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成人在线观看

      一个人,坐了公交车,向着区武装部出发。

      车上人都好奇地盯着即将远去异乡的丁一。

      同时,车上后排区,也有人偷偷指着他窃窃私语。

      虽说车上人好奇,但并没有人主动和他搭话。

      说实话,在大城市里,见到有人当兵,对于大多数的民众来说,还是一件挺稀罕的事情。

      到了区武装部的时候,这边已经来了很多和他一样穿着的人。

      不过,这些人,都在和自己的亲人们,做着最后的告别。

      想到自己没有人送行,丁一莫名的有些孤独。

      区武装部门前,站满了即将入伍的新兵和送行的亲属。

      有些熟悉的新兵,以及熟悉的家属们,在相互交流着。

      还有些新兵,在父母的陪同下,向着前来送行的其他亲人告别。

      而有少数的新兵,那就风骚了,竟然还有女朋友来送行的。

      只见有女朋友的新兵们,有几个,还与自己的女朋友抱在一起,恋恋不舍样。

      送行的女孩子,哽咽着哭泣,一看,是那么的依依不舍。

      区武装部人群的外围处,停着几辆警车,周围散布的很多警察。

      因为送行的亲属和车辆太多,这些警察,也是维护着这边出现意外的情况。

      送行的场面挺悲伤的,到处都有哭哭啼啼的一幕。

      看来,送别总少不了眼泪。

      这样的场景,让丁一有点难受。

      不久,一名上尉军官走了出来,他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嘴里咬着个哨子。

      他先是吹响了哨子,紧接着喊:“所有新兵,集合!”

      丁一提着行军包,背着打成背包的被子,率先在那上尉军人身前不远处站定。

      因为他没人送行,少了牵绊,自然到的最快。

      丁一站好,其他新兵们,才三三两两、磨磨蹭蹭地走了过来。

      上尉军人看着眼前稀稀松松的队伍,脸上有点难看。

      但他也没有生气,应该是他也知道没有训练过的新兵就是这么个样子。

      他扯开嗓子,中气十足的吼道:“所有新兵,呈十排横队,快点动起来,快点。”

      悉悉索索,新兵们开始调整队形,好大一会,眼前的横队,才勉强像个样子了。

      手拿本子的上尉军官目光扫视了一下眼前队伍,说实话就眼前这样的队伍,让他非常的不满意。

      可是眼下,能这样也能接受了,他打开手中的文件夹,中气十足的说。

      “开始点名,现在我点到名字的,要大声的答到。”

      “于振飞!”

      “到!”

      “王佳亮。”

      “到!”

      ......

      “杨帆!”

      没人答应,上尉军官抬起了头,他加重了语气。

      “杨帆!”

      “杨帆来了没,应一声!”

      依就没人答应,点名的上尉军官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笔,他在文件夹上画了一下,又接着点名!

      点名快结束了,才见一名提着包的新兵向着这边跑来。

      他边跑边喊:“让一让,让一让!”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所有人,丁一也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那个提着包的新兵,他的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的两个中年人。

      这跟着他后面的一男一女中年人,应该是那个新兵的父母。

      那个新兵过来看到已经列好的队伍,就直冲冲地向着队伍跑去,点名的军官叫住了。

      “你,站住,叫什么名字!”

      “我叫……呼………杨帆………”

      “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通知几点到的,看看你都迟到了多久!”

      上尉军官直接就对这个迟到的新兵训了起来。

      “喂,你干嘛,凭啥训我儿子,我给你讲,我们儿子,从小到大,我们都头啥得训一句………”

      这新兵的母亲一见自己的儿子被训了,那吃鸡的不行,直接就冲过来要理论。

      军人转过身来,瞪向了迟到新兵的母亲:“迟到了,就应该受训受罚!”

      “这是我儿子!”

      “从这一此起,他是我的兵,就归我管!”

      “妈,你回去!”

      迟到的新兵小声的朝她母亲说了一声。

      迟到新兵的父亲也赶了过来,拉着迟到新兵的母亲往回走,他又劝说着。

      “你闹什么闹?孩子都当兵了,这样子不是给孩子丢脸吗?”

      不管怎样,要理论的新兵母亲总算是被拉走了,那上尉军官又看了一下迟到的新兵,这才说:“当兵就要有时间观念,下不为例,入列!”

      迟到的新兵这才跑回到了队伍当中,那上尉军官继续的点名。

      “王志军!”

      “到!”

      忽然,丁一听到了一个名字,他下意识地向着喊“到”声音传出的方向看。

      可是因为不在一排,他跟本看不到。

      “是重名吧!”丁一想着。

      点名结束了,上尉军官又扫了眼前新兵队伍一眼,语气加重的说。

      “从你们穿上军装的这一刻起,你们就不再是一个老百姓了,现在我跟你们讲第1点,作为军人要另行禁止,一切行动听指挥。

      其次,就是时间观念,今天有人迟到了,因为你们刚转变角色,我可以原谅你们,但是,从这一刻起,同样的事情不要再让我看到!”

      所有的新兵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那上尉军官这才朝着另一边喊。

      “把车开过来!”

      一排大巴车有序的开到了这边。

      看着车子停稳,上尉军官这才对新兵队伍又说:“所有人,自觉有序的登车!”

      所有的新兵开始排序上车,丁一在排队时,不经意的转头,忽然他发现外围的人群中,母亲就站在那里。

      看到母亲在寻找着他的身影,丁一的心忽然就被触动了,一种心酸涌上了心头。

      丁一忽然脱离了队伍,他跑到了之前点名的那一个上尉军官面前。

      “领导,我想跟我的妈妈告个别!”

      那军人看了一眼丁一,他自然记得丁一这个动作最为积极的新兵,从他开始过来点名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孤单的新兵。

      说实话,他对这个新兵的印象还是比较好的。

      看着丁一眼角打着转即将流出的泪水,他点了头。

      “去吧,给你一分钟!”

      “是!”

      丁一转身,他丢下自己手中的行军包,就向着人群跑了过去。

      此时正在寻找着丁一身影的丁母,终于寻找到了正向他这边跑来的丁一。

      看着跑到了自己身边的丁一,她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妈!”

      此时此刻,丁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丁一的母亲脸上挂着泪,嘴上挂着笑,他的手一边擦着泪水,一边说。

      “你这都长成大人了,怎么还要哭鼻子啊,赶紧擦干,不然,让人笑话了。”

      丁一擦了下自己的眼泪,他说:“在你和我爸的眼里,我不永远都是个孩子吗?”

      丁母的泪,好像怎么擦都擦不完,她说。

      “傻孩子,你这是真长大了,翅膀硬了,就要自己去飞,雏鹰也总有翱翔天际的一天,妈妈拦不住你了,你就自由的飞吧!”

      这次的话,不是训斥。

      丁一说:“妈,我这一走,两三年都回不来了,你和我爸,可要照顾好自己!”

      丁一的母亲点着头:“别担心家里,到了外面要照顾好自己,记住一点,危险的事情咱不做,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妈妈在家等着你!”

      母亲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她把信封塞到了丁一的手里。

      “千万别苦着自己,这点钱你拿着,不够了你就给家打电话,走吧,别让部队领导训了!”

      丁一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经上了车,那个之前点名的上尉军官,就站在他丢下的行军包边上,他看着这边的人群,就像是在等待丁一一样。

      丁一知道自己该走了,他说:“妈,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去吧,去吧!”母亲挥了挥手。

      丁一跑了回去,他走到了那个站在他行军包旁边的上尉面前,提起了行军包。

      “以后,东西不要乱丢,上车吧!”

      上尉军官平淡地说了一声,指了一下其中的一辆车,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丁一提着自己的行军包上了车,他找到了唯一的空位,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就有一个人从前面位置提着包,来到了丁一的面前。

      “兄弟,咱俩换个座,这是我朋友!”

      丁一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劲儿,就有人搂住了他的肩膀,对他旁边的人说要换座!

      听着熟悉的声音,丁一抬头一看,只见王志军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

      丁一旁边的新兵还真的就提了自己的行李起身,他根本不介意和王志军换一下座。

      看着王志军坐到了自己的旁边,丁一才满带疑惑地问。

      “什么情况,你怎么也当兵了?”

      王志军就是喜欢丁一惊讶的样子,他笑着说。

      “你丫都当兵了,我留着多没意思,所以,我就决定了,先到部队去玩玩。”

      不等丁一做回答,王志军又接着说道:“我的人生,若少了你这个对手,那真的会很没劲的。”

      “瞎胡闹,你就没想过,这一步走错了,可能就是万劫不复,在说了,京大保送的名额你就这么放弃掉了?”丁一问。

      王志军满不在乎的说。

      “也不是很金贵吗?要有你争一争,可能还真有点份量,现在,你都放弃了,我为什么不能放弃啊?其实,我也想了,当兵也挺好的,起码能摸真枪了,只是有点可惜,咱们这一次去的是陆军,要是海军的话,那咱俩可就占优势了。”

      丁一回道:“你真傻!”

      王志军反驳一句:“你不傻似的,你要不傻,你会当兵!”

      丁一无语,他说:“行,我傻!”

      王志军嘿嘿一笑。

      “承认就好,你是真傻,而我,是被你传染了,我也够倒霉的,就给你比赛过几次,怎么就把你傻的毛病给传染了呢?”

      “咱俩应该是够熟的,可是怎么咱俩一说话,我怎地就那么讨厌你呢!”

      丁一说完,再不想搭理王志军,他透过车窗去寻找母亲的身影。

      这个时候,送他们离开的车子已经启动了,他并没有看到自己母亲的身影。

      王志军呵呵一笑:“这说明你在乎,有句话你不知道吗,你越是在乎的人呀,在一起久了,就越是会讨厌!”

      丁一这下真的不搭理王志军了,他忽然发现这个家伙变得太贱了,嘴贱!

      直到车子行出了区武装部,走到了外面的大道上,丁一才发现了母亲蹲在路边的一个角落,在那哭的伤心。

      看到这一幕丁一再受不了了,他扒着车窗,朝外喊:“妈!妈………”

      “那个兵,把头伸过来,危险!”

      车上的随队士官班长,听到后面的动静转过头来。

      当看到丁一把脑袋探到车窗外的时候,他一边喊,一边往车后赶。

      王志军赶忙把丁一给拉了回来,安慰着丁一。

      “行了,行了,别伤心了,忍上几十个月,就回来了!”

      随队的军人走到了王志军和丁一的座位旁边,问道。

      “什么情况?”

      王志军赔笑着说。

      “班长,没事的,他就是想妈了,我安慰他,一会就好!”

      见丁一哭的那么伤心,随车的士官班长终究是没有训他,他伸手指了一下王志军。

      “把他安慰好了啊,千万不要再把头探到车窗外,车窗关上。”

      “是,是,这就关!”

      过了好久,丁一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他抬起头来看向了王志军。

      “我刚才是不是很丢人?”

      王志军点了一下头。

      “是挺丢人的,不过还好,没人笑话你!”

      丁一没说话,他把手中母亲塞给他的信封拿了起来。

      王志军看了一眼。

      “你家人给你的信吧,要不看看!”

      丁一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信封打开了,打开后,这才发现,信封内装着一叠钱,也不多,应该是1000块,除了这些钱之外,里面还有一张信纸。

      丁一把信纸取了出来,展开一看,上面只有三个字:“待汝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