想上,嗯,过于偏执,在是非观念需要一个合适的人,去指导她们,除了我以外的。”

      “炙心就不用说了,和你天基王鹤熙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个性如出一辙。不仅热衷于科学研究,还讨厌繁琐的权力。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年纪太小了,既不够资历,也没有强硬的手腕,让她登基只怕难以服众。”

      凯莎不厌其烦地一一例举,最终也是将手中的咖啡杯放了下来。

      神圣凯莎很少会在她面前作过多的分析,所以就连此时的鹤熙,也不知道凯莎是没听出自己的话外之意,还是在故意装傻。

      “如果不是当初和凉冰的那场战争,你也不会这么为难。艾兰……真的可惜了。”鹤熙说到凉冰的时候面不改色,而提到天使艾兰,脸上才划过一丝惋惜之色。

      凯莎不在意地笑道:“战争,总是要有牺牲的。我也不只是因为人情,而特意关照艾兰的后裔。如今的艾妮·熙德已经隐隐有了铁血君王的身影,我可以等待她成长起来的那一天。”

      天使文明的辉煌,也会在艾妮·熙德的手上延续下去。

      “倒是听你的话里,对凉冰依旧有不小的怨气。”凯莎低下头假装抚平裙上的褶皱,偷偷瞥了鹤熙一眼。

      在没退隐之前,也就是凉冰早期建立势力的期间,鹤熙曾亲自手提星命追着凉冰满宇宙地跑。

      也得亏凉冰在逃跑方面颇有心得,换作其他人面对愤怒的鹤熙,早就被星命切成碎片了。

      追了数百年,凉冰苟着一直发育,麾下的恶魔军团逐渐壮大起来,不再惧怕单枪匹马的鹤熙,此事也因此作罢。

      鹤熙果然没发现凯莎的眼神,她的视线看向了另一边,淡淡说道:“没有的事,如果凯莎女王释怀了,我自然也没有怨恨她的理由。”

      毕竟当初被捅了腰子的人是你,不是我。

      凯莎稍微往鹤熙身边斜靠了一些,轻声说道:“释怀谈不上,伤心还是有一点的。”

      凯莎在与凉冰决裂之后,一直不喜欢提及凉冰这个名字。不过那是在对外人而言,鹤熙可不算是外人。

      无论怎么说,凉冰也是她唯一的亲妹妹。

      尽管立场已经不同了,总是对她喊打喊杀的,但当每次凯莎真正起杀心的时候,又不那么下得去手了。

      嘴上说着彦感性的话,其实自己也有心软的时候。

      鹤熙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和凯莎继续聊下去,终于主动开口问道:“炙心最近怎么样了?这丫头才五百岁,平时我也很少管她,一直都是让你照顾的。不过以你的性格,也基本上是放养了。”

      对于鹤熙颇损的评价,凯莎有些哭笑不得,“我有你说的那么差劲吗?放心吧,她这些年和彦,阿追她们相处得都不错,虽说平常闷了点,但好歹还是有些共同话题的。”

      空气一度沉寂下来。

      沉默半晌,凯莎才说起此次来的目的。

      “本来说,好不容易来一次,不谈公事的。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鹤熙理解地点了点头,“我明白!凯莎女王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吧,看看我这个闲人还能在哪里帮到你些什么。”

      “是阿追传输过来的一则情报,她发现地球上有一处未知空间,微虫洞技术无法运用,就连洞察之眼也无法解算空间内绝大部分的信息,甚至无法记录传输上来。”

      凯莎将天使追的报告简单地概括了一番,不然长篇大论说起来挺麻烦的。

      听到这个消息,鹤熙总算来了点兴趣,眼底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还有这种事,地球上竟然有洞察之眼都无法洞悉的事物,这倒是出乎我们的意料。”

      洞悉之眼,早年间神圣凯莎与鹤熙共同研究的产物,被植入于每一位天使的基因底层序列,几乎可以洞悉天下万物。

      “不算太稀奇的事,地球诞生了几十亿年,经历了数次大破灭,仍然长存万古,衍生出了文明,这也说明了它不同于其它的生命星球,有属于自己独特的一面。”凯莎不以为然地说道。

      鹤熙笑道:“那你是对我们的技术没信心咯?”

      “整个已知宇宙,我说我是全知全能,好像并不为过。”凯莎面色平静,犹如阐述着一件事实。

      鹤熙双手撑在地面,悠哉地说道:“那不就好办多了吗?你的知识宝库给阿追开放一下,让她查阅下资料不就好了吗?”

      凯莎轻轻摇了摇头,“知识宝库里面只记载了已知数据,许多未知数据因为没有相关匹配的信息,所以一直被我封禁了起来。

      这些被定义为不可知的事物,就像卡尔所提出的终极恐惧,是一种谬论,不适合让阿追去了解。”

      她不想再有人,走上凉冰的老路。

      “那万一阿追所见到的真的是这些未知数据怎么办?”鹤熙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凯莎平静地说道:“既然不可知,那就不可知,只要安安静静待在属于它的地方就好。对于这点,不论是阿追所见到的未知物,还是卡尔提出的虚空,我都是这个态度。”

      “如果我们因为畏惧它而且研究它,那又和当初的凉冰有什么区别?”

      实在不行,镇压便是。凯莎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凯莎庇护生命幸福的方式即是——她用较稳定的现状让宇宙缓慢发展,虽然与其它诸神的意志不同,但确实给了大多数生命活着的空间。

      她的出发点在于以神的思维去思考,思考如何让更多的人能够生存下去,并且生存的幸福快乐。

      凯莎宁愿用无比详尽的计划把控文明发展的每一个节点,也不愿意另辟蹊径去加速文明的进步。

      这也是为什么在卡尔提出终极恐惧后,正义秩序把控着每一个文明的历史进程,让它缓慢发展。

      在不研究终极恐惧的前提下,使其伪证,以至于不成立。

      虚空不会吞噬已知文明,这是凯莎为已知宇宙做得保证。

      凯莎以正义秩序对抗终极恐惧,已经卓有成效,用已知对抗未知,也未尝不可。

      她守护的不仅仅是正义秩序的尊严,更是已知宇宙的底线。

      所以哪怕对于全宇宙(已知和未知)来说,凯莎都可以称得上是历史长河中一位伟大的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