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爱去看

      缓步而出的二个胡人头目环顾四周,看到空地上死去的手下,心中涌起滔滔怒火,怒目而视瞪着远处闯寨的身影。

      ‘阴风寨’常有不知死活的江湖人士前来扬言灭寨,都成了寨门口挂着的森森白骨,像今天这样惨重的死伤还是头一次。

      “咣!”大寨响起一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对撞手中‘乌金八爪锤’发泄着心中的怒火,性格暴躁的达维朝着闯寨的少年吼道:“小子,敢来这里撒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了,今天大爷就成全你!”

      双目泛红的呼延吉并没言语,手中长槊遥指着说话的壮汉,寒星点点的槊尖滴答着血迹。

      受到挑衅,达维暴怒如雷一个跳跃来到少年身前,重愈百斤的大锤朝着对方脑门挥去,这一下要是砸实了,少年必定是一个脑浆迸裂的下场!

      经历刚才的杀戮,已经杀红眼的呼延吉不知后退为何物。大力挥舞手中的点钢槊在空中划出一个半月扫向砸来的大锤,以力降力!

      双方兵器撞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道使双方各自倒退了两步!

      平分秋色!

      残留的劲道震得手臂发麻,差一点手中大锤就要脱手而落。眼前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拥有如此力量,许久没有遇到能在自己手下以力相拼的人,抖了抖双臂达维眼睛里泛出狂热嗜战的光芒。曲腿一跃腾空而起,又是一招‘星碎山河’朝着少年天灵盖呼啸而去。

      面对从天而降的杀招,呼延吉脸上毫无惧色,双手握住点钢槊使出‘霸王举鼎’再一次选择以力降力的正面硬刚!

      这边两人自持神力正面硬碰硬的对碰,纯爷们间打斗朴实无华,追求你猛我更猛的纯粹力量碰撞。震天响的兵器撞击声不绝于耳,两人脚下地面的裂纹越来越多。

      呼延吉这边是纯粹力量的碰撞,如同两只角力的公牛不到力竭决不罢休,李心田那边则是完全相反的情形。

      魁梧健硕的达勃拥有和体格不成正比的灵敏,腾挪闪躲身形灵巧异常,手中的阴阳精铁钺更是刁钻诡异,招式变化令人防不胜防。

      李心田所学武功皆是梅花楼绝学,‘玉虚踏雪’动静之间身姿轻灵飘逸,‘梅花掠影’最大的特点是变化无穷,一招一式都蕴含巧妙变化。手持长剑而立于原地,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缠斗在一起的两人看不清具体的交手,大寨空旷的场地上只看绰绰身影互相交错、分开,再交错、分开循环往复不停移动,每一次交错就会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以快打快!以变应变!

      这种对决看似轻巧,实则极其耗费心神内力,一旦走神亦或内息不稳就是身首异处的殒命下场!

      无边夜色中一轮圆月悄无声息的挂上枝头,清冷的月色洒满‘阴风寨’。就在此时,陷入白热化厮杀的寨子里响起‘啪!咣!嘭!’三声响动。

      第一声是兵器撞击的声音,接着是武器掉落在地发出的声响,最后一声便是达维倒地发出的动静。倒在地上的他全身僵硬,七窍流血显然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显而易见,这一场力量的交锋上胜利者属于站立的身影。

      呼延吉以槊杵地,稳稳站立在场中平息着体内翻涌的血气,任由晚风吹过用力过猛而憋得通红的脸庞,炸裂的虎口流出猩红的血迹滴滴哒哒掉落在脚边,这一场赢得并不轻松。

      听到声响的达勃抽空瞄了眼旁边,发现倒在地上的竟然是达维,心中骇然手中招式慢了半拍露出破绽。

      高手相拼,胜负往往就在一瞬间。

      一剑封喉!

      李心田抓住了这转瞬即逝的机会!

      这一剑太快了!快到中剑的达勃纵身闪躲跳出五米开外才惊觉喉咙有异,一股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双手紧紧捂着伤口挣扎着倒退多步才倒在地上失去了动静。

      李心田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还没来得及放松,大殿处又走出一人。

      此人正是大寨主哈桑,手下两位心腹出去多时未归,察觉有些蹊跷的他便出来查看情况。看到身死气绝的躺倒在地的两位手下,怒极而笑说道:“好,好,好。敢来闯寨果然有两下,能逼到我出手,你们的好运到头了。死去了这么多弟兄,这笔账我要好好跟你们算算,等会要让你们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看着比自己搞出近乎一倍的大汉,李心田脸上毫无惧色,挥舞手中长剑指着对方平静的说道:“巧了,我们也有一笔账要找你清算。”

      哈桑神情一愣,俯视着个头只到腰间的女娃疑惑的问道:“哦?什么账?”

      “无辜惨死的孩子!”李心田俏脸挂起一层寒霜,冷冷说道。

      “平常抢夺财物时杀不过不少人,不知道说的是哪个孩子?”哈桑有意拖延时间,装作不解的模样详细的询问道。

      李心田瞄了眼沉默不语的呼延吉,察觉到他似乎在默默运功,心中明了他正在疗伤,耐着性子寒声说道:“长安城三里外破庙!”

      “小女娃看清了,这里是‘阴风寨’!我们是强盗,只对怀有银钱的人才有兴趣,破庙那种乞丐流民呆的地方能有什么油水?”哈桑修炼的是一门诡异的外功功法,先要在体内运转周天才能使用颇费时间,此时功法即将运转完成。

      “那就没错,金叶子是在你身上吧?”李心田调理完体内紊乱的内息,眼角的余光发现呼延吉红润的脸庞恢复了正常。知道出手的时机到了,说完这句话暗自运转内力准备随时动手。

      运功完成的哈桑手提长五尺的锯齿狼牙棒纵身跳进场中,铁塔般的身躯从天而落强劲的力道使大地为之颤动,更是激起大片飞沙走石。肆意狂笑道:“哈哈,没错!金叶子就在身后的大殿里。找老子算账?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看见寨门口挂着的白骨吗?那都是来找老子算账的!”

      “废话少说,看招!”趁着说话的间隙,压制住体内翻涌的气血,体力恢复大半的呼延吉运转‘游龙步’欺身上前,使出‘龙魄诀’起手式‘潜龙出渊’,手中点钢槊化作流星刺向对方!

      “叮!”

      哈桑抬手轻松一扫,狼牙棒磕在槊尖使其偏向一旁,化解掉对手攻势反手就是一招‘横扫千军’,五尺长的狼牙棒呼啸着挥向少年。

      手中点钢槊偏向一侧,狼牙棒巨大的力道使身体失去平衡趔趄了一下,看到反攻而来的狼牙棒锯齿在眼中越来越大。危急时刻,呼延吉顺势曲腿、弯腰、侧身保持奇异的身形堪堪躲过这凶猛一击。

      一击未中,哈桑丝毫不意外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抬起左脚就是势大力沉的一记抽射踢向身体失去重心的少年脑门,这一脚要是踢实了后果不堪想象。

      还没来得及喘气调整身姿,面对这无法躲避的一脚,呼延吉收槊入怀,双手紧紧握住槊身挡在身前硬抗了这一脚。

      呼延吉连人带槊倒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强劲的力道使他在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划痕。

      哈桑收起左脚准备趁势追击,察觉身后响起破空之声,放弃追击少年转身化解掉刺来的长剑。

      李心田剑气如虹,每一次长剑挥舞都留下一片残影,急速挥舞的长剑如同盛开的梅花般刺向敌人,这一招‘寒梅初绽’正是‘梅花掠影’中最为精妙的招式。

      “花里胡哨。”哈桑轻蔑一笑,转动手中锯齿狼牙棒如同旋转的风车稳稳守住身前。‘叮叮当当’一阵轻响,所有的剑影只击中狼牙棒没有伤到他半分毫毛。

      第一剑击中狼牙棒时,自知此招无法突破壮汉的防守,手中留有余力最后一剑假意刺出,虚晃一剑半途变招‘流星追月’。身影诡异的出现在另一侧,泛着寒光的剑尖化作星芒直刺心口而去。

      面对诡秘突兀的杀招,哈桑毫不在意刺向心口的长剑,转到半空的狼牙棒就势下劈一招‘力劈华山’直劈长剑的主人而去。

      一寸长一寸强,五尺长的狼牙棒显然会比长剑更快的劈到李心田,大寨主的应变不可谓不快。

      迎头劈来的狼牙棒在空气中划出呼啸的风声,李心田强行收剑止住前冲的身姿,再次以诡秘的身法闪躲到一旁。

      不过这一次哈桑没有给李心田再次出手的机会,调转身体挥舞着狼牙棒追击而去。近百斤的狼牙棒在他手中好像轻若无物般灵活,密集的打击压制着李心田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依靠轻灵飘逸的轻功‘玉虚踏雪’四处闪避。

      挣扎着站起身,呼延吉用手擦拭掉嘴角的血迹,暗自心惊:这就是地煞高手的实力!贸然出手被抓住破绽就是一套连环招反制回来,招招直取要害丝毫没有半分拖泥带水!要不是李心田半途阻拦,自己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就在呼延吉反思的这片刻,纠缠住哈桑的李心田多次险象环生。连忙收敛心神,纵身一跃加入战局形成夹击之势,两人一起合力应对大寨主哈桑。

      有了呼延吉加入抵挡铁塔般胡人壮汉凌厉的招式,李心田压力顿减充分发挥出梅花楼轻灵飘逸的武学特点,身影围绕壮汉飘忽不定,手中长剑变得神出鬼没。

      每当呼延吉露出破绽,哈桑准备趁机出手取其小命的时候,李心田的长剑总是出现在要害处使其不得不罢手回防。获得片刻时间调整的呼延吉来不及喘气,再次持槊而上缓解李心田承受的压力。

      以一敌一,哈桑有信心很快就能解决对手。现实是以一敌二的他背腹受敌难以全力施展,总要顾忌留意背后的袭击,多次抓住破绽想要一击毙命解决其中一人都因为另一人攻击要害无功而返。

      缠斗多时,呼延吉和李心田配合越发默契,相互拆挡解围使哈桑疲于自救难以出招反攻威胁。

      这样长久拖下去不是办法,哈桑心里十分清楚这一点,看来要使出压箱底的本领了。心中做出决断,握着狼牙棒的手腕不经意的做着调整。

      再一次抓住破绽逼退少年,就在李心田挥剑解救时,哈桑骤然变招使出了绝招‘九转乾坤’。双手握紧狼牙棒旋转着身体如同陀螺般转动着冲向呼延吉,势必要用这一招解决掉他,狼牙棒在周身扫出大片残影护住周身要害。

      面对大寨主突然的绝招,李心田被逼退无法近身威胁他的要害替呼延吉解围,连忙惊呼道:“小心!”

      不用李心田出声提醒,直面此招的呼延吉已经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身体还未站稳的他来不及躲闪,双手紧握点钢槊无奈选择了硬抗。

      呼啸如雷的狼牙棒再次撞在了槊身,想象中身体倒飞出去的情景没有出现。哈桑旋转着身体的周围形成了巨大的气流,这股气流带有莫名的吸附力使呼延吉身体停滞在半空。

      狼牙棒携带着呼啸风声再一次朝着身体扫了过来,身体动弹不得的呼延吉无暇细想下意识靠着本能反应调整手中的点钢槊,一连硬接了九次狼牙棒的冲击!直到第九下,那股莫名的吸力才消失,身体随着巨大的冲击力飞向远处。

      ‘嘭!’

      一声巨响,呼延吉撞在武器架上,双臂已经震麻木失去力气,强劲的力道使体内的气血翻涌不受控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九转乾坤’威力十足,后遗症也是显然的。施展完绝招的哈桑身体趔趄一下,连忙把狼牙棒杵在地上稳住身形,使劲晃了晃大脑袋缓解晕眩的感觉。

      看到大寨主的异常,李心田顾不上查看呼延吉的情况,趁机使出‘梅花掠影’刺向哈桑的面门。

      早有防备的哈桑提起狼牙棒轻松格挡住刺来的长剑,李心田身影诡秘一闪,再次变招‘流星追月’从侧面刺向心口。

      看到对手使出被破解过的熟悉招式,哈桑明白对手已经技穷无招可使了,不以为然的反手一扫还是以长制短化解这诡秘的一剑。

      这一次面对迎面呼啸而来的狼牙棒,李心田没有避让而是保持姿势刺向哈桑。就在狼牙棒即将拍到脑门的千钧一发之际,右手脱剑使劲前抛,身影消失在原地躲过了狼牙棒致命的一击。

      蕴含内力的长剑如同离弦之箭插进大寨主的心口!哈桑脸上不以为然的神色变成不可置信,低头看了眼插在胸口的长剑,怒目圆瞪倒在地上极其不甘的死去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李心田,生死关头激发出天赋使出了这天外飞仙般的一剑,凭借这一剑成功的击杀了关外地煞高手‘狼牙神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