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网红捷哥免费套视频

      李皮拿来几听啤酒,重新给三人的啤酒杯掺满,自己先喝了一口。

      “啤酒冰镇的时间够了。”

      蔡金花跟着喝了一口。

      “这还差不多,喝起来爽口多了。”

      放下杯子,她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伸手去拿打火机。

      李儒麟连忙给李皮使了个眼色。

      李皮在蔡金花点烟的时候把烟从她的嘴上拿了下来。

      “花姐,吃饭抽烟对身体不好,吃完饭再抽吧。”

      “我去,吃饭抽烟对身体不好,吃完饭抽烟就对身体好了吗?”蔡金花对此很不以为然,说着又伸手去餐桌上拿烟。

      李皮眼疾手快,一把将餐桌上的大半包烟抓了过来,笑着说:

      “花姐听话,少抽一点烟总是好的。我陪你喝酒!”他随即把蔡金花的啤酒杯递到她手上。

      “什么玩意儿,生个儿子出来还要管着老娘。唉,这日子没法过了。”蔡金花叹息了一声,然后一口将杯中的啤酒喝了个干净。

      “花姐乖,儿子爱你哟!”李皮使出杀手锏,蔡金花最吃他这一套,屡试不爽。

      果然蔡金花笑了起来。

      “算了,酒也不想喝了,吃完饭我还要去打麻将,搞他们的钞票,到时候给儿子买房、买车、娶媳妇用。”

      “花姐,你的理想也太远大了吧,我怎么觉得超出现实了呢。”李皮可不敢当真,蔡金花打麻将很耿直,从不会算计,因此总是输多赢少。

      “我去,怎么就超出现实了?别看我以前输多赢少,那是我没有当真,我要是认真起来,搞他们的钞票还不是小菜一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让我想想。”蔡金花伸出左手食指放在太阳穴的位置。

      “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李儒麟脱口而出。

      “对对对,就是这句话。”蔡金花拍了下餐桌,“老李,表现不错,给你记上一分。”

      “急花姐所急,想花姐所想,这是咱老李的职责,能让花姐高兴就好。”李儒麟嘴上就像抹了蜜。

      “老李,这可是你说的哦。老娘今天晚上打完麻将回来就要临幸你,你洗干净了在床上给我等着。”蔡金花说的轻松自然。

      李儒麟顿时尴尬起来。

      “花姐,那什么,儿子还在边上呢,咱说话能不能注意点分寸。”

      “我去,注意什么分寸?儿子都高中毕业了,你以为他还小会不知道这些事?说不定早就被哪个小姑娘破了童子功了。”蔡金花说起话来毫无顾忌地,又问李皮:

      “儿子,你给我老实交代,有没有这回事?”

      “哪有的事,你儿子的童子金身没那么容易破。”李皮随口回了一句。

      “没用的东西,连个妞都泡不到。我可告诉你,泡妞不趁早,以后就只剩下些歪瓜裂枣了,看你怎么办。失败,真他娘的失败。”蔡金花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李皮嘿嘿一笑。

      “花姐,那是还没有你儿子看的上眼的。你还别不信,我要是想泡妞,那些妞排着队让我泡。”

      “你这么有自信?”蔡金花脸上又有了些色彩。

      “Of course!”李皮冒了句英文。

      “我去,英文我也会,到时候你必须要给老娘一个surprise哟!”蔡金花不甘示弱。

      李儒麟想起了正事。

      “儿子,一直忘了问你,你报的是什么大学什么专业?”

      关于李皮学习的事蔡金花一向是不管不问,也不许李儒麟干预,一不会去参加家长会,二不接受家访,全凭李皮自由发挥。

      以蔡金花的话来说,既然李皮去了学校,那么他的学习就应该由老师负责,凭什么要家长跟着劳神费力。

      至于李皮跟同学打架这点事,蔡金花认为当学生的哪有不打架的,连架都不敢打的乖娃娃能有什么大出息?总之,最后断定了责任,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有了蔡金花这种放之任之的态度,李皮当然高兴了,于是三天两头的与同学打架,还经常跟学校外面的人打,反正受了伤家里有李儒麟这个跌打医生在。要是他把别人打伤了,需要赔偿多少医药费直接回来向蔡金花报数目,蔡金花不仅二话不说就给他了,还鼓励他说打得好。

      不过蔡金花有自己的一套教育方式,不会任由李皮乱劈柴在学校和外面惹下祸事。她经常告诫李皮做人要讲义气,重江湖道义,有底线和原则,不得欺负弱小。因此李皮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跟人打架,下手也有分寸,更不会欺负同学。

      尽管李皮喜欢跟人打架,但是在学习上从不落后,一直保持着中上游水平,这让学校的老师对他既恨且爱。这次高考李皮发挥的非常出色,国内的一流大学基本上可以由他任意选择。

      在蔡金花的威压下,李儒麟平时不敢过问李皮的学习,但是李皮就要去上大学了,他总得知道李皮去哪里上大学、学的是什么吧。

      “我报的是沪海大学的哲学专业。”李皮回答。

      “哲学!儿子,你的脑袋有没有发烧啊,难道你想当一个哲学家?”蔡金花很不满意,在她看来,哲学家就会酸不拉几的咬文嚼字,与其如此,她宁愿李皮在街头当一个混混,混得好一样可以出人头地。

      “我看儿子今后要是能成为一个哲学家也挺好。”李儒麟却松了一口气,他就怕李皮去报什么体育学院的什么散打专业之类的。

      “挺好个屁!”蔡金花恼怒起来,“儿子,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学什么哲学以后满口之乎者也的就别给我回来,老娘只当没生你这么个没用的玩意儿。哼,气死老娘了,把烟给我交出来。”

      李皮无奈地笑了笑,并没有把烟给蔡金花。

      “花姐,你什么状况都没有搞清楚就想不要你儿子了?”

      “老娘什么状况没搞清楚?”蔡金花身子向前倾,“你刚才自己说报的哲学专业,难道我还冤枉你了!”

      “我报的是哲学专业没错,不过我学习哲学是为了研究我的街头格斗术,以后将我的街头格斗术发扬光大,成为一个格斗哲学家。”李皮解释道。

      “这样也行!”

      这边蔡金花高兴了,另一边李儒麟却傻了眼,他没想到绕来绕去最后李皮学的东西还是跟打架有关,空欢喜一场。

      “当然行了,你应该知道李小龙吧?”李皮说。

      “李小龙我当然知道了,就是打架很厉害的那个,对了,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蔡金花的表情生动起来,这次她不等李儒麟帮忙自己立即就想到了,不过李儒麟正郁闷的要死根本不会帮她想。“我想起来了!”她于是站起来唱道:

      “记住他的怪吼,记住他的拳头,记住他的怪吼,记住他的拳头,硬邦邦的拳头,李小龙!”

      “花姐唱的太好了,此处应该有掌声!”李皮鼓起掌来。

      “老娘当年不仅能砍人,卡拉OK那也是唱出了专业水平,不比港台那什么天后歌后唱的差。”蔡金花显得十分得意,见李儒麟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瞪眼看着他说:

      “老李,你怎么不鼓掌,难道你觉得老娘唱的不好!”

      “花姐唱的好,唱的好。”李儒麟有气无力地拍了拍巴掌。

      “我去,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失算了吧。”蔡金花重新坐下来,又对李皮说:

      “儿子,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到用哲学来研究街头格斗术的,这跟李小龙有什么关系?”

      “李小龙当年在美国西雅图上大学就选修了哲学,他运用哲学思想融合各家各派所长创立了截拳道,并成为一代国际功夫巨星,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也要通过学习哲学创立自己的格斗哲学思想,今后成立电影公司,拍格斗电影,把我的街头格斗术发扬光大。”李皮认真地说。

      “对对对,李小龙就是因为学习了哲学才创立了截拳道,老娘刚才歌都唱了,怎么没有想起来呢?”蔡金花恍然大悟,“儿子,你真是好样的,老娘就是拼了老命也会支持你的。到时候你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拍格斗电影,我去客串一个小角色,就演男主角他妈。”

      “花姐,一个小角色你就满足了?咱们的格局要大。”李皮笑着说,“到时候我拍一部《猛龙过江之花姐传奇》,你就是唯一的主角,一路拼杀到港城,最后成为港城铜锣湾的扛把子,这才符合你花姐的身份。”

      “太好了,还是儿子想的周到,就拍《猛龙过江之花姐传奇》。到时候老娘也他娘的火上一把,粉丝一大堆,签名都忙不过来。”蔡金花眼里冒着小星星,似乎是当真了。

      李儒麟见这娘俩越说越离谱,终于忍不住了。

      “李皮,你就会哄你妈开心。且不说你以后有没有那能力成立电影公司,拍什么格斗电影,就算你有,你妈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打的动吗?简直是胡闹。”

      “李儒麟,你存心跟老娘过不去是不是?老娘就算打不动了收拾你还不是问题,不信你就试试。”蔡金花正在兴头上,却被李儒麟一盆冷水泼下,顿时暴跳如雷,恨不得将啤酒杯砸在他头上。

      “花姐,冷静一点。”李皮连忙说,“拍格斗电影是很辛苦的,我爸那是关心你。不过你用不着灰心,这一点我早就想好了,拍剧烈的打斗情节咱们可以用替身,你正面出镜时咱们有专业的化妆师给你化妆,再加上后期剪辑、特效处理,保证让你看起来年轻漂亮有气质,尽显大姐大的风范。”他又向李儒麟说:

      “爸,我可不是为了哄我妈开心。成立电影公司,拍格斗电影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是很认真的。”

      “我谢谢你有梦想!一会儿吃完饭你把碗洗了,我去咱家超市看看。”李儒麟说完起身向门口走去,在家里说不上话,干脆去外面透透气。打开房门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又说:

      “李皮,明天上午有一批货架要拉过来,记着来超市帮忙。”

      “我去,瞧你爸那个熊样,懒得搭理他。”蔡金花发了一句牢骚,随即打起精神,眉开眼笑地说:

      “儿子,咱娘俩商量一下《猛龙过江之花姐传奇》的剧本呗。”

      (今天更新就到这里,明天继续,还请大家多多推荐和收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