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借款app

      酒馆里唯一的灯光灭了,带走了夜里的最后一分暖色。

      江七临提着油灯往楼上走去,打开自己的客房,打算再看一遍《不羡随笔》,希望能从其中找到一些提示。

      这段时间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却真的好累,心里的那种累。

      重山前脚跟刚走,楼孤夜后脚就来,估计两人之间会有场硬仗。

      按理说重山实力不弱,可却连没拿剑的江七临都打不过,属实有些愧对于他“西蜀穷鬼”的名号了。

      但这也正常,重山本是蜀山弟子,被赶出师门后自然而然地失去了用剑的资格,所以他用的是刀,可技法上却还是蜀山剑法。

      江七临对蜀山的人不是很熟,认识的不是很多,但却很了解蜀山剑法,以前还专门研究过,所以对重山的刀法很熟悉。

      依葫芦画瓢,剑法用刀,岂不是贻笑大方?

      点着油灯,江七临正坐在桌前,从蓝布裹着的包里取出了几本书。

      《南山志怪》、《江湖九里久》、《水榭亭池》

      江七临隐退的几年很少练功,但却通读了很多藏书,正经的、不正经的他都有涉猎,这让他的见闻开阔了很多。

      用妹妹的一句话说,就是:哥哥真是儒雅随和、温声和气的人啊。

      油灯芯在盘子里游走着,带动着里边的油冒着一点小泡,少年手抵住下巴,微微沉思。

      “咔嚓。”

      是木门张嘴的声音,江七临放眼望去,是徐云容,手上抱着缝好的布偶熊,穿着凉鞋的脚轻轻地掩上了门。

      今晚的她穿得严严实实的,青丝还捆起来,扎着一些小辫子,像个贼一样溜到了自己的床上,还抱着被子滚了三周半。

      江七临有些疑惑了,这是闯自己的房间闯上瘾了呗,真当我不是男人?

      “江混混,我今晚在你这睡吧,放心,你睡地板就好,我不介意你在的。”

      说这话的时候美眸还看向外边,显得有些担忧,纤手把身上的被子紧了紧,玲珑婀娜的身姿一点都瞧不见了。

      江七临有些不乐意了,来就都来了,怎么还这么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姑奶奶,你这么晚来瞎闹腾什么啊?”

      “我有点害怕,你就让我呆一会儿嘛~”

      徐云容撒着娇,完全没有往日的傲娇,这倒是让江七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好像平时回家时催孩子做学堂作业的父母,突然失望地让孩子快点出去玩,玩晚点再回家也没关系,别进房门就好。

      事出反常必有妖。

      江七临合上了桌上看着的书,站起身走到了床边,在徐云容的身边坐了下来,握着大大的拳头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感受到了很强的魔意。”

      说的时候娥眉还担忧地挑了挑,被子盖在头上,徐云容坐起了深,怕江七临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两只小手在身前比划着。

      像一只怕被大灰狼吃掉的小绵羊,软萌软萌的。

      江七临有点想咬一口,但手抚顺了被子的褶皱,油灯照耀下的脸无奈地摇了摇,没有打算对徐云容进行隐瞒,轻声道,

      “是楼孤夜,他要我别去凑‘头剑’的热闹,否则怕是要刀剑相向了。”

      “他怎么能这样,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小魔女有些回不过神来,紧抿着唇,,担忧地看着江七临,看了一会儿小脑袋又垂下去,她帮不上什么忙,魔女的身份不能暴露。

      江七临摸了摸徐云容头上的秀发,安慰了下眼前伤神的少女,他实在没有什么办法。

      有时候江七临也不明白,江湖上那么多作恶多端的恶人,怎么偏偏能和楼孤夜成为朋友,而且算上朴胜寒,三人是拜过把子的。

      可有一点江七临很明白,如果阻止楼孤夜的话,他真的会杀了自己,自由,是楼孤夜毕生的追求,挡着他的道就得死。

      疯狂如他,自己和朴胜寒当年都是好言相劝,可却全无作为。

      更何况,自己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楼孤夜只是释放了些魔意,他就按捺不住了。

      想着想着,江七临也是苦笑着,视线转移向了倚在床头的青木剑。

      白布裹得结结实实的,可在昏暗的房间里青木剑还是透露着淡淡的光晕,尸山血海的景象刺入了江七临的脑海里。

      少年扶着额头,痛苦地倒在了地上,闭眼前是徐云容在耳畔边关切的呼唤。

      江七临,醒醒,快醒醒......

      。。。。。。

      脑子里逐渐由阴转晴,江七临猛地起身,一身虚汗黏黏的,空虚感从身上传来,放眼望去。

      天亮了,鸟儿在窗外的枝头上多嘴,听着吵闹,阳光扑面而来,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江七临昏沉着头,手迷迷糊糊地摸了床边,抚摸到的是一只手,光滑细腻,像是女孩子的手。

      往床边看去,是徐云容,娇小的身体直接坐在地上,双臂微弯给小脑袋当枕头,侧过头的睡颜很甜美,只是娥眉微微蹙起,像是担忧着什么。

      应该是这样坐了一整晚,脸上有着掩不上的疲惫。

      清风拂过俏脸,耳畔间的青丝轻轻飘舞,有的调皮地躺在了女孩光洁的额头上。

      江七临从未有过的端详着眼前的少女,当真是流落人间的仙女,机巧可爱,活泼黏人,让她有了凡间的烟火气。

      手穿过了发间,江七临神色温和,将少女凌乱的秀发微微捋正,顺着耳边抚上了头。

      轻轻地坐起身,江七临小心翼翼地走下了床,将女孩抱在怀里,香气萦绕在鼻尖,柔弱无骨的娇躯可盈盈一握。

      江七临有些出神了,过了一会儿才将徐云容放在床上,帮小兔子盖好了被子。

      先让她睡到中午先吧。

      提起床头的青木剑,前所未有的坚定漫上少年坚毅的脸庞,颤抖的身子紧紧地握住剑柄。

      我一定要紧紧地握住未来的一切!

      直到正午,两个小姑娘才起了身,漱完口后又梳妆打扮一番,才下楼吃了午饭,休憩过后又踏上了回关西的旅程,

      江七临算了算时间,估计晚上就能到家,赶上晚饭的时间,让两个小馋猫尝尝自己妹妹的厨艺。

      想到此处,江七临就带着徐云容和宁怀心走上了回家的旅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