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斗宅斗>

      第二十六章切磋

      虽说是现代只值几十块钱和一百来块的项链和手表,但抵不住这两样东西设计富贵。

      手表是这个时代罕见的黑色,流线设计,简约大方,关键是表盘内是镶钻的,在黑色衬托下几乎闪瞎双眼,项链同样简单,一个银色的十字架,但亮点就是中间镶上了类似宝石一样的东西。

      虽然宫玖知道这是假的,但不并清楚这个时期有没有这样的技术,就算有,这样的设计和款式也是少见的吧…

      “还好吧…”宫玖想着,有些心不在焉。

      在张永成那里看来宫玖这反应便是不舍与痛苦的表现,便是劝道:“没事,你师父不会收,师娘也不会收…这两样东西你好好留着,以后成亲的时候也可以做嫁妆,至少不能让夫家瞧不起…”

      宫玖:“……”

      第二天宫玖一大早便是和叶问去阳台练拳。

      一段时间后黄粱也带着他几个兄弟过来,看到在教拳的叶问,便是上前抱拳,恭敬喊了声:“师傅。”

      叶问笑着点头:“阿玖就是你们的师姐了…”

      黄粱眼神一闪,没有说话。训练中只是颇为不服气的看着宫玖,时不时找点麻烦,说话还有点阴阳怪气…随后也时不时盯着宫玖,在被发现时又立马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宫玖:“……”

      这人是哪块脑子进水了!

      正好叶问一阵离开的功夫,宫玖走到黄粱身边直接问道:“你有什么毛病?”

      “你谁啊?”黄粱也一脸拽拽,连个眼神都没给宫玖。

      “我算命的。”宫玖看着黄粱:“请问你算什么东西!”

      “……”

      黄粱还是第一次被人骂的这么文艺,一时没反应过来,后知后觉中,黄粱脸憋红,一甩外套:“女人,我就看你不爽,明明是我先拜师的,凭什么你当师姐!”

      宫玖无语,看了眼满脸不服气的黄粱,道:“你要喜欢,就你当师姐好了…”

      诶?众人惊讶,这么大度?

      不过很快就看到黄粱红中带黑得脸色。

      “你是在看不起我?谁要当师姐了!!”

      宫玖无语+1,她也是很有脾气的:“那你想当什么?猪么?”

      黄粱更生气了,大喘粗气,脸色红中带黑,黑中带紫…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宫玖怕是早就被烧成灰了吧…

      宫玖还奇怪这人都被她气成这样了,居然还没有想打她的冲动。

      绅士?君子?动口不动手?

      宫玖突然对他感官好了些。

      “女人,如果你是男的,我肯定打你满地找牙!”

      哦~~

      宫玖笑:“看来你对我怨气很重啊,正好我看你也很不爽,要不来切磋一番?”

      切磋?

      黄粱闻言愣了一瞬。

      宫玖接着道:“同门切磋,能接受吧…”

      “好!”黄粱把甩在地上的外套抛开,后面人接住,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上前围观,黄粱道:“到时候可别说我欺负你!”

      宫玖看了眼摆好架势的黄粱:“你先还是我先?”

      “当然是你…”

      哐!

      哗~~

      黄粱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就倒地上了…

      发生了什么…

      当局者迷,旁人看得倒是清楚。

      “这不算,我没准备好!”黄粱爬起来,摆好起手式,自然不是咏春的起手式,毕竟他们才刚开始学。

      宫玖哦了一声,然后在黄粱疑惑的目光中,她一把捏住对方手腕,转身,顶胯,一个完美过肩摔!

      砰砰砰!

      之后无论是宫玖先出手还是黄粱先出手,黄粱都是被虐的那一个!

      众人惊呆了!

      黄粱老实了!

      宫玖满意了!

      好久都没这么爽过了,想当初在王牌特工的位面里,她可是经过正统的特工训练,每天都被虐的死去活来,这回也算是翻身做主了一回。

      看着黄粱的惨状,宫玖笑,望向其他人:“还有谁相当师姐?别客气,站出来,我来教他做人…”

      众人齐摇头,后退一步,其中一人挺机智,急忙道:“师姐,我妈妈找我吃饭…先告辞,告辞哈!”然后一溜烟跑了。

      其他人也立马有模学样。

      “师姐,我家也是…”

      “告辞,告辞…”

      ……

      回去路上,宫玖还是跟在叶问身后,原以为叶问会问她什么,没想到居然一路平安到了家。

      之后的生活便是规律起来,上午跟着叶问练拳,中午回家照顾张永成,下午再练拳,然后就是买菜接叶准小朋友回家,晚上还有叶问师傅给她开小灶。

      不过自从那事过后,黄粱也不找她麻烦了,找她切磋,也是真的用的咏春拳对战,宫玖进步飞快,黄粱也不差,顺便还给叶问招揽了不少弟子。

      这天上午,宫玖正和其他人在阳台练功,黄粱自发要去楼下贴传单,这事以前常有,叶问也是习以为常,便是随了黄粱。

      没过多久,楼梯上突然涌上来三个社会人,开口就是:“这里谁是叶问啊?”

      叶问皱了眉,放下茶杯,道:“是我。”

      “你徒弟黄粱伤了我们兄弟,现在在我们手上,拿钱到鱼档的李洪记去赎人。”然后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转身走了。

      叶问坐在椅子上,很淡定随性的喝了口茶,点了烟,看了一眼他们,淡淡道:“你们继续。”

      鱼档?李洪记?赎人?

      宫玖眼睛一亮,这段剧情是…黄粱被劫了!叶问要大发神威了!

      一番纠结,宫玖还是悄悄跟上叶问,结果还没走多远,叶问便停下脚步,语气一如既往温和,只是这次带了些许严厉:“阿玖,出来。”

      宫玖略有些尴尬,从角落走出,心慌慌:“那个,师傅,你别生气,我就是好奇…好奇…”看着板脸的叶问,宫玖有点说不下去了,她的脸皮一向很厚,但面对叶问,却着实厚不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