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把精子射在儿媳高跟鞋里面小说

      领导的安慰很霸气,颇有种‘大不了把他们都杀了,区区人类而已’的气魄,但雷历思考一番后,还是决定优先采取怀柔手段。

      好歹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里,小毛病或多或少,但总归不是大奸大恶之徒,一言不合就杀并非他的风格。

      给事件处理定了基调,又从王幽香口中获得了权限,开动脑筋的雷历很快有了主意。三下五除二填饱了肚子,青年抓紧时间找了业委会另两位负责人,把施工队进驻小区的由头安到了建筑公司身上。

      添油加醋讲述着自己的应聘经历,雷历边祈祷王幽香的超现实能力不至于让自己穿帮,边把幻想乡建筑公司描绘成世界五百强级别的大企业。原本只是顺手为之的异世界客人,也被他解释成是总部专程找来,替小区闲置楼做修缮的专业人士。

      深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道理,在用电脑打印准备张贴的告示上,雷历便强调施工队有受过培训,不会在休息时间开工,不会制造粉尘等污染,愿意全程接受居民监督,自己会作为代表保持沟通,等等居民们更关心的话题;对另俩位业委会成员,他则装成说漏嘴的模样,强调公司老板打算保留由居民们选举产生的业委会,不过多干涉其日常事务。

      反正闲置楼日后主要用于安置异世界人士,雷历的工作重心在那,不介意把管辖普通人的权力让出去一部分。

      成功弄到了许可,为免夜长梦多青年立即回家用电脑打印了公告,随即拄着手杖赶到了公告栏。张贴告示时遇到了兴冲冲而来的艾尔温一行人,雷历当即叫住了身材高大的野蛮人,把自己的计划简略说了一遍。

      要想忽悠住大家,艾尔温的配合必不可少。

      “放心,俺懂规矩。”不知是否雷历错觉,尽管面前之人笑声豪迈,却有几分落寂无奈的味道。闻言比了个‘OK’的手势,壮汉脱去外套露出一身腱子肉,接过了雷历递来的钥匙。“接下来交给俺和俺的兄弟吧,长官您可以回去休息了。”

      因为兴奋起得过早,刚刚吃饱饭的某人确实有些疲倦,但想到个别人‘鸡蛋都要挑骨头’的行为模式,雷历还是果断拒绝了对方提议。“没事,我就呆在这里,有情况也好立即处理。”

      感受到青年的坚持,艾尔温也不再劝诫,转身指挥着其余野蛮人。找了块稍微干净的石头坐下,雷历旁观他们的工作场面,面部表情亦逐渐怪异起来。

      “你们...之前就是这样盖房子的吗?”

      “嗯,其实不太一样。”掏出卷尺测量着数据,短短几分钟就画出草图的艾尔温转过身,顺带把图纸递给身边同伴。“在俺的世界,俺更喜欢用魔法。”

      眼看几个野蛮人轻松搭好脚手架,如猴子般灵活地翻了上去,三观再度刷新的雷历舔了舔嘴唇,哭笑不得摇头道:

      “原来小丑是我自己。”

      ----------

      在雷历为数不多了解的文学作品里,野蛮人往往代表着原始、落后,是缺乏素养甚至茹毛饮血的存在。

      但碎颅氏族这批野蛮人的表现,彻底打碎了他的固有认知:他们强壮,但不笨重,许多精细活一样信手拈来;他们孔武有力,但做事讲技巧,能绘草图算面积量尺寸,脚手架滑轮斜坡弄起来毫不费劲;他们寡言少语,却非冰冷无情只懂战斗,雷历甚至看见一个野蛮人在外墙上绘制图案,并得意洋洋朝同伴炫耀。

      画有点抽象,但比涂鸦好看多了,是一个男人手握斧头昂首挺胸的模样。

      “那是俺们的先祖,初代野蛮人大酋长坎帕斯。”把铅笔别在耳朵上,艾尔温抬高嗓音嚷嚷了几句听不懂的话,这才对雷历解释道:“俺让他们把图案去掉,画得太难看了。”

      “起码比我画得好。”端详片刻后给出真实评价,刚刚在群里把电子版公告上传的雷历望向忙碌的施工队,这才明白王幽香为何允许他们帮忙。“你们,和我想象中的野蛮人不一样...”

      “哈,很多人都这么说。”显然遇到过不止一次类似表态,艾尔温不以为然挑了挑眼皮,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包括俺父亲,他希望俺多磨炼武艺,不要搞这些花哨东西。”

      感觉颇有某种既视感,雷历仔细翻阅了一遍记忆,突然发现这与所谓的‘好好学习,别玩游戏’有异曲同工之妙。“呃,那后来呢?”

      “俺不听他的,带了些兄弟们去到人类社会,想学着盖牢固的房子。”思绪陷入回忆,艾尔温满是横肉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少许柔情。“这个世界真好。在俺的故乡,地震五天就发生一次,很多人都被倒塌的房子压死了。”

      闻言叹了口气,雷历也不知是在感慨脚下土地的安份,还是感慨壮汉那与气质违和却不让人讨厌的情感。“但我觉得,你们已经很厉害了...”

      “许多人都这么觉得,但俺认为还不够。”讪笑两声取下铅笔,艾尔温掏出一张纸,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一座高大巍峨、庄严肃穆的建筑。“起码得是这样的,那才有资格回去跟父亲炫耀~~”

      “对了,长官您要立雕塑吗?”或许是绘图时萌生了点子,野蛮人眨着眼睛冷不丁问道:“想的话说一声就行,俺曾经和矮人的工匠学过点皮毛,不会把您雕成丑八怪。”

      闻言脑袋晃得像拨浪鼓,雷历倒不是怀疑对方手艺,而是不想搞个人崇拜。“免了,你们把这栋楼弄到能住人就行,有多余的功夫不妨把公园整理下~”随口提了一句,目睹两名野蛮人徒手就把水泥搅拌完毕,没艺术细胞的青年也不去瞎指挥,转而关心起了另一个话题。“对了,如果按照我规定的时间施工,在没有意外和阻挠的前提下,你们多久能完成修复?”

      “俺刚让兄弟们检查了一下,煤气管道有些老旧,水管也生锈了,电线有几处短路,但大致上都是些小毛病。”又掏出一张纸,俨然熟练工匠的艾尔温写写划划,很快给出了答案。“大约五到六天。”

      最多一个礼拜吗,劝大家忍一忍估计没问题。连连点头表示附和,雷历正想在群里发布后续通知,却注意到一个身影正从楼道出口径直而来。“麻烦了,是那个家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