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笨蛋那个动漫叫什么

      “臭小子,一派胡言,我爷爷自年初就得怪病一直到现在,如果他老人家是中毒的话怎么会有今天,我看你分明是检查不出个原因就在这里满嘴胡言。”

      就在众人吃惊之时,上官育华回过神来指着宁羽呵斥道。

      “胡六,快把这满嘴胡言的家伙轰出去!”

      上官育华好像很怕宁羽再继续说下去,直接向一旁的胡六发出了轰人的命令。

      然而,胡六只是看了眼宁羽一眼,想要冲上去动手可最终还是没能行动。

      胡六并不是在惧怕宁羽,只是因为他是个重情义的人,上次宁羽放了他一次算是对他有恩,让他向自己的恩人动手他有点下不去手。

      “胡六,你还站着干嘛,难道本少爷还使唤不了你了嘛?”

      见胡六站着不动,上官育华顿时更气了。

      这时,只见上官红袖一步上前挡在了宁羽前面将他护住∶“上官育华,你凭什么说宁羽是满嘴胡言,万一他的诊断是真的呢?”

      “不错,是真是假不能因为一句话就断定,先看看这位宁医生怎么说才定夺不迟!”

      上官洪林也是站在宁羽这边的,父女两人坚决维护宁羽,就算是上官育华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卧槽,这到底什么情况啊,难道上官老爷子真的是中毒么?”

      “怎么可能,我看分明是这小子胡说八道!”

      …………

      彼时,现场的一众医生们也都在私底下议论起来。

      不过大家现在知道宁羽和上官大小姐是朋友,所以对他的嘲讽声也不敢说的太大声了,毕竟他们不怕得罪宁羽,但是却怕得罪上官大小姐啊。

      “宁医生,你说我是中毒而非生病,这究竟是不是真的,你有什么依据?”

      这时,上官老爷子本人也开口说话了。

      虽然他声音虚弱,可表情却甚是严肃。

      “当然,我既然敢这么说必然是有把握的,只要我做个简单的小实验,自然能证明真假!”宁羽点头一本正经道。

      “宁医生想怎么试验?”上官洪林接话道。

      “其实实验也很简单,只需要帮我准备几只蚂蟥即可!”宁羽笑了笑。

      此话一出,现场再次沸腾。

      “蚂蟥?要这玩意儿干嘛?”

      “一派胡言,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蚂蟥能治病验毒的,这家伙究竟想搞什么把戏?”

      …………

      显然,并没有几个人相信宁羽,大家都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也都在等着想看他的笑话。

      “管家,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半个小时内必须给我弄几只蚂蟥过来!”

      上官洪林叫来管家下达了这么一条命令。

      那管家应了声后就赶紧忙活去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现场的气氛稍微有些沉重。

      大家一来好奇宁羽要蚂蟥究竟是想干嘛,二来也有些人做出假设,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上官老爷子真是中毒而非生病的话,那这毒是从哪儿来的呢?

      等待的时间不长,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管家就回来了。

      回来时他手里提着一个水桶,桶里面有几只黑黢黢差不多和成年人大拇指大小的蚂蟥。

      “你要的蚂蟥到了,你要是证明不了你说的话那就是瞎编乱造耽误我爷爷治病,看本少爷待会儿怎么收拾你!”上官育华好像是在给宁羽打预防针似的,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威胁起来。

      宁羽只是笑了笑,也懒得跟这家伙废话什么。

      只见他从身上拿出一个袖包,打开后便看到里面是一排排银针。

      “嗯?”

      见到这些银针,洪元山师徒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他们可记得清楚,上次在苏家时宁羽就是用了一手奇特的针灸手法把苏老爷子的病给治好的,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师徒两人才在苏家面前失了宠。

      如今再见宁羽拿针,洪元山二人立马就想起那日在苏家所受之屈辱,对宁羽的恨意也就变得更深了。

      当然,这些宁羽是没注意到的,他只是打开针包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

      “上官老爷子,我现在要给你放血做实验,希望您能忍耐一下。”

      上官椿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后就把眼睛闭了起来。

      宁羽也不废话,直接将银针落在了上官椿的血管上。

      随着针孔一落一拔,血管上便溢出一滴鲜血,血液深红,看上去倒是和正常人的血没什么异常。

      宁羽从工具上拿出吸血皿将血采集起来,然后再将血滴落到那几只蚂蟥身上。

      在这过程中众人一直瞪着看着,本来大家是不懂宁羽这究竟是什么操作的,可不一会儿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几只被滴了上官老爷子血的蚂蟥身体开始受到腐蚀,不一会儿就跟被抽干了水分似的,变得又干又枯直接死掉了。

      “这……蚂蟥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蚂蟥是吸了上官老爷子的血死的,难道说,上官老爷子的血有问题?”

      见到这一幕众人都惊了。

      尤其是上官洪山跟上官育华父子,没人注意到他们的额头上隐约有些冷汗冒了出来,好像在忌惮什么。

      “宁医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官椿急忙问道。

      “上官老爷子你也看到了,这几只吸了你血的蚂蟥已经死了,很明显是你的血液有问题!”

      “据我所知你是中了一种很罕见的毒素,这种毒的属性很特俗,它只存在于血液中,不会通过血液的流动而伤害到体内任何器官组织,甚至这种毒素的隐蔽性很强,就算是最先进的医学仪器都检测不出来!”

      “不过中毒就是中毒,就算仪器检测不到,也可以在生命体上显现出来,人类的免疫系统比蚂蟥更强,所以人中了这种毒会变得慢慢虚弱而死,而蚂蟥由于个体太小,所以在中了毒后才会迅速毙命!”

      宁羽指着地上那几只已经死掉的蚂蟥,一番解释过后众人这才明白了。

      “原来上官老爷子真是中毒啊!”

      “可这毒素这么隐蔽,就连医学仪器都检测不出来,这小子是怎么诊断出来的?”

      得知真相的众人又是一阵议论,只不过这次大家对宁羽已经没有了嘲讽,有的就只是崇拜和惊叹。

      “管家,安排今天所有到场的医生去领取各自的酬劳!”

      就在这时,上官老爷子开口说话了,他先是遣散了其他的医生们,随后视线落在宁羽身上∶“宁医生,请你跟我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