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变身情缘>

      喝住三太子这个畜牲,秦著泽快步过去。

      来到门口一瞅,秦著泽想笑却笑不起来。

      艾米。

      安妮。

      那两个美帝双胞胎姐妹鼓鼓囊囊地站在门外,已经躲出去老远。

      认为秦著泽办公室养着大狼,能不躲吗?

      两位洋姑娘身着紧身牛仔和棉力T恤,更显得前凸后翘,用鼓鼓囊囊形容,的确不过分,因有大长腿小蛮腰,当然丝毫不存在臃肿一说,倒是荷.尔蒙爆棚的一批。

      一辆进口Jeep牧马人YJ停在路边,八六年下线的第一代牧马人,绝对是越野一族值得怀念的车型。

      它的性能不比后来优化过的新一代牧马人,但它诞生了一份记忆和情怀在里面。

      金发碧眼歪果仁到这贫瘠小县城实属罕见,又恰是两个长着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漂亮洋妞,沽泉县城这条街炸锅了。

      “快来看。”

      “洋人。”

      “外国人长得这么好看呀。”

      “跟电影里不一样啊。”

      “哦,她们长得太像了。”

      “双胞胎。”

      “漂亮。”

      《火烧圆明园》,《霍元甲》,所有的西洋人都被通过电影艺术加工塑造,给以妖魔化,在闭塞的普通百姓心中,外国人无论男女都是杀人魔头,奸.淫烧杀,蛇蝎饮血,没一个好东西。

      改开后,允许《乱世佳人》《魂断蓝桥》等电影在华囯上映,近些年,来华合资办厂,独资办厂,访华以及留学,或者旅行的歪果仁多起来,还有大量外国名著进入各地各校图书馆,才渐渐改变华囯民众对西方人种的印象。

      艾米安妮的到来,引起这条街一片哗然。

      看到秦著泽出来接待她们,更是提高了关注度。

      有钱人和洋妞是什么关系?

      洋妞不远万里漂洋过海跑来找秦总干啥来了?

      信息量非常大。

      期待值特别的高。

      因为秦著泽平时对这条街上每一个人都非常好,所以,大家毫无忌讳,都走过来热情地站在旁边微笑围观,期待秦总能说几句关于两个天使的话题。

      没等秦著泽开口,妹妹安妮几乎小跑着过来,张开双臂,和秦著泽行拥抱礼。

      从这个小行为上,看得出安妮性子比姐姐要急一些。

      艾米则站在妹妹后面笑着排队等待拥抱。

      出于礼节,秦著泽这才微笑着微微弯腰,和安妮左右左地行了拥抱礼。

      他可不想让这两个洋学生跑来找他。

      厂子这边很忙,他可抽不出时间教她们中文,也分不出精力照顾她们的生活和安全,蛮荒地带,人们多好饮酒致醉,出醉鬼的地方晚上多凶险,还有流窜逃案的分子也多躲往塞外,为此,秦著泽办了持枪证买了两杆双管猎枪用以防卫,有钱人容易被盯上。

      安妮和秦著泽行礼完毕,虽然很兴奋地急着要和敬爱的秦老师说些啥,但还是礼貌地闪开,让姐姐先把礼和秦老师行完。

      “秦老师,您蒸的在这里!”艾米尽量压着自己的兴奋,笑得有些含蓄,大多双胞胎姐妹,相对来说,姐姐稳一些。

      安妮则活泼得没治了,“蒸没想到,秦老师您没有说假话,蒸的在这里办厂,这里草原美死了,我太爱这个地方啦。”

      嘿,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跟秦老师说话呢?

      什么叫“秦老师没说假话”?

      就问你秦老师何时说过假话?

      老师,能说假话吗?

      说假话,还怎能为人师表?

      这条街围观的人一听俩洋小姐姐居然会说汉语,一片啧啧赞叹。

      口口声声叫秦著泽秦老师。

      嚯,敢情秦总不仅是一位投资办厂的大老板,原来还是一位老师,目测两位洋小姐姐,应该是大学生吧,那秦总一定是大学教授喽。

      瞧人家见面行礼,都非常上层社会国际范。

      再把秦著泽能讲一口流利英语联系起来,秦著泽是大学教授这个梗立马在人们的议论中石锤了。

      “有才人,处处体现有才。”

      “连外国人都能教,秦总太了不起了。”

      “难怪秦总特别有气质,那么的风度翩翩,原来是高级知识分子呀。秦总身上不知埋着多少宝藏,真是真人不露相。”

      “你说的不够恰当,秦总可不是不露相,走到哪里他都是焦点,别的地方咱不知道,反正沽泉县城里,凡是认识秦总的,没人不交口称赞的。”

      “我南方北方也去过一些地方,像秦总这么优秀并且特别有品的人,头一模见着,你瞧他君王带笑高大上,低调奢华有内涵,谁能认识秦总,能和秦总产生交集,实属荣幸。”

      “奇人。”

      “难得遇见。”

      “大人物。”

      见街邻们都站着,秦著泽热情招呼大家进屋。

      有位年龄稍长嘴巴下留着一缕长髯的退休干部,叫费维溥,他拱手朝秦著泽谢了,“秦总有客人来,我们改时间来拜访。”挥手建议大伙儿都散了,别耽误秦总会客。

      秦著泽拱手礼送街坊四邻离去,便把艾米安妮让进办公室。

      艾米安妮撩开长腿跟着秦著泽进屋,看见三太子,俩人小嘴圈成了O型,蓝眼睛大睁,完全表情包,“哇,蒸的有狼诶。”

      蒸的?

      刚才,在外边,秦著泽碍于有人围观,没有给她们纠正“真”的发音,现在必须正过来。

      没等秦著泽开口行老师的责任,安妮眨着眼睛指着三太子,“华囯有句成语,叫影——狼——入——四。”马上又摆手,“不不,重说一遍,叫影——狼——入——室。”安妮在si和shi发音上,还是偶尔择(zhai)不清楚。

      “安妮,你说的不对,我来说。”艾米朝秦著泽笑笑,“秦老师,你来听一听,我俩谁的对?”手上做着丰富的手势,老外喜欢用手势表达情感,“秦老师引狼入室,是引,而不是影。”

      安妮仔细听后,眨着大眼睛等着秦老师给出结论。

      秦著泽听完,咽了一口空气,耸耸肩,你们俩说得这是什么玩意儿,成语不可以乱用好吗?

      再说三太子也不是狼。

      就是有狼,我也不会招引它。

      看秦著泽满脸无奈,艾米以为她说的也有问题,“啊哦,秦老师,难道我的发音错了,可是安妮的的确是错的?”

      秦著泽还能说什么,“艾米发音对,但用词不对。”

      艾米和安妮一起皱眉,“秦老师,到底对呢?还是不对呢?”

      “引狼入室这个词不要随便用,用在这里不合适哒。”秦著泽掂着两只手掌解释。

      俩人一起哦地懂了。

      让俩人坐下后,秦著泽又开始给她们纠正“蒸”和“真”,练了老半天。

      得,这个活揽的,老师不好当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