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电脑app视频

      “咻~”

      “唰~”

      苏哲只听到两种声音就发现四辆车一瞬间经过自己所在的高台区域的赛道。

      刚刚启动的时候甚至还看到车子的前头和前轮快得都离地翘起来了。

      一圈下来,只一晃神的功夫,就跑完了。

      最后还是龙傲赢了,只见他打开车门,眉开眼笑下车和三人说了什么,三人也笑容满面。

      不一会儿,千羽三人辞别龙傲向高台走来,车子被工作人员开回车库。

      “走吧,回去了。”三人回到高台,安圣浩对苏哲说。

      苏哲一口喝完杯子剩下的一点香槟,站起来离开。

      驾车来到一家高档饭店,四人吃了午饭。

      吃完饭苏哲看三人心情不佳,自己也有事想去做,于是先告辞回住处了。

      回到家,苏哲开始查这具身体百里家的资料和最近的相关新闻。

      “百里集团董事长百里坤近日病情恶化,现居千氏疗养院养病,受此影响,百里集团市值今日再下跌0.27%。”

      “百里集团董事长生病住院,家人齐到场,唯独缺了独子百里星夜,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百里坤如果发生意外,百里兰和其入赘老公将何去何从?”

      “……”

      最近一段时间有关百里集团的大部分新闻消息都是百里坤,也就是百里星夜亲生父亲生病住院的新闻。

      从记忆得知,百里星夜本来上个星期就打算回去看望的,但是当时百里坤病还不重,所以就打电话让百里星夜无需担心,不用回去,安心学习即可。

      但是现在苏哲却非常想回去,因为不出意外的话,百里家应该有一个身怀绝技的神秘人物。

      这个人应该可以触发世界值任务,处理的好的话还可以收获到神秘侧的知识。

      第二天,苏哲坐上去百里家的高铁。

      小半天,到了苏省。

      从车站出来,苏哲想打车先回百里家,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因为没有和家里说,所以没有专车来接。

      “大爷,您都这岁数了,还想算姻缘,您就别难为我了。”

      “嘿,你这小伙子,怎么说话呢,我身体那么好怎么就不能算了?”

      “大爷,我一看你的气色就知道你肾虚体弱,哪儿身体好了?”

      苏哲站在街边等车,一番对话引得他转头望去。

      只见靠围墙下的人行道摆满了小摊小贩,别人都是买小吃水果,唯独一个独特的摊子吸引眼球。

      两个小马扎,一张黄色八卦九宫图铺在地上,上面放着一筒竹签,几个木牌和几个铜板,以及一个手写纸板招牌,上书——测字看相算吉凶。

      而摊子的主人更是让人惊奇不已。

      不是想象中的得道高人,没有穿道袍,年龄也不大,就是一个穿Polo长袖,下身休闲裤,拖鞋打扮的普通中年人。

      不过最惊奇的是算命这种东西现在还能出来摆摊不被抓。

      苏哲来了兴趣,如果是在现实,这种东西苏哲铁定是不信的,但是谁让这个世界不一样呢。

      等又一个人算完离开的时候,苏哲急忙上前,在小马扎坐下,对着中年人。

      “算什么?”中年人在整理因为给上一个人算命打乱的木牌,没有抬头看人,直接问道。

      “看面相。”苏哲略带期待答道。

      算命人这才抬起头看着苏哲,仔细打量苏哲的脸。

      一看就让他神情微微凝重,手一勾,对苏哲说道:“凑近点。”

      苏哲依言身体前倾,把脸凑过去一点。

      算命人更近距离端详,越看越难以置信,喃喃道:“不应该啊,不可能啊,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面相。”

      苏哲神色一动,不过马上消失,这种模棱两可的话骗子都会说。

      于是主动问道:“大师,我的面相怎么了?”

      算命人没有回答苏哲的问题,反而忽然一把抓住苏哲的双手,掰开看手相。

      问道:“小子,你最近有没有生大病或者遇见什么奇怪的东西?”

      苏哲被突然抓住双手吓得一惊,下意识想抽回,却发现自己像是被老虎钳夹住,动弹不了丝毫。

      听到问话,才回道:“没有。”

      算命人闻言放开苏哲的双手,拿起一个铜板,在手指间上下翻飞,口中呢喃自语:“奇怪,奇怪。”

      苏哲揉揉手腕,再次问道:“大师,你看我的面相看出什么了。”

      “你今天有血光之灾。”算命人停下抛飞的铜板,看着苏哲严肃说道。

      苏哲表情僵直,还以为真的遇见了神人,谁知道最后还是这句骗子名言。

      算命人不知道苏哲心里的失望,他继续说道:“但是这都是小事,你的面相很奇怪,从你的面相上看明明是已死之人,却顶着一副充满生机的神魂,甚是奇特,我从未见过听过。”

      苏哲心神俱震,复而兴奋不已。

      说道:“大师高明,一眼便看出了,敢问大师何门何派?”

      苏哲为了早一点接触学习到神秘侧的知识,好不容易碰见一个真神,知道这些人应该不会随便和普通人讲隐秘之事,所以决定扯大旗,冒充一下自己也是同道中人,看这样能不能套出什么。

      果然,算命人听到这句话,眼神一亮,左右打探一下,见无人注意便行了一个道士的礼节,说道:“哦,听小兄弟此言,是同道之人,不知是何名山名派,师从何人啊?”

      然后又先介绍自己道:“我叫黄鹤,家师赤松子,是九华山天机观下来的。”

      说完看着苏哲,明显是等苏哲自报师门。

      苏哲眨巴眼睛,只能模糊说道:“哦,晚辈师门只是一个小门小派,小猫两三只,说出来可能都没听过,比不得大师的名门,就不说出来徒惹笑话了。”

      可是黄鹤却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他眼神开始带点怀疑看着苏哲道:“小兄弟不妨说一下,大部分门派我都是知道的,在这个修道难成的时代,同道交流是修道界的共识。”

      苏哲被看的亚历山大,一咬牙胡扯道:“我是神农架下来的。”

      黄鹤听了仔细想了想,疑惑道:“神农架?我倒是确实未曾听说此处有何山门道派。”

      苏哲急忙说道:“所以说我是小门小派的嘛,说出来大师也不知道。”

      “不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