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小说全集

      “你当真没骗我?”洛惜有些怀疑。

      “自然是真的!”宁思哲满脸傲娇地起身,“我去厨房把它取来,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本还有些期待的洛惜听到他后半句话时,微微愣住了。

      宁思哲......的手艺?

      看他满脸自信的模样,倒是让洛惜迷惑了,莫不是这十年的蹉跎,竟让这吊儿郎当之人练成了一手好厨艺?

      这酱板鸭工序复杂,没一点功底可做不出来。

      洛惜疑惑地问颜开,“颜叔,小九长老何时竟会烧菜了?”

      颜开摆摆手道,“从未见他烧过什么菜,不过是这两日倒是让你兰姨教他厨艺,然后便在厨房捣鼓些什么,可能便是那酱板鸭吧。”

      洛惜:……

      有点害怕。

      洛惜又道,“那小九长老可是婚娶了?”

      “你兰姨倒是给他介绍了几门婚事,还有几位姑娘都追到家门口了,但他都没有答应,说是不合适,便是拖到现在了。”

      小九长老竟是还未婚娶,倒是让洛惜微微有些诧异。

      “他倒是一点也不着急,不过依他的样貌才能,自然也是不必担忧的。”

      小九长老身高八尺有余,气宇轩昂,眉目张扬俊逸,从前在阁中时,便有不少姑娘钟意,如今便是已经二十七,俊逸丝毫没少,反倒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只要他想得通,这倒不是什么难题。

      洛惜又同颜开聊了聊别的事情,十年不见,很多事情,一聊起来,便停不下来了。

      “酱板鸭来了!”宁思哲一进门,便见他们聊得甚是开怀,便连忙捧着食盒走了上前。

      洛惜听闻他的声音,便忙转过头来看向那盘酱板鸭。

      色泽……黑红的鸭肉。洛惜瞧着,而后抬起头看见宁思哲的殷切的目光,拒绝的话瞬时说不出口,“这酱板鸭看起来……倒是不错。”

      宁思哲自是知晓她没说出口的话,连忙道,“你别看它有些烤焦了,其实尝起来味道好极了!”

      洛惜半信半疑地执起筷子,夹了一块鸭肉,咬了一口,眸中霎时多了一抹光芒。

      皮酥肉嫩,味道香醇,忽略那点烧焦的味道,这酱板鸭倒是做得极为不错。

      她又夹了一块,笑着道,“没想到小九长老的厨艺还真不错。”

      宁思哲坐了下来,看着她吃,满脸笑容,“我就知道你好这口,所以两日前我便学着做这道菜了,你喜欢便好,十年不见,这个便当重逢礼。”

      洛惜吃完放下筷子,略有深意地笑了笑道,“那我也送你一份礼物如何?”

      宁思哲这一听,倒是来了兴致,“你要送我什么?哎!我可提前说好啊,我都亲自给你做菜吃了,你可不许随便送我一份啊!”

      “自然不是随随便便的。”洛惜悄声道,“我认识一姑娘,长得极为标志,才学武功皆是不错,不若我便介绍给你认识认识,帮你牵牵线如何?”

      宁思哲听了此话,一下子便坐不住了,用眼神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颜开。

      挤眉弄眼朝洛惜悄声道,“我看是十年不打你,皮痒了是吧,怎么又提这事了?我滴个乖乖,大哥天天催婚,我本就是烦不胜烦了……”

      “怎么那么害怕成亲?莫不是怕未来小嫂子管住你?”洛惜笑着执起筷子又挑了块没那么焦的鸭肉吃了起来。

      宁思哲压了声音,“我武功盖世,英俊潇洒,谁能管得住我?开什么玩笑。”

      颜开放下茶杯,清咳一声。显然,刚刚他们的话他都听见了,只是装作不知。

      “大哥,你要不要也尝尝这酱板鸭?”宁思哲脸不红气不喘地转了话题。

      颜开瞟了一眼那黑乎乎的鸭子,忽而觉得喉咙干涩得厉害,淡定道,“不用了,我不喜鸭肉。”

      这盘黑乎乎的东西,也就少主这种口味怪异的,才能吃得下去吧。

      “东西也吃了,也叙完旧了,如今天色已晚,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说说正事。”颜开看向他们二人。

      洛惜正色道,“颜叔可是要说,十年前之事?”

      白雀叔父可是说过,十大长老是知晓当年之事的。

      颜开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十年前,那场无妄之灾夺走了我们八个长老,几百个弟兄,还有阁中兄弟的家属几百人,此乃血海深仇。”

      “颜叔可是知晓是何人所为,又是因何所为?”

      “此事说来话长。十年前,阁主意外得到一份舆图,江湖人称万里山河图,据说上面描绘着多处巨额宝藏的地点。阁主得知此图的特别之处后,本是想呈给朝廷,不欲惹是生非的。”

      “后来,慕容世家派人前来,讨要舆图,先是以利诱之,后来以权势许之,阁主都没答应。他说,慕容一家占着圣宠,权倾朝野,鱼肉百姓,如若让他们得了那万里江河图,势必会害人。”

      洛惜微微拧眉,“便是京城的慕容世家?”

      “对,就是他们。十年前,慕容复曾救过先帝一命,而后慕容家极得圣宠,无法无天。他们真是现世恶魔,他们因为阁主的拒绝,便动了杀心,不知从何处得了阁中的布防图,派遣精兵强将乔庄打扮,杀了阁中几百人,就是为了抢夺那一份舆图。”

      洛惜贝齿紧咬,才堪堪忍下了满腔怒火和寒意,“慕容家!”

      “前些天,便是他们买的黑枭杀手去刺杀你。”

      洛惜后背微寒,“所以他们已知晓我的存在?”

      宁思哲点了点头,“慕容家眼线极多,便是我们也被他们盯上了,许是想用什么欲擒故纵的手段,让我们找到那份舆图吧。”

      洛惜微惊,“十年前那份舆图,他们没有拿到?”

      “舆图被阁主拿走了,他消失了,舆图自然也是不见了的。”颜开语气微寒,“只是他们竟然会选择对你动杀手,也是让我们吃惊的,据道理,你一无权势,二无极大财力,他不该如此忌惮的,少主,莫不是你最近同什么有权势之人走得近了些?”

      “有权势之人?你是说,凌安景?”洛惜微怔。

      所以他们是怕她依附这棵大树,对他们造成威胁,于是便要对她赶尽杀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