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犬

      北大年林姑娘庙外,这座为了纪念隆万年间来此定居海盗林道乾妹妹的寺庙,如今是整个马来半岛上华人的精神图腾了。

      林姑娘代表的坚韧、善良、不畏艰险、吃苦耐劳、不忘祖先等精神,一直是马来半岛华人,乃至这个南洋华人所追求的。

      近几十年来,特别是暹罗人被缅甸压制那段时间,北大年信天方教的马来土著,多次想来破坏这座庙,最后都被以叶家为首的华人所阻止。

      为了林姑娘庙,叶家与马来土著进行坚决的斗争,叶家的族兵最开始的使命就是为了保护林姑娘庙而存在的。

      所以现在,林姑娘庙外还有一个叶家的练武场,这里就是叶家族兵训练的地方。

      但是今天,这个天色微黄的傍晚,演武场上没人训练,反倒热气腾腾的冒着炊烟,大块的牛肉,油亮的红烧肉,各种美食美酒堆满了桌子,就连平日里好动的孩童也不到处跑了,每个人都紧紧盯着桌子上的美食,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其实不光是孩童,就是大人们也无心的去干别的了,北大年这个地方混口饱饭还是挺容易的,但像今天这样足油足盐的大鱼大肉,也不是经常能吃到的。

      特别是对于原来的和义军遗孤们来说,这些年他们除了几条小咸鱼以外,就没有真正的吃过肉了。

      叶开站在演武场的正中,这里临时搭起了一个小木台子,而在木台子下面,站着两排一共四十二个穿着西式军服的壮汉,他们托着褐贝斯枪站的笔直,枪头的刺刀在夕阳的映射下,反射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渐渐地,如同菜市场般的演武场声音开始低了下来,从开始做菜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以手托枪的人没有动过一下,一种肃杀的气氛开始向着四周传播。

      “回家咯!”一个叶开爷爷辈的老头子,用凄凉的语调高声的喊着,十六支褐贝斯洋枪裹着红色的绸布平放在一张桌子上,阿山带着几个家仆把桌子抬了过来,这十六人是叶家在清莱一战中战死的族人。

      叶开对着一个哭得快要瘫倒在地上的女人鞠了一躬,这是叶开二房堂哥叶信武的遗孀、叶开的嫂子。

      女人旁边,站着一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断回头看桌子上美食的小男孩,这是叶信武的儿子。

      “阿周!你过来!”叶开招了招手,小孩子楞了一下,有点害怕的跑了过来,叶开拿起那杆红绸布上写着叶信武名字的褐贝斯枪,把他递给了小阿周。

      有些懵懂的阿周拿着褐贝斯枪,这把枪连带刺刀比他还高,走起路来跌跌撞撞的,叶开牵着阿周的手,帮他握着枪,走到了痛哭的女人面前。

      叶开再次对着女人深深鞠了一躬,“嫂子,信武哥作战英勇,亲手打死了两个缅甸人,他是为了我们叶家的未来死的,他不会白死,这是信武哥作战的洋枪,我现在把它交换给你!”

      女人涕泪横流的只是嚎哭,眼光不舍的看向旁边的阿周,在这个时代,一个家庭失去了顶梁柱,就肯定不会好过的,虽然还有家族可以依靠,但不知道还有多少的困难在等着他们!

      “阿山!把东西拿上来!”叶开高喊了一声,身后的阿山把一个木托盘递向了痛哭的女人。

      叶开轻轻揭掉托盘上的红布,几枚金灿灿的金币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同时还有两张写满字的白纸。

      “嫂子!人死不能复生,但我们可以让活着的人过得更好点,这里有五枚金币,价值白银五十两,是信武哥的抚恤金,这张是塔尼河边的五十亩良田的地契,是你们今后的衣食之地!”

      周围响起了一片嗡嗡声,五十两银子还好说,但五十亩良田对于对土地有着深厚感情的华人来说,就很让人羡慕了。

      痛哭的女人稍微冷静了点,金钱虽然不能让死人复生,但却可以极大减轻痛苦,古今都一样,何况其实她的眼泪早在自己丈夫下葬的时候,就哭的差不多了。

      “他叔!这五十亩地你给我们又有什么用啊,信武没有别的兄弟,家翁也早就去世了,留下我们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娃子,根本种不了地啊!”

      叶开赞同了点了点头,伸手拿过第二张写满字的白纸,“这是三个暹罗奴隶的契约,两女一男,都是老实能干之人,以后你们家的农活都由他们来干,嫂子你就负责把阿周带好就行,信武哥是英雄,你一定要把小阿周也培养成英雄!”

      说话的同时,两女一男三个暹罗奴隶就被带上前来了,其实拉玛一世赐予叶开的奴隶还没有到,这些是他在曼谷买的。

      这就是封爵带来的好处,叶开要是没爵位,拥有奴隶就是犯法的,而有了爵位,只要他出的起钱,不要超过应有奴隶数量太多,就没什么问题!

      ‘嗡’的一声,人群终于躁动起来了,刚刚满脸同情扶着叶信武媳妇的几个女人,眼睛里一下就射出了羡慕的光芒,五十两银子,五十亩地,三个奴隶,这一下子就从底层的苦哈哈变成太太了!

      “敬礼!”人群中的叶欢高喊一声,包括叶开在内,站着的所有身穿军服的叶家子弟,都对着叶信武的遗孀和阿周深深的再次鞠躬,叶信武媳妇则急急忙忙的把托盘放到地上,手足无措的也慌乱着鞠躬回礼。

      敬礼过后,叶开走向了下一个哭成一团的人,这是叶兴武的家人,他没有成亲但是父母健在,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同样是五十两银子、五十亩地,三个奴隶,叶兴武的二弟摸着细长的褐贝斯洋枪,被这个庄严的仪式和大笔的赏赐刺激的全身颤抖,“束武哥,我也想像哥哥一样,跟着你去打缅甸人!”

      叶开点了点头没有回话,鞠躬后就往下一家走去,十六家,鞠了十六次躬,家家都领到了属于自己家庭的赏赐和抚恤后,叶开才走回木台子上。

      “我听见诸位长辈、兄弟都在说抚恤丰厚,是的,确实丰厚,我叶束武就是要大家知道,谁要是为家族付出,我就绝不会亏待他!

      很多人说,他们也想跟我去打缅甸人,我想说的是,我们以后不只要打缅甸人,我们还要打一切敢跟我们南阳堂叶家,甚至是南洋唐人作对的人。

      这也不是为我打的,而是为大家打的,只有我们手里有了枪,只有我们把他们打怕了,我们叶家才能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才能保住祖先披荆斩棘得来的土地,才能让我们的后代子孙过上贵人老爷的日子,我叶束武愿意与诸位宗亲一起奋战,你们愿意吗?”

      “愿意!”开始只有几个声音恢复,渐渐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最后响彻了整个演武场,叶开兴奋的一挥手,“开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