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急件

      终南山,太乙峰上一间会客大厅中。

      叶千秋带着神霄派的三大长老,外加段延庆这个外务堂的副堂主,亲切接待会见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阎王敌”薛慕华薛神医。

      此刻,厅中正是一派欢声笑语。

      离腊月初八之期,尚有五日。

      薛慕华提前登门,是带了重礼前来。

      除了银钱之外,还有不少上等的名贵药材,古玩字画等等。

      只见薛慕华在厅中坐着,朝着上首的叶千秋道:“薛某早就听闻叶真人功参造化,今日一见叶真人风采,果真是如同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

      薛慕华素来傲气的很,他给人治病有个规矩,别人要让他治病医伤,就得拿一门绝技来换。

      他自问这些年,学得了天下间的诸多武学。

      但是,那日在聚贤庄。

      段延庆和玄寂交手之时,所展露出的实力,让薛慕华大为惊讶。

      那时薛慕华便知道,他那些所谓的绝技着实是平平无奇。

      而段延庆,只不过是神霄派的一名副堂主而已。

      今日得见名传天下的叶真人,薛慕华自然是欣喜的很。

      薛慕华心里猜测着似叶真人这等功参造化的陆地神仙,到底有多么厉害。

      “今日,薛某上终南山,一是为了提前恭贺叶真人开山立派之喜,二是为了感谢叶真人铲除了丁春秋这个恶贼,替我们师兄弟消去了大患。”

      “来终南山之前,我特意前去擂鼓山天聋地哑谷面见我师尊。”

      “我师尊听闻丁春秋被叶真人毙杀,特让我先行一步,前来向叶真人道谢。”

      “丁春秋这恶贼,多年前,背叛逍遥派,行弑师之举,我师尊聪辩先生为了不连累我们师兄弟几个,故意将我们给驱逐出门下。”

      “如今,丁老怪一死,我们师兄弟终于有机会重归师门。”

      “此一切,还全得感激叶真人。”

      叶千秋笑道:“丁春秋作恶多端,为祸江湖,残害无辜,理当受死。”

      “他既然到了终南山脚下,贫道岂有不杀之理。”

      薛慕华感慨道:“是啊,丁春秋这个恶贼作恶多端,多行不义。”

      “撞到了叶真人的手上,是死有余辜。”

      “我师尊聪辩先生说了,待神霄派开山大典之时,他会亲自到场,前来道贺。”

      叶千秋笑了笑,和薛慕华又客套了一番。

      宾主尽欢之后,叶千秋本打算让薛慕华先暂时住在山上,只等候腊月初八到来便是。

      然而,这厅中之事还未了结。

      便听到有弟子匆匆从厅外进来,拿着一把帖子,恭敬朝着叶千秋禀报道:“掌教,函谷八友,还有大理镇南王段正淳前来拜山。”

      坐在厅中的薛神医当即起身道:“叶真人,是我的那几个师兄师弟们到了。”

      叶千秋微微颔首,薛慕华也是函谷八友之一。

      他来打前站,其余七人这时候到了,倒也没什么意外。

      但段正淳怎么也提前到了?

      按理来说,大理段氏便是前来道贺,也不应该这么早就到了。

      枯荣和尚虽然不是他杀的,但也是被他的护体真气震成了重伤。

      枯荣和尚死了,大理段氏也没必要上赶着来道贺吧。

      在一旁厅中坐着的段延庆,眼中闪过一抹莫名之意。

      他虽然听从叶千秋的劝解,放下了和段正淳这一脉的恩怨,不想着再去夺什么大理国的皇位。

      但听到段正淳的名字,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在段延庆眼中,段正淳这一脉就是篡位的乱臣贼子。

      若非是叶千秋这个救命恩人提点了他两句,又将他收入了神霄派,段延庆是绝对不会和段正淳这一秒善罢甘休的。

      这时,叶千秋朝着那弟子道:“去将贵客请进来。”

      那弟子应声而去。

      不多时,只见厅外,一下子走进十几个人来。

      其中一个黑须老者右手中拿着一块方方的木板,一进门就朝着大厅中的薛神医道:“老五,你果真先我们一步上山来了。”

      “你可真是够可以的。”

      薛慕华起身,道:“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六弟、七妹、八弟,你们来的也不算慢啊。”

      那黑须老者道:“有大哥通知我们,况且我们也是奉了师命,一接到消息,便急忙上路了。”

      “却是没想到,还是让你赶了个先。”

      这时,只见黑须老者身旁左右还有六人。

      一个是中年美妇,其中两个是儒生打扮,一人似是个木匠,手持短斧,背负长锯。

      一个青面獠牙,红发绿须,形状可怕之极,好像是个妖怪一般,身穿一件亮光闪闪的锦袍。

      还有一个手持古琴,站在众人中央。

      薛慕华道:“好了,好了,闲话休提,你们先随我拜见叶真人才是要紧事。”

      说罢,只见薛慕华和这六男一女并作一排,朝着上首的叶千秋躬身道:“函谷八友见过叶真人,恭贺叶真人开山之喜。”

      坐在上首的叶千秋站起身来,笑道:“诸位客气了,请坐。”

      大厅很是宽敞,专门用来接人待客之用。

      八人在大厅左边依次落座。

      而这时,在门口站着的第二波人这才上前来。

      只见这一行共有七人,其中四人抬着一副担架进来,将担架放在厅中。

      担架上有个身着锦衣的中年人。

      叶千秋一看这七人的装扮,便知道是渔樵耕读和段正淳到了。

      这时,只见那七人中的四人走了出来,朝着上首的叶千秋道:“大理皇室护卫古笃诚!”

      “褚万里!”

      “傅思归!”

      “朱丹臣!”

      “见过叶真人!”

      叶千秋微微颔首,却是看向那担架上的中年人,道:“躺着的这位可是大理镇南王?”

      只见那担架上的中年人被一旁的美妇人给扶坐起来,他面色苍白的朝着叶千秋拱手道:“段正淳有伤在身,不能起身见过叶真人,还望叶真人海涵。”

      叶千秋道:“镇南王这是被何人所伤?”

      这时,只见那朱丹臣站出来,朗声道:“不瞒叶真人,我家王爷是被恶贼乔峰所伤!”

      这话一出,顿时引得一旁的薛慕华蹙眉不已。

      段延庆亦是有些疑惑。

      乔峰什么时候和段正淳结下了梁子。

      “哦?乔峰为何要伤镇南王?”

      叶千秋问了一句。

      朱丹臣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之后,当即拜倒在地,朝着叶千秋道:“叶真人慈悲,还请叶真人救我家王爷一命!”

      叶千秋闻言,心中有些疑惑,乔峰在小镜湖打伤了段正淳,段正淳就是要疗伤回大理才是最合理的。

      何以要从河南跑到陕西来让他救治。

      他只是在长安城附近给普通百姓治过一些病而已,这些人又是如何知晓他能治好段正淳的内伤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