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道本电

      书接上回。

      黑袍人紧张的与王仙儿对峙,垂落的右手不时的颤抖。

      王哲嘿嘿一笑,月下美人是仙儿师姐的名号,传闻当初有一神秘的洞天福地在月光下出世,但无数天才却不得而进。

      王仙儿那时偶然间走过,竟然成功进入,采到了其中最大的宝物,月色圣水!

      配合其绝世容貌,被人称作为月下美人。

      “这是一个误会,如果我们知道是您,绝对不会招惹您的。”黑袍男子想要解释,特别见到王仙儿白嫩小手握住腰间宝剑,神色更加慌张。

      “小哲由我守卫,今在师父坟前,我便让青莲饮血,让师父安心仙去。”

      山河剑再一次展露锋芒,晦暗了数十年的宝剑开始散发光芒,仿佛是万界再一次活过来。

      “我之剑,不护山河,不争名利,只求小哲一世安稳!”

      王仙儿悄口张开俏声一出,下一刻身体便出现在黑袍人面前,在他惊恐的眼神下,山河剑应声划过。

      没有一丝停顿,仿佛是划开豆腐,轻而易举。

      “怎么可能!难道这就是普通人和天才的差距吗!”

      “虽然我们不是洗髓境高手的对手,但洗髓境应该不能秒杀我们才对!为何她一剑斩掉老大!”

      剩余的两名黑袍男子神情惊骇,王仙儿的战力强大的过分!

      “不!你不能杀我!”

      “你杀了我,一定会遭大祸,有大恐怖降临!”

      黑袍人求饶,但王仙儿却没有手下留情,只因为他们几人刚刚威胁小哲。

      山河剑饮血,剑身上泛起白色微光,剑身传来轻吟声,像是在庆祝什么。

      三名黑袍人已经全部喋血,无力的倒地,鲜血从山河剑上滴落,剑身不沾血,此证明山河剑的品质。

      嗖!

      王仙儿挽出一个剑花,将山河剑收回剑鞘,别在腰间。

      “小哲,你没事吧,有没有被吓到。”

      王仙儿小步走到王哲面前,轻声细语,眼中全是对王哲的关心。

      比之刚刚女武神的形象截然不同。

      如果三名黑袍人见到,指不定吐血三升,活活气死。

      王哲有些不适应王仙儿的关怀地摇摇头,却隐隐的感到温暖,这是他不曾得到的。

      “那就好,我们回去吧。”

      王仙儿拉上王哲的手,向着山河武馆的方向前进,现在天色已晚,步轲应该来了。

      几个呼吸后

      “仙儿,在脱胎境界最强的一人是谁?达到了什么地步?”王哲握住拳头,沉声问道。

      “最强的一人是彼得十世,她在一品铸体境界达到十万斤力量,这一数值便是顶峰的存在,千年以来,代表着铸体境界所能达到的极限。”

      王仙儿凝重的说道。

      千年前

      那是一个恢弘的大世,天才齐出,天骄璀璨,突破一个个极限,在争夺神明的传承,想要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时代。

      无数实力恐怖的存在出手,为神像的所有权出手,石破天惊,天崩地裂,只为自己的后代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一位白衣少女立身于九天,手持一柄黑色的长枪,身材修长,容貌精致。

      她战败一名又一名天才,哪怕是天骄也只能在她脚下,百年一遇的妖孽也要俯首。

      那便是彼得十世,一个传奇性质的女子,战绩辉煌,关于她的传说数不胜数。

      她是不败的神话,是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

      以弱冠之龄对抗老一辈的强者

      创世教庭创建之初有一遮天大手落下,想要覆灭这刚刚起航的势力。

      那一日的彼得十一世如同真正的神邸降临世间,浑身沐浴在无穷无尽的雷光中,飓风为之起舞。

      那一战结束后,接下来便是耶和华时代,教庭成为世界霸主,无人敢涉其锋芒。

      千年以来,虽有无数的天才诞生,也有不少神像传承人出现,展现无量的风姿,但也远远不如彼得十一夺目耀人。

      宙斯二世何其耀眼,曾如一道雷霆响彻世间,那一时代,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但因为神明传承不如彼得十世,只能屈居于第二。

      “小御,小轲想要你加入龙国的大学,成为华夏的支柱。”王仙儿平淡的说道。

      她没有偏心于王哲,也没有偏心于步轲,这种大的选择,她愿尊重王哲的选择。

      “我明白了,我不会加入其他国家。”

      “我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做九州人。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黄土一抔魂,愿继承先烈遗志,以吾辈之青春,护佑这盛世之中华”

      “我生是华夏人,死是华夏魂,犯我华夏,虽远必诛。”

      王哲台头望向天空,想起前世的中华军人,发出一阵感人肺腑之言。

      王哲收起拳头,抬起头,眺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仙儿,这一个时代,将是属于我的时代,不论是彼得十世还是宙斯二世,都不能阻止我,我将取代宙斯,成为响彻世间的雷霆。”

      王哲的声音很平淡,却充满着极强的自信,那是从骨子里渗透出的自信与骄傲。

      王仙儿微微一笑,小酒窝醉人心脾,从背后抱住王哲。

      “仙儿相信你,这个时代,一定是属于你的。”

      如果有敌人,我也一定会为你扫平。

      “我会为步轲寻来一尊强大神明传承,让她成为华夏的支柱,我的女人一定都要有神明传承。”

      王仙儿没有言语,脑袋埋在王哲背后,微风吹过,三千青丝为之飘动。

      七日后

      呼呼呼!!

      王哲家练功房内,王哲正在艰难躲避步轲的攻击,步轲是三品洗髓境界,按道理说他们修为境界只差一个境界而已,可王哲实战经验太差,所以步轲实力比他强大太多,哪怕仅仅暴露百分之一,也不是王哲能够抵挡的。

      王哲粉拳快速打出,攻势凶猛,如同猛虎下山,快!猛!势!

      王哲眼睛闪烁着金光,瞳孔不断挪动,捕捉步轲攻击轨迹。

      步轲抓住王哲的空档,一招寸拳打出,不偏不倚的打中王哲的腰部,令他瞬间失去战斗力。

      “嘶~步步,你下手太狠了。”王哲忍不住呲牙,这一拳差一些就能把他肾打爆,那股酸爽太美妙了。

      哼!

      “难道我不知道你有三十六变吗?如果力气小,根本无法令你失去战斗力。”

      步轲将王哲抱起,向场外走去,她的体香传入王哲脑中,令他的疼痛都减少许多。

      啧啧!

      “有老婆宠就是好。”

      汝听听人言否?

      王哲丝毫没有认为自己在吃软饭,乐在其中。

      “我去给小哲按摩。”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内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